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0章 如愿以偿

第四十章 如愿以偿

薛秉峰眯着鹰隼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红发女子,希望可以从她身上看出点什么,不过他终究还是失败了。

沉默了良久后,薛秉峰才开口道:“你可以把你想拿的东西告诉我,我派人替你拿,这是我最大的底线。”

红发女子哼了一声:“你们帮我拿?”她情不自禁笑了笑:“女人的私人用品你怎么帮我拿?你知道哪个适合我?”

薛秉峰被对方的话噎得半死,一时尴尬的竟不知说什么才好。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居然那么难伺候,无奈之下他又在原则上退了一步:“好,你进去也可以,但是我要派人跟着。”

红发女子无所谓的踏着高跟鞋,扭着水蛇般的蛮腰从薛秉峰身边走了过去:“跟就跟呗,免费的保镖,不要白不要。”

薛秉峰冷笑连连,嘴角勾起一弯意味深长的弧度,接着他朝雷同和张海明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点头跟上红发女子的脚步。

车库里!

“我说这里怎么那么黑,你开个灯能死啊?”红发女子走进来后怪叫一声。

雷同开口道:“废话少说,让你进来已经是破例了,还给我挑三拣四的。”三人一前两后摸黑朝前走:“快点,你的时间不多。”

“我倒是想快,可这黑灯瞎火的我也快不起来呀。”红发女子说着目光不住的向四周张望:“哎,你们这车里装的什么玩意,就那么怕人看?”

雷同脸色阴沉道:“不该你问的最好别问,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你以为老娘是吓大的?”红发女子不以为意的说道:“如果我还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兴许真能被你唬住,但现在,呵呵!”

“行了,别罗嗦了,赶紧拿上你的东西,走人。”雷同冷酷的说道。

……

三人大约在车库里呆了五分钟左右,要不是雷同催的紧,恐怕再来五分钟红发女子也不一定能出来。

却说红发女子从车库拿回自己的东西后,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走时连声谢字都不说。当然了,那个男人见红发女子一走也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张海明看着两人逐渐消失的背影,喃喃道:“姥姥,他你妈还算男人吗?怎么连条狗都不如,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回到母系社会了呢。”

雷同叹了口气:“认命吧,现在男人主宰的社会正在走向衰败,女人即将上位,完成史上最大的逆袭。”

三十分钟后,某酒店房间!

一男一女施施然走了进来,男的冷酷呆板,女的妖娆妩媚。再仔细一看他们不正是之前和雷同发难的红发女子吗?

此刻,红发女子依旧是那么光艳撩人,勾人心魄,但那个男人却大不同了,现在他哪里还有刚才的软弱,奴颜?简直像变了一个人,只见他满脸煞气,浑身由内而外散发着凌厉的气息,眼神如刀,锐利逼人。

男人从身上掏出一部手机,机械般的说道:“苗哥,车库里有24辆车,其中20辆运钞车在内环,3辆武装车和1辆指挥车在外环。车库里没人守卫,车库外围约有20多人站岗,暗哨不明。”

男人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很利索的把电话卡扣掉,换上了一个新的。这个动作他做的是那么的流畅,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

“你留在这里,我先走了,明天记得去开车,千万小心不要让他们看出破绽,我看那几人都不简单。”男子抬头看着红发女子命令道。

“我知道了。”红发女子温顺的像只小绵羊,哪里还有半点泼辣之气。

与此同时,在一处低矮的民房中。

其实此地是外来务工人员的聚集区,每天都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来或是离开。这里的环境脏、乱、差,人口素质相对较低,而且社会背景和社交人员相对复杂,真伪难辨,因而这里就是个藏身的好地方,若是一旦发生什么意外,这里也极容易脱身。

所以苗成就很聪明的把他临时住所安排到了这里,因为像他们这样的穷酸之人在这里随处可见,别说他这100来号人,就算再来几百口子也如泥牛入海,引不起丝毫涟漪。

苗成背对众人站在窗户边,他接到手下的汇报后,马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苗哥,今晚行动吗?”一个精壮的年轻人忍不住问道。

苗成摇头,道:“今晚不合适,虽然三号已经摸清了他们的底,但这也让他们警觉起来了,如果今晚动手我们需要强攻,这个时间不允许。”

旁边几人困惑不已:“既然不行动,那为什么还让三号这么干?”

苗成转过头走向他们嘿嘿一笑,道:“这你们就不懂了吧,我这叫投石问路,一切都是为了明天的行动。”

“明天的这个时候就是决战的时候了。”苗成悠悠的说道。

众人怅然若失般的点头:“还是苗哥有远见。”

“你们怕吗?”苗成突然问道。

怕吗?

这句话久久回荡在所有人的耳畔,面对死亡谁都会有恐惧,但有时候还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或是相对于死你更不愿看到发生的事情。只有这个时候人才会暂时战胜恐惧,勇敢面对死亡。

“不怕,苗哥,我们不怕!”几个人一起说道:“只是我们有一个问题。”

苗成扭头悲悯的看了他们一眼:“说吧,什么问题?”

“我们为什么不在路上动手,而非要等到晚上呢?”

“这个问题问的好呀。”苗成点头笑道:“你们都不明白?”

“嗯!”

苗成神色一正,认真的说道:“其实很简单,在路上动手目标太大,不利于我们的行动,而且他们的武装车都是特种防弹的,我们现有的武器装备还不足以破开武装车的防御。如果他们龟缩的车里和我们耗时间的话,那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时间一长,警察和军队赶到,我们非但劫不了人家,反而要把自己赔进去,懂吗?”

“嘿嘿……”几人讪笑两声:“苗哥,我们听明白了。”

“嗯,听明白就好。”苗成环顾众人说道:“兄弟们赶紧休息,明天干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