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4章 结交富少

第二十四章 结交富少

京北市,某条繁华的步行街上一场别开生面的真人大战正在上演。几乎所有的围观行人都被雷同他们的身手镇住了,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要倒霉了。”雷同掰着手腕笑着说道。

却说林涵溪见雷同他们轻而易举的解决了手头的麻烦,好胜心极强的她也不甘示弱。就看林涵溪右手猛然发力,左手臂向前弯曲,膝盖重重的抵在了刀疤脸的肚子上,然后不待对方反应过来一脚把人踢飞。

刀疤脸受此重创高大的身子直直的倒飞出去,而且连续在地上滚了好几个跟头才停下。过了好长时间,刀疤脸才强撑着又站了起来,后面几个过来扶他的小弟都被推开了。

刀疤脸捂着胸口,拭了拭嘴角的血水,冷眼看着雷同他们几个人。

“大哥怎么办?”靠近刀疤脸的一个人轻声问道。

“怎么办?妈的知道怎么办,待会看我眼色行事。”刀疤脸骂骂咧咧。

“这位兄弟,哪条道上混的?”刀疤脸知道雷同几人不好惹,所以语气上不自觉的软了下来。

雷同气极反笑:“没道,我们就是普通的老百姓,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公有人管,我们就看不惯你的作为,想插上一脚,行不?”

刀疤脸开口道:“这位兄弟,你说事不公,在场的老少爷们可都看见了,是他撞人在先,嚣张在后,这种二世祖仗着老子有两个钱就为所欲为,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救他。”

刀疤脸说着指了指躲在林涵溪身后的年轻人,其义正辞严的音调引得周围围观的群众一阵点头附和。

“你确定是车撞人,而不是人撞车?”雷同阴阳怪气的说道。

刀疤脸浓眉大皱,冷气森森的说道:“你什么意思,兄弟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

“我的意思其实你心里比谁的清楚,何必让我说出来自讨无趣?”雷同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刀疤脸心里咯噔一下,听完雷同的话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兄弟,既然你知道事情的真相那就当着大家伙的面说说吧,千万别憋坏了。”

雷同摇了摇头,道:“不相信是吧?那好,我就先给你提个醒。”他说完指着被撞的中年人:“那位兄弟看着挺面熟呀,不是第一次了吧?”

刀疤脸阴森的说道:“有话就直说吧,别拐弯抹角的。”他嘴上虽是这么说,实际上却非常不情愿让雷同说出来,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无路可退只有硬着头皮上去。

雷同看着刀疤脸惊疑不定的眼神,摇了摇头道:“算了,你们走吧。”

说句心里话,雷同是真不想管那么多破事,到时候指不定弄得自己一身骚。俗话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而且两人往日无仇,近日无冤,所以没必要把人逼到绝境。

当然了,这并不是仁慈,只是做人的一项技巧。

刀疤脸愣了一下,很快便明白了雷同的深意,他知道对方这是给他台阶下:“兄弟,今天我认栽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走着瞧。”

“我们走!”刀疤脸头也不回的冲出了人群,而跟着他们走的还有那个被车撞的中年人。

情况的突然转变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绝大部分人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走了呢?当然了,这其中也不乏聪明之人,他们已经从雷同和刀疤脸的只言片语摸清了事实。

“多谢各位的仗义相助,我叫何云,还不知几位的名字是?”年轻人直等到人群都散去后才哂笑着说道。

“遇到这种事只想说句公道话,谈不上谢谢,至于名字我看就免了吧。”雷同婉言拒绝了何云。

何云露出一丝亲切的笑容:“萍水相逢便是缘分,莫非连你们也看不起我?”

雷同开口道:“那倒不是,既然兄弟非要知道,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我叫雷同。”雷同说完把头转向身后,其他几人立刻会意。

“林涵溪!”

“皇甫卓鸿!”

“……”

京北市,某三星级饭店!

话说这家饭店地处三条商业街的交汇处,周围商业贸易极为繁荣,有不少著名的品牌公司在这落户。而有了公司就得有员工,大量的公司员工和上班族直接拉动了周围餐饮行业的出现和发展。

一般的到了吃饭时间,很多公司的白领、蓝领是不回家的,那么吃饭的问题就要到饭店解决。想想现在人吃饭可不讲究吃饱了,而是讲究吃好,讲究吃饭的环境或情调。

这家三星级饭店在这些方面做的就尤为出色,相信它的老板肯定是个有长远眼光的商人。在这里不论是吃饭的环境还是服务的态度以及饭菜的口味都让你无法挑剔,每一项特色菜系都紧紧抓住了白领丽人的虚荣心,完成了攀比消费的产业链循环。

此时,雷同他们就在这家饭店的包厢里,一个个吃得那是爽啊爽,连嘴边的油渍都来不及擦掉。

不过这事说起来也实属无奈,就因为雷同他们无意中救了何云一把,这家伙非要拉上几人吃顿饭,还说什么不去就是瞧不起他,不给他面子。

这样一来二去,雷同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就勉为其难的同意了,俗话说恭敬不如从命嘛。在雷同的人生信条中就有一条,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况且他们本来就是要去吃饭的,如此借花献佛还省了不少钱,两全其美,何乐不为?

“兄弟,来,我敬你们一杯。”何云举起酒杯对着众人说道。

雷同忙摆手拒绝:“实在抱歉,不瞒你说我们都是军人,这酒沾不得,希望你能理解。”

“几位都是军人?”何云惊讶的放下酒杯,哪里还在意什么雷同喝不喝:“这个还真让我意外,不知你们在哪个部队服役?”

雷同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我们真不能说必须保密,军队的规矩多,管理严格,兄弟应该有耳闻吧。”

“好吧,我理解你们的难处。”何云见雷同不愿回答,也不强求转而又说道:“你们就不问问我的情况?”

林涵溪轻笑一声:“如果你想说自然会告诉我们,如果你不想说就算我们问了你也不会回答,我说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