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4章 绝对诱惑

第三十四章 绝对诱惑

半天后,也就是下午四点钟左右,薛秉峰他们终于到达了押运的第一站,海州人民银行。

此时,海州市人民银行前已经站满了武警,特警,枪中的子弹已经顶上膛,整个是如临大敌般的严肃,随时准备应付各种突发状况。

今天,海州人民银行暂停了所有业务,只为等待薛秉峰他们的到来。银行负责人更是一脸焦急的神色不停的向外张望。

要说押运车队为什么来海州,那就得从海州特殊的地理位置说起。海州市位于中国腹部,南北连接政治中心京北市,和经济中心云海市。东西贯通西部大开发的主阵地新疆,宁夏和东部沿海经济带,环渤海经济带。

海州市靠近交通枢纽,是陇海线,京广线重要的停靠站,背倚京杭运河,内河运输发达。公路四通八达,铁路纵横交错,基本可以辐射全国。

此次旧钞销毁就是全国各大,中,小银行先委派保安公司把各自收集到的旧钞押运到海州人民银行,由他们代为保管。然后经过几个月的累积,这才轮到158中队一次性把所有的旧钞全部带走。

此时,看到押运车队按时抵达后,立刻就有人上前核对手续,依然是老规矩,层层检查,步步放行。

当一切都确认完毕后,薛秉峰他们便开进了银行内部。话说银行内部的安全保卫工作更严格,看来银行在这方面是下了真功夫。

也是啊,这几百个亿在谁那出问题,谁就得倒霉。如果这钱在银行被抢了,哪怕是少一分,这家银行的行长和所有负责这个事情的人那是吃不了兜着走。体面点就是引咎辞职,难看点就是双规,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

银行内部有个超级大仓库,全混凝土浇筑而成,除了一扇数寸厚的钢门仓库连窗户都没有。此刻,仓库附近到处都是士兵,这可不是外面的警方了,而是军方,真正的军人。

看其人数,约有一个加强连,武器相当先进,清一色MP5KN冲锋枪。

此枪是土耳其公司MP5K的改良型,具有射击稳定,精准,快速等优势。在中国某些机动化部队已经开始少量装备该抢了。

再说押运车队进入银行内部后,薛秉峰命令所有车辆全部停在距离仓库十米左右的地方。然后是一声“警戒”的命令,三个武装车的车门瞬间被打开,各战斗小组依次站到指定位置。

如此便形成了双层警戒线,外围是原来就守卫在这里的军队建立的防线,内圈就是他们158中队的自己临时组建的防御阵形。雷同他们下车后并没有因为外面有兄弟部队而有所松懈,反而更加警惕。

因为钱对人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特别是数不清的钱一块出现的时候,更容易勾起人隐藏在心底的欲望。所以在这个时候,薛秉峰只相信自己人。

当然了,这并不是信不过别人,而是为了以防万一。

两支部队站在一起,这一站不要紧,高下立判。单就武器来说,158中队士兵拿的枪远比那支部队要好得多,无论是从枪的性能和价格等方面,两者都不在一个台阶上。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吧。

叮叮!

一直被紧锁着的大铁门打开了!

在银行负责人的带领下,薛秉峰走进了仓库。

“我说薛队长你们可来了,可把我们等苦喽。”银行负责人边走边发牢骚。

薛秉峰扭头看了他一眼:“怎么,嫌烫手?”

“可不是嘛,这就是个定时炸弹呀。”银行负责人说道:“这几个月害得我吃不下,睡不着,就差搬到这来住了。”

他说着舒了口气:“现在好了,你们一来我的心就放下了。”

薛秉峰微笑道:“你倒是省心了,把这块烫手的山芋丢给我们,我还怕出事呢。”

银行负责人讪讪笑道:“怎么会呢,如果东西在你们手里都不安全的话,我感觉就没安全的地了。”

两人说着,很快便有银行的工作人员开始架设传送带。这几百个亿要是用人抬还不知要抬到何年何月,所以还是传送带来得快。

三分钟后,传送带铺设好了。薛秉峰向外打了个手势,马上有人会意。随即就看一辆绿皮卡车来到传送带的尽头,车厢顶棚缓缓打开。

这个过程大约耗费了半个小时,直到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就绪后,银行负责人才说道:“薛队长,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可以。”薛秉峰说完又向外面打了个手势,那意思是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刹那间,所有人都把枪口端正,手放在扳机的外圈,子弹上膛,保险打开,那架势大有随时就开战的样子。

现场安静了一会儿,不久便听到“嗡嗡”、“嘟嘟”的声音从仓库里延伸出来。紧接着,一捆捆百元大钞就随着传送带出来了。

那场面饶是以雷同的定力都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怎么说呢,那是一种视觉上的盛宴,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人不由自主的就产生莫名的兴奋感和占有欲。

雷同勉强压制下内心的冲动,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深深的体会到为什么薛秉峰一进来就让他们警戒了。这不是对人不放心,而是一种叫欲望的东西在蠢蠢欲动,它可能让人失去理智。

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内斗。如果这个时候出现薛秉峰想象中的那种糟糕的情况,那么他们现在这么做就是很有必要了。

雷同斜眼瞟了周围一眼,发现多数人和他一样,脸上流露着迷恋的神情,带着淡淡的欲望。不过还好,大家都还能保持最起码的清醒。而这就是为什么把警方布置在外面,军方布置在里面的根本原因。

军人多是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他们忠诚于国家,忠诚于人民,忠诚于党。而警察大多从警校毕业或托关系进来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相对来说自制力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当然,这并不是瞧不起警察,而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

“哗哗!”

数不清的红脸毛爷爷从传送带上落进车厢里。哎,那感觉和运粮食没多少区别,此时那一捆捆钞票就是一袋袋粮食。

很快,第一辆车就满了,第二辆车接着第一辆车开过去。

就在这时,意外突发!

由于第一辆车开的过快,而第二辆车衔接的又不到位。于是,这中间就出现了短暂的空位时间差,这个时间差约有几秒钟的样子,而它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数捆旧钞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