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1章 如此训练

第十一章 如此训练

雷同勉强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后,又不禁疑惑的说道:“不对呀,刚才你说他们用的是柯尔特海军陆战队手枪,可我明明看到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军官大腿外侧别了一把勃朗宁手枪——大威力豪华型。”

“据说该枪左侧的套筒及套筒座上布满用24k黄金镶嵌的花纹,轻巧耐用,威力大的吓人。”雷同说着尽是神往。

“姥姥,不会吧?勃朗宁豪华版?”皇甫卓鸿大骂道:“太吊了,这把枪我可见过。我老爸身上就有一把,平时枪不离身,我碰一下都不行。没想到啊,个人感觉那个军官屌炸天。”

“啧啧,好枪啊。”四人同时发出一声叹息,心里羡慕的要死。

“行啦,想那么多干什么,那个高度离我们还太遥远了,现在把眼前的事做好才最重要。”扎西打了个哈欠沉声道。

皇甫卓鸿好奇的问道:“现在有什么事?”

“当然是睡觉啊,白痴!”扎西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接着便转身走到自己的床前倒下去,蒙头大睡。

本来皇甫卓鸿还不服气,想骂他一声猪呢。结果雷同和张海明却很赞同的点头道:“有道理,我怎么没想到呢,睡觉去。”

呃……

皇甫卓鸿凌乱了!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跟一群猪搭档呢?

……

下午的时候,雷同他们在参谋长周吉森的带领下,近距离的参观了整个158中队。那端庄森严的国库,威严高耸的作战厅,整洁秀美的宿舍区,空旷宽广的训练场,令人惊叹不已。

不过最让他们觉得幸福的是,四人有幸摸了一把AR—50狙击步枪,大呼过瘾。

而经过这一番参观,四人也算是对158中队有个粗略的了解了,不过此时已经是雷同他们来到158的第三天了。这也就是说四人马上就得动身参加为期半年的特殊训练。

果然,到了第四天的早晨,四人便在薛秉峰的带领下来到了158中队的另一个附属中队,空中特别中队。

“祝你们好运!”

雷同他们在薛秉峰的祝福中,登上了我国最新研制出的直—10武装直升机,直奔某秘密军事基地而去。

半天的飞行,雷同终于来到了所谓的秘密军事基地。话说四人刚接触这个军事基地就被惊呆了,整个基地方圆数十公里,有沼泽、湖泊、丘陵、山地、森林……有各种先进齐全的训练设施。

而从他们进入这个军事基地开始,足足通过了八道封锁线,简直个变态。不过最让他们激动的还在后面呢,在这个诺大的军事基地的核心区域竟然挂着一条横幅。

“弱者的地狱,强者的天堂!欢迎张海明、皇甫卓鸿、雷同、扎西来到808军事基地,魔鬼之旅从现在开始!”

那一瞬间坐在越野车上的四人鼻子有些发酸。当然,酸涩中还有一丝不忿的笑意。

魔鬼之旅?

雷同他们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那该死的越野车到横幅前就停了下来。雷同他们不禁扭头瞄了一眼开车之人,只见他面色黝黑,眼神深邃,全身有股军人特有的铁血之气,凌厉却不显浮躁。

而后来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个给他们当司机的中年人就是负责他们训练的总教官。

中年司机把车停下,然后打开车门,耸了耸肩一脸爱莫能助的神情,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雷同他们骂了一声,谁都明白这就是个下马威呀。

“奶奶的,他们还真把我们当新兵耍啊,好歹我们也是五六年的老兵了吧,这么不给面子。”皇甫卓鸿下车后不满的嘀咕道。

“哥几个,这回咱可得抱成团,要不然指定得吃亏,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都不想被打脸对吧?”

几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都是你妈二十三四的铮铮铁汉,曾经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不能因为到了什么破158中队就萎了呀。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即便是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优秀的猎手,该打脸的还是要被打脸,躲不过滴。

“……”

却说自从雷同他们第一次进入808秘密军事基地被狠狠的教训一番后,四人再也没有了那股刚来时候的狂傲,而是本本分分的消停了下来。

第一个月,四人训练的主要内容是熟悉各种押运车辆的操作,包括驾驶,维修,保养等。

说实话几人刚接触这些的第一天就傻眼了。这个训练的内容以及训练的方式和他们想象中的简直有天壤之别。本来雷同他们以为会有各种高强度的体能耐力训练,比方说什么野外生存,极速攀岩,武装泅渡,二十公里负重越野……

但是这些统统没有,他们在特种训练中遇到的训练项目一个也没碰到。直到那一刻四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薛秉峰说要他们做好心理准备是这个意思。

流血,流汗,他们不怕,最害怕的就是现在这种状态。

修车?学驾驶?

这是为他们转业做准备吗?抑或是让他们当工程师管理后勤这一块?

好吧,这一切四人都忍了!

白天,他们不停的拆车,然后拼装,再拆车,再拼装……晚上,就摸黑把玩着手中的零部件,魔症的思索应该放在车的什么位置。

早上起来,他们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每个人开辆押运车去兜风。过沼泽,车陷进去了,几人就下来推。过山地,车翻了,他们还得抬起来……

这种枯燥乏味的生活有时候真让他们有种错觉,自己还是个兵吗?

……

第二个月,四人的生活就更加的单调和无聊了。

每天都得练习怎样从押运车里快速的下来、占点、出击、配合、反歼灭、个人和队员协同作战。各种假象敌,各种背景下的综合模拟训练,有时候一种战术的运用或配合要练上好几天,不停的重复相同的动作、手势、语言,而且要保证注身心的百分之百投入。

在这期间不能有一丁点分神,要不然变态陈肯定会想着法子的折磨他们。

说起这个被雷同他们称为变态陈的人是这里的总教官,也就是那天给他们当司机的那个中年人。同样,这里的副教官也有个外号叫魔鬼吕,四人在心里都喊他魔鬼驴。

但不知是巧合,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两人都曾经是从158中队走出来的上校军官。数十年的押运生涯,他们自然知道训练什么,怎么训练,要达到什么效果。

就这样,匆匆又是一个月过去了。雷同依然没有看到任何关于战斗方面的特种训练。有时候躺在**睡不着,雷同就会想真的是自己错了?难道特种兵的那套路子真不适合押运吗?或许潜意识里他还把自己当成一个特种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