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4章 酒店激战

第四十四章 酒店激战

黑夜依旧笼罩大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战前的压抑让所有人都有些喘不过气。

在距离御景华亭酒店不足千米的一辆黑色宝马车里,一个相貌不凡,气宇轩昂的中年人拿起了电话。

“讲!”他似乎不愿多说一句话。

“苗哥,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开始?”电话那头一个粗犷的声音说道。

“不要慌,沉住气,听我命令。”苗成坐在车后头沉稳的说道,他的语气是那么平静,平静的令人听不出丝毫感情。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北京现代”缓缓的开了过来,它停在了距离酒店一百多米远的路边。当然了,跟着这辆车过来的还有一辆奥迪A4,是雷同他们。

“苗哥,我已经到了。”现代车里男人拿起电话死板的说道。

“嗯,事情办好了吗?”苗成开口问道。

男人尊敬的回道:“办好了,他们正在赶过来,可能还需要五分钟左右。”

“行了,我知道了。”苗成满意的看了看手表道:“现在是晚八点,二十分钟后,也就是八点二十,我们准时行动。”

“按计划,一组拼死拖住他们,二组迅速攻进车库,三组负责接应阻击。”

……

奥迪A4车里!

雷同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薛哥,他们八点二十准时动手,重复一遍八点二十。”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滞了一般,敌我双方都屏住了呼吸,瞪大眼睛,等待那最后时刻的到来。

嘀嗒嘀嗒!

时钟上的指针一点点转动,很慢,很慢。

8:05……

8:15……

8:20!

“行动!”

这一声令下,犹如火星蹿进了军火库。

啪啪!哒哒!

冲锋枪的清脆和机枪的沉闷夹杂在一起,在这寂静的夜晚奏起一首死亡的交响曲。

这一瞬间,御景华亭酒店火光冲天,无数玻璃破碎,炸弹爆炸,弹壳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回荡在众人的耳畔。

末日浩劫般的动荡冲击着看到这一幕的每个人的神经,毁灭,毁灭……

但很奇怪,这么激烈的枪战,竟没看到一个人从酒店里跑出来,酒店里的人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

诡异!诡异!

千米外,坐在宝马车里的苗成感到了不安,一股深深的不安压在他心头。但是他不能撤,开弓没有回头箭,就算是死,他也得死在前进的路上。

酒店里!

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薛秉峰他们没有一丝慌乱,所有人都有条不紊的按原定计划与潜藏在楼层中的恐怖分子交火。

没有尖叫,没有惊慌,酒店里所有的客人早在行动前的二十分钟,便在158中队的疏导下躲进了安全区域。那里有薛秉峰他们设置好的防线,大约有十多个士兵坚守在那里。

“都听好了不要和敌人硬拼,只要开枪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以为我们已经被拖住就行了。”薛秉峰手里端着闪着幽幽寒光的M16A5步枪不顾一切的狂扫,弹壳喷泉般的向外掉落。

“队长,我听对面的枪声好像是AK47吧,他们的来头还真不小。”薛秉峰旁边一个约有二十七八岁,剃着平头,手腕上有爬着数道血疤的小伙子说道。

当然了AK有许多种,恐怖分子一般用的是AK47和AK-M。这种枪结构简单,操作方便,价格便宜,虽然制作粗糙但可靠性很强,几乎适应所有环境,其7。62毫米子弹所产生的威力也是其他突击步枪不可及的,所以此枪备受恐怖分子的青睐。

而且此类枪极易被仿制,因为前苏联也曾大规模的生产过此枪,所以有大量AK流入黑市,成了恐部分子的宠儿。

以AK为制式武器的国家有很多,如中东大部分国家(除以色列)、南亚大部分地区(除印度)、非洲大多数国家.…

中国也曾仿AK作为制式步枪,56和81杠便是典型(现在主要是95和03,也保留了一定量的81)。

其实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制式武器,如美国的M4,英国的SA-80,俄罗斯的AK-74,澳洲的AUG,中国的95..。很多很多,咳咳,在此就不一一举列了。

薛秉峰冷笑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道:“来头是不小,胆子也大的很,连押运车队都敢抢,这世界还有他们不敢做的事吗?”他说完换了个弹匣,又端着枪和恐怖分子交起火来。

由于双方的目的不同,所以你别看他们枪打的挺猛,其实并没有多少人伤亡,再说白点就是虚张声势,假把式。

平头小伙子听了薛秉峰的话,点头冷笑不已。就看他从身子外侧摸出一枚精致的82式高爆手雷。

82式手雷是我国装备的主要手雷之一,它是用内部刻槽的A3钢板冲压成球形壳体,装62gTNT炸药,爆炸时,壳体能产生单个破片质量在0。3g以上的破片330余片,使手雷的杀伤半径在5m左右。

从总体性能看,82式手雷处于世界同类产品的中间水平。与同期国外装备的先进手雷比较,如美国的M26A2、英国的L2A2等,还是稍有差距的,与国外同期装备的中等水平手雷比较,如德国的M-DN61式手雷等,基本处于同一水平线上。

同样手雷的类别有很多种,像什么防御型手雷,攻击型手雷,攻防两用手雷等等。我国装备的82式手雷就属于攻防两用手雷。

“你妹的,看我给你来个爆米花。”平头小伙子拿出手雷后怪叫一声,就看他用力拔除了手雷的保险销,翻板击针在扭簧的驱动下击发火帽,同刻手雷被扔出去。

轰!

只听一声剧烈的爆炸响起伴随着浓浓的黑雾升起,地面震动,两面的墙体出现了明显的裂纹,周围玻璃全部被爆炸时产生的强大冲击波击碎。

同时,几个恐怖分子惨叫片刻,那边再也没了动静。但是过了一会儿恐怖分子的枪又响了起来,可这次枪声明显稀疏了许多。

“哈哈,过瘾啊!”平头小伙子心中那叫一个爽。

正在这时,薛秉峰的对讲机又响了起来:“报告队长,楼上有数名恐怖分子试图乘电梯下来,紧急通道口也有好几个恐怖分子想要冲破我们的防线。”

薛秉峰开口道:“全部干掉,一个不留。”

“明白!”

对讲机另一头!

一个精悍的军官左手拿着对讲机,右手干脆利索的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队长说全部干掉,一个不留。”

得到这个命令,其他人立即分散开来躲在掩体后面。除了守在两个电梯出口的,还有几个人去了仅一墙之隔的应急通道口。

电梯缓缓下降,然后停在了第十层,门开的那一瞬间,几人扳动扳机对着电梯口一个速射,六个恐怖分子当场死亡,无情的倒在了血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