热血兵王

第9章 战友兄弟

第九章 战友兄弟

简单的介绍过后,邱一民又说道:“相信你们来之前都对咱们158中队有或多或少的了解了吧?”

邱一民顿了顿:“这样说吧,咱们158中队除了出任务外,其他时间个人自由安排,管理呢,也相对松散,你们可以随意出入,只要不违反纪律想干什么都管。”

雷同暗暗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来的时候见不到几个人影,合着人都出去了。

就在这时,参谋长周吉森轻声道:“你们四个都是刚到咱们中队,可能对有些规章制度还不太清楚。不过这也没关系,三天后会有人送你们到我们的秘密训练基地,在那里你们会学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雷同听完这话不由地埋怨起来,他一个特种部队的队长竟然还要和新兵入伍一样,进行训练不成?

当然了,想归想他嘴上可不敢说,不就是个菜鸟训练吗?到时候还不知道谁训谁呢!

邱一民看着沉默不语的几人,微微一笑道:“呵呵,你们不用那么紧张,搞得和生死仇敌似得,待会让秉峰带你们出去聚聚餐,增进一下感情嘛。”

“秉峰,听到了吗?”邱一民声音突然高昂了许多。

“是,队长。”薛秉峰打着军礼回道。

“……”

北京,某个不大的饭馆里!

五个人围着一张长桌坐了下来,薛秉峰开口道:“希望你们都不要介意,虽然我们守着国家的国库,可还是穷掉渣。没办法只能在这里,委屈大家了。”

四人都闭口不言,看得出来他们对新的环境,新的战友还不适应,自然表现的有些拘谨。

最后还是皇甫卓鸿开口化解了尴尬的局面:“薛队长说的哪里话,像我们这种军人什么苦没吃过?比起野外生存,这种食物无疑是美味佳肴啊。”

薛秉峰呵呵一笑,道:“你们千万别叫我薛队长,听着怪便扭的。从年纪上我比你们大几岁,要是不嫌弃的话以后就叫我薛哥吧。”

雷同几人不约而同的点着头,这样叫他们自然没有异议。论年纪人家比你大,论资历人家比你老,论军事技能,你说一个能当上小队长的人会差了吗?

因而,这声薛哥他们叫得是心甘情愿!

薛秉峰见四人默认了,又说道:“你们现在的样子和我刚来158中队的时候是一样的,不愿意讲话。”

薛秉峰带着回忆的神色继续说道:“那时候带我们小队长的就是现在的邱队。我还记得他第一次见我们相互不搭理的样子很生气,就下命令让我们打架。那次进158中队的有六个人,我们先是单打,然后是双打,再后来就是三打,群战……这样打来打去,我们六人就打出了感情。”他深深的舒了口气:“或许这就是老人说的不打不相识吧。”

没有人打断他,薛秉峰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半年的新兵集训后,我们六人一起被分到了第一小队,在同一个战斗小组。五年前的一次任务,我们六人四个重伤,两个牺牲。而前年,我们又失去了一个兄弟,一直到现在就剩我和洛秋了。他是第一小队队长,我是第二小队队长,第三小队队长叫万星。”

薛秉峰望着窗外,娓娓道来,眼神中尽是忧伤,语气里也有说不出的感慨和怀念。

雷同静静聆听,这段话触动了他心里的那份柔软。他好像又想起了那次任务,战友的面容一个个的浮现在他的脑海。

可以这样说,坐在这里的人都不简单,都是有故事的人。别人不知道,他们当然清楚那种失去战友的痛。说句难听的,就是养条狗时间长了,还会有感情呢,更何是朝夕相处,一个战壕里舔血的兄弟。

薛秉峰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很快勾起一丝笑容,尽管那笑很苦涩:“我说这些就是要告诉你们,心中不要有隔阂,要放开。以后你们可能一起相处很长时间,需要相互配合,彼此间的棱角还需要磨合。只有这样才能在枪响时,做到心有灵犀,默契超然的战斗状态,你们懂吗?”

薛秉峰话了,四人相互对望了一眼,似乎各自心中的那层坚冰融化了不少。他们当然知道薛秉峰刚才话中的意思,可是出于特种兵的本能,他们总是有意无意的带着戒备的心理。

雷同低着头,开口道:“薛哥,刚才在中队长办公室的时候,参谋长说我们还要进行半年的训练,是不是真的?”

薛秉峰眼前一亮,道:“当然是真的咯,任何新加入咱们中队的人都要经过为期半年的训练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158中队的战士。”

“苦吗?”张海明小心的问道。

“很苦,我可以给你们透个底,那种训练方式和你们以前的特种训练,绝然不同。”薛秉峰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万一撑不过去呢?”扎西伸头问道。

“撑不过去?据我所知还从未发生过这种事。”薛秉峰皱着眉头思索道:“如果真有的话,估计不是枪毙就是终身监禁,因为你们知道的太多了。”

“卧槽,那我们岂不是上了贼船?想下去都不行。”雷同忍不住嘀咕道。

“不,这不是贼船。”薛秉峰自豪且坚定的说道:“我们是用血肉之躯给国家和人民的财产上了一层保险。而你们就是这把锁的钥匙,明白吗?”

几人听得朦朦胧胧,这时张海明谄媚道:“薛哥,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参加押运啊?”

“押运?你们省省吧。”薛秉峰继续说道:“不是我打击你们的积极性,特种作战那套模式不适合特种押运。有这个时间还是想想怎么熬过半年的训练吧。”

呃……

四人听了这话,顿时萎了!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鲜艳的女服务员端着菜走了过来,吐气如兰:“先生,这是你们点的菜,请慢用。”她用葱白的玉手把菜放到雷同等人的面前。

待女服务员走远后,皇甫卓鸿才望着人家苗条的倩影,小声道:“这菜里不会有地沟油吧?”他说的颇有其事:“刚才我看她笑的怎么那么阴险?”

雷同和其他三人同时向他投去一个鄙夷的眼神:“你山沟沟里出来的吧?菜里放点地沟油不是很正常吗?大惊小怪!”

“那你们说这菜里的猪肉是不是健美猪?或者是死猪肉?”皇甫卓鸿似乎不死心,又指着菜里的肉说道。

这回直接没人理他了,并且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你不想吃就别吃了。所以放在皇甫卓鸿面前的菜全部被撤掉,由其他四人代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