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2章 仇富心理

第二十二章 仇富心理

“走开啊,我不要你管我,我死了和你有什么关系。”林涵溪咬着泛白的嘴唇,喃喃的说道。

雷同暗暗摇头,不顾林涵溪怄气的胡话,强行把她拉到背上,背着她继续向上爬。此刻,雷同心里没有一丝杂念,他只知道现在的林涵溪值得他这么去做。

再说林涵溪伏在雷同的背上,只觉得身上传来一阵阵温暖,那种感觉她只在父亲身上感受过。她有些留恋,雷同宽阔的肩背真的让她迷醉了。

那一刻,她不再挣扎,而是把脸静静的贴在雷同的背上,品吸着只属于他的味道,感受着只属于他的温暖。

十分钟后,盘云山山顶!

雷同小心的把林涵溪从背上放下来,然后让林涵溪靠在他的肩上,尽量让她舒服一些,整个过程都很轻盈,似乎生怕弄疼她。

雷同知道作为指导员的林涵溪不应该受这份罪的,真的不应该。可谁又能想到这个看起来挺活泼开朗的小女孩骨子里却那么好胜。

“看什么看,还不快拿点水来。”雷同看着愣在原地的几人呵斥道。此话一出,皇甫卓鸿他们这才手忙脚乱的把一瓶纯净水递过去。

雷同接过水,把瓶盖拧开,放在林涵溪的嘴边,一点点的喂她喝进去。林涵溪努力睁开眼皮倔强的说道:“谁让你帮我,我自己可以的。”

雷同勾起一丝苦笑:“唉,你这又是何苦呢?”

林涵溪开口道:“我知道要想真正的走进你们当中,这是我必须要做的。”

“虽然我只是个女孩,但是从穿上这身军装开始,我首先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而军人要有骨气,有属于他们的骄傲。”

雷同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林涵溪,看着她那并不幸福的笑容。

……

半天后,某繁华的街道!

雷同、林涵溪等一行五人悠闲的走在路边的人行道上,看着两边琳琅繁多的商品,高耸林立的店铺,林涵溪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怎么样,指导员,爬完山再洗澡是不是很爽啊?”

“切,爽什么爽,你们害的我膝盖都磕破了,看看,看看……”林涵溪说着就要给几人瞧瞧。

但是雷同却伸手打住了她的动作!

“行,不看也行,那你说你该怎么补偿我?”林涵溪不依不饶瞪着雷同。

“你说怎么补偿?”雷同继续说道:“要不我请你们去饭店搓一顿?”

“嗯……这还差不多,算你还有点良心。”林涵溪轻哼一声。

而就在几人谈笑的时候,前面突然围上了一群人,一个个指指点点的,唾液横飞不知在说些什么。

雷同好奇招呼几人走了过去,想看个究竟。

当雷同走过去的时候,入眼的是一辆豪华的劳斯莱斯停在路边,车前躺着一个约莫四十到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只见他衣服破烂不堪,蓬头垢面,双手还死死的捂着胸口,嘴边残留着殷红的血水。此刻,他脸上的表情极为痛苦,好像正在承受什么折磨。

而在中年人的旁边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观其相貌很是不凡,眉宇间点缀着和气,嘴角上扬,冷峻的面容显示出他内心的孤傲。

这是一个很帅气的男人,深邃且带着点淡淡忧伤的眼睛对女人有致命的吸引力。年轻人一身穿戴全是名牌,估计没几十万毛爷爷下不来。

这一幕让雷同很自然的联想到了富二代狂飙豪车撞上无辜行人的情景。事实上周围围观的众人心里也和他想的一样,不过相对于雷同来说他们表现的更过激一些。

“有钱了不起啊!”

“以为有钱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吗?”

“……”

各种谩骂,指责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看得出来这些人大多没什么同情心,只是借机宣泄心中的嫉妒或是不满罢了。

再换句话说这就是仇富心理!

但凡有这种心理的人往往瞧不起有钱人,并且认定人家的钱来路不正,或是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反正他们把各种狠毒的攻击言语都强加在有钱人的身上,而且说的理所当然。

虽然雷同也是个屌丝,但他并不仇富,因为他认为那是一种心灵的曲线扭曲。把别人的主观努力全部归结于客观的条件上,直接导致他们心态失衡,怨天怨地怨父母,恨家恨国恨社会。

或许他们也无数次在梦中幻想为什么自己就不是衔着金钥匙出生的那个高富帅呢?

“唉,真是作孽啊。”

雷同正看着而他旁边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人突然叹了口气,紧接着摇头默默走开了。

雷同又把目光放在老人身上,见他穿着环卫工人的衣服。老人身子很孱弱,连带着走路也不稳,让人感觉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

“老人家,刚才发生什么事了?”雷同轻步追上老人,他知道老人一定知道些普通人不知道的事情,要不然他就不会发出那句感慨了。

“什么事?你不都看见了吗。”老人用头示意一下,继续向前走。

“我只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雷同追上去说道。

“这难道不是亲眼看到的?”老人停下脚步侧头看着雷同,浑浊的眼睛满是睿智的光芒。

“你怎么了?”林涵溪本来正在探听事情的原委,没想到雷同就突然不见了,她这才拉上其他人找了过来。

“怎么了,雷同?你来这干什么?”皇甫卓鸿看着老人凄凉的背影忍不住问道。

雷同苦笑:“没什么。”

他说完又追了上去,有点不到黄河不死心,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意思。

雷同快步追上老人,道:“可是我现在看到的只是结果,而过程我并没有亲眼见到。”

“年轻人,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听老头子一句劝,回去吧。”老人站定挥手劝道。

雷同万万想不到老人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愣了一会才笑道:“老人家古人常说做人难得糊涂,但这世道总要有个明白人不是?”

老人低头咳嗽了两声,没有回答。说实话在现在这个社会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像雷同这种沉稳,谦逊的年轻人了。他见到的年轻人多是趾高气昂,天生骄子,或许打死都不会低声下气的来求他这个老头。

“你真想知道?”老人蠕动黝黑的嘴唇。

“公道自在人心,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老人家您就说吧。”

老人缓缓的点头,一脸悲气的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像今天这种事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早在几天前老人就碰到过一次。而今天这个事发生的时候,老人正在旁边打扫卫生,他知道其实那辆车根本就没撞到人,一切都是假的,是一场精心伪造的骗局。

只怪那个开豪车的年轻人良心未泯,好心帮人却不想反被敲诈,实际上他完全可以绕过去,一走了之的,可惜啊……

原来如此!

直到现在雷同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就是个碰瓷啊。话说有些人利用社会上一些人的仇富心理,把自己装成可怜人,转嫁矛盾冲突,制造舆论压力,迫使受害人做出让步,以达到他们勒索赔偿的目的。

这个作案的手法高就高在抓住了大众的怜悯之心,抓住了大家偏向弱者,讨伐强者的同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