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9章 恨写遗书

第二十九章 恨写遗书

薛秉峰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坚决服从上级命令是吗?”

“是,坚决服从!”

薛秉峰沉默了片刻,道:“很好,现在我命令……第二小队,第七战斗小组参加本次押运任务,三天的准备时间,过期不候。”

“什么?”

“什么?”

“……”

“薛哥,你没说错吧,让我们参加押运行动?”几人不约而同的发出将信将疑的声音。

“怎么,不想去?”薛秉峰说着就要走:“那好,取消你们参加押运的资格。”

“别价……”雷同忙拉住薛秉峰的胳膊谄媚道:“嘿嘿,薛哥,我们这不是一时没反应过来吗,这个命令太出乎人意料了。”

“哦,这还差不多。”薛秉峰哼了一声:“别说是你们,我还懵着呢,又不知道队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算了,跟你们这群小兔崽子说也说不明白。”薛秉峰拿出一张单子:“拿着吧,这是队长给你们的命令。”

雷同狐疑的接过薛秉峰手里的作战命令,这一看不要紧,他眉头马上皱成一堆:“薛哥,怎么让我们协助其他人作战呀,这到底什么意思?信不过我们?”

薛秉峰一愣,随即大笑道:“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个任务多好啊,可以自由作战,充分发挥你们的优势。”

雷同眼前一亮:“队长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不受队列约束,自由寻找最适合我们自己的战斗方式和位置?”

“基本可以这么理解吧。”薛秉峰轻轻的点头:“我不管你们怎么战斗,但首要前提是保证标的物的绝对安全,因为那比我们的命还重要。”

“明白!”雷同等人大声回道。

“对了,还有这个你们要在出发前交到参谋长那里。”薛秉峰把手中的白纸和笔递给雷同。

“这干什么用的?”雷同好奇的问道。

“遗书!你们都要写一份遗书,按照158中队的规定,新人第一次执行押运任务都要上交一份遗书,由158中队代为封存。如果你不幸牺牲在了任务途中,那么遗书中的话就是你们最后的遗言,我们会把它连同你的骨灰一起交给你们的亲人。”

“这……”几人突然听到遗书一词竟有些不知所措。

虽然他们从进特种部队那天就想到过死亡,但遗书在他们印象中还是很遥远的。而现在这个问题就摆在他们眼前,他们才忽然觉得自己离死亡是那么的近。

说实话在特种部队也有类似的要求,但那全凭自愿,想写就写,不想写也无所谓。哪像这里完全是强制的,必须得写。

旁边林涵溪乍一听遗书也吓得花容失色,她调整了一下呼吸,道:“队长,真有这个必要吗?”

“嗯……”薛秉峰不容置疑的点着头。

林涵溪非常疑惑:“押运真就那么危险吗?九死一生?”

薛秉峰摇了摇头:“九死一生倒还不至于,但是押运途中的情况却比你们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写遗书只是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

林涵溪缄口不语,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雷同他们视死如归的坦然。

“记住这张遗书必须在押运之前交到参谋长手里,不然会取消你们的参战资格。”薛秉峰叹了口气:“你们好好想想吧,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薛秉峰说完又在几人身上留恋了几眼,然后转头走出了宿舍。

雷同哑然,默默的看着薛秉峰离开的背影,露出一丝决然。那一刻,他似乎又找到了刀口舔血的军旅生活,他的心在加速跳动,血液在沸腾。

当然其他几人也是如此,死对他们来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临死前的恐惧和孤独,今生有战友相伴,纵死又有何畏惧?

林涵溪看着他们被定格的表情,担忧的问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我似乎好久没有找到这种感觉了。”雷同看着林涵溪笑了笑,尽管那笑很苦涩。

……

夜晚,华灯初上,霓虹灯的氤氲弥漫在喧嚣的都市,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又找到了可以暂时放纵自己的机会。黑暗往往令人心生恐惧,但是当你习惯了以后或许会喜欢那种奇妙的感觉。

此时,158中队的驻地一片黑暗,和远处明亮的夜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视线转向雷同所在的宿舍,一室四人无一人能眠。宿舍里弥漫着一股无形的忧伤和抑郁,把所有人的心情都压抑到了极点。

四人偷偷的打开台灯,瞬间在黑暗中撑起一片光明。雷同借着台灯发出的微弱光芒,一次次想在纸上写点什么,却不知如何下笔。此刻,他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复杂,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雷同想到了曾经的欢笑和泪水,想到了曾经的拼搏奋斗,失落彷徨,百感交集,冲上心头的暖流让他的鼻子有些发酸。

人生的道路千万条,而当兵无疑是最苦的一条。但雷同心中无悔,数年的军旅生涯让他学到了很多,收获了很多,当然也失去了很多。

但不管怎么说雷同觉得自己过的很充实,回想过去他没有遗憾,没有悔恨。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选择当兵。

呼呼!

雷同把头露出一点呼吸了一下新鲜的空气。

其实他完全可以不写的,因为他是孤儿。但是作为这个小组的组长他必须作出表率。如果连他都不写,那下面的组员心里肯定会有芥蒂。

雷同犹豫了很久终于在纸上写下了:我的遗书,四个字。

……

在雷同下面住的是张海明,这个家伙你别看平时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其实他也有属于自己的伤痛。每个人都有不堪回首的痛楚,只不过有些人隐藏的深,有些人隐藏的浅罢了。

现实中,每个人都带着一副面具,或是有意的,或是无意的。但不管怎样他们都只是为了掩盖自己脆弱的一面,所以你不要指望看透别人,而别人同样也看不透你,我们看到的都只是人的表面。

张海明平复下复杂的心情,笔尖落在纸上发出沙沙的声响。手中那支笔千斤重,他拿的有些颤抖,甚至有窒息的错觉。

爸爸妈妈!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不孝儿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你们,请不要伤心。选择当兵是儿子一生无悔的追求,也是你们一生无悔的骄傲。儿子能死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是一种荣幸,是军人的最高荣誉,扪心自问儿子无愧那面飞扬的旗帜。我相信当你们把儿子送进部队的时候就想到了会有今天。

如果说儿子死后还有什么留恋的话,那就是你们了。二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儿子无以回报,我恨,恨不能给你们养老送终,行孝膝下。我想这世上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或许只有到了这个时候儿子才会想起你们的好。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是儿子愧对你们了,要是有来生我还愿意给你们当儿子。您从小就教育我有大家才有小家,以振兴中华为己任,儿子一直把它谨记心间并作为人生的信条,而我走上这条路也正是为了这一点。

儿子走的实在太急太急了,甚至连一声招呼都来不及打,每念至此,痛心疾首,谨以寥寥数语表达儿子心中的愧疚之情,望二老保重身体,儿子就此和你们永别了。

明儿绝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