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50章 虽死犹荣

第五十章 虽死犹荣

“薛哥,是我啊,我是雷同,你不是要听我的汇报吗?你睁开眼啊,睁开眼看看我。”雷同红着眼不停的晃动薛秉峰的身子。

但现实是残酷的,那么近的距离,枪的威力又不小,而且还打中了人最致命的位置之一的头部。所以薛秉峰在中弹的瞬间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薛哥!薛哥!”雷同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疯狂的大吼道:“快叫救护车啊,救护车。”

……

三天后,京北市某烈士陵园!

雷同面无表情,手里拿着一束白花,拾阶而上,慢慢的走到薛秉峰的墓前。他轻轻的弯下腰,小心翼翼的把花靠在墓碑上,似乎生怕打扰了薛秉峰的沉睡。

雷同蠕动嘴唇,艰难的说道:“薛哥,我来看你了,你还好吗?”说完这句话,雷同便沉默下去,很久很久后,不知是多久,或许只是一秒钟,或许是一个世纪。雷同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精致的“八一”勋章。

这枚勋章是此次押运任务成功结束后,上级首长亲自给他颁发的。但他不敢戴,他觉得自己不配,真的不配。这枚勋章它太贵重了,是用血,是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荣誉。

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资格戴上这枚勋章!

雷同用力握住金色的勋章,然后突然上前一步,目光庄重的把它放在了墓碑上。

说句心里话,其实他和薛秉峰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就连认识也才不到一年。但是他感觉薛秉峰人很好,很随和,让人打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亲切感。他觉得薛秉峰是条真汉子,所以一直把他当兄长一样尊敬。

那天雷同亲眼看见薛秉峰微笑着倒在自己的面前,而他却无能为力,他恨!雷同知道在正常情况下,薛秉峰纵然躲不过对方的枪口,却还不至于送命。可是薛秉峰为了让他活下去,竟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下了那颗子弹。

……

远处,一个妙曼的倩影静静的伫立在微风中,精致的瓜子脸,小巧的琼鼻,柳叶般的眉毛,风吹动额前的发丝,给她平添了一份异样的风情。

这个美丽的女子正是林涵溪!

三天前,当她得知雷同平安归来后,高兴的像个孩子似得手舞足蹈,那样子颇像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又失而复得了。

可是就在她想去找雷同的时候,又突然听闻薛秉峰不幸牺牲在押运途中的噩耗。是时,她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觉得完全难以置信。

她甚至还能想到薛秉峰说过的每一句话,那些话还清楚的回荡在他的耳边:特种押运,远比你们想象中的要凶险,死亡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事!

这句话不幸被他言中了,走出158中队的大门,他真的就没有再回来。林涵溪本以为自己已经看淡了生死,因为她坚信每一个当兵的人,特别是在一线作战部队当兵的人都做好了为共和国献身的准备。

然而她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很离谱。当她听到薛秉峰死亡的消息时,她觉得是那么不可思议。她不敢相信,也不愿去相信。

就在林涵溪出神的望着雷同那个方向时,又是一个身穿军装,面色威严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是邱一民!

虽然他脸上依旧如往常一样平静,但如果仔细观察还是不难发现他眼神里不经意间露出的那丝伤感,惋惜和痛心。那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就这么地在任务中牺牲了?那么年轻的生命,那么好的一个兵,说没了就没了,他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不止是邱一民,158中队的所有人都是如此!

可是邱一民不能把忧伤的情绪带到工作中来,或许别人可以,但他绝不行。因为他是这支部队的指挥官,是这支部队的灵魂,倘若连他都走不过这个坎,那他还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呢?

数十年的押运生涯,他有时候真的快麻木了。一路走来,多少优秀的军人死在了任务中?他们把一腔热血染遍中华大地,他们是祖国的好男儿,是值得人们永远铭记的共和国的英雄。可现实中又有几个人能知道他们呢?

为了一个信仰,为了一个忠诚,为了在那面旗帜下的誓言,为了肩上那沉重的军衔,为了一个军人的职责和历史赋予的使命,他们真的付出了太多太多。

“他怎么样了?”邱一民轻声问道。

林涵溪抬头,眼圈有点红,但她没哭,因为军队是没有眼泪的,也不需要眼泪。

“报告中队长。”林涵溪挺直身子打个军礼低沉的回道:“三天了,自从三天前他任务完成回来后,就一直站在那里,一站就是一天,也不吃不喝。”

邱一民眉头紧皱,心中暗道不好,这样下去雷同会垮掉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意志。看得出来,薛秉峰的死对他触动很大,本来他心中就有一块永不愈合的伤疤,同样的事再次发生,无异于在他的伤口撒盐。

邱一民犹豫了片刻,然后朝雷同那里走了过去,在两人相距五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没有说话,就这样默默的看着雷同的背影。

雷同早知道有人在自己后面,也知道那人就是邱一民。只见雷同转过身子,立正,敬礼:“邱队!”

邱一民面无表情,点点头道:“站多长时间了?”

雷同低头不语!

邱一民没有生死,又说道:“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邱一民说完便转身离开,雷同抬头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踌躇了一会,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158中队南楼,荣誉展览室!

这里是除了国库以外,158中队最神圣,最庄严,最重要的地方。

这个展览室并不大,却记载了158中队几十年走来的艰辛历程。展览室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荣誉,奖状、奖章、奖牌、奖杯、锦旗、感谢信、荣誉证书……满满的堆在一个小角落,而剩下的大部分地方却是一个个不大的照片。

照片有彩色的,有黑白的,甚至还有些残缺的,几乎看不清人的模样。但不管是好是坏,他们都整齐的伫立在墙上。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尺寸稍大的照片被悬挂在屋子的前面,他们簇拥着正中间的党旗。

在这些照片的斜下方有一块硕大的碑刻,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很多人的名字。没错,这些人,这些名字,就是从158中队建立以来,所有牺牲在押运途中的战士,军官。

雷同随着邱一民走进这个屋子,屋子里很干净,气氛清幽。雷同走进来后顺手轻轻的把门关上

雷同刚转过身子,入眼的便是那数不清的照片,一张张醇厚朴实的笑脸,他看的有些窒息,鼻子有些发酸,一股暖流差点冲出他的眼眶。

雷同的目光快速在这些照片上扫过,最后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一张崭新的相片上,那人他认识,是薛秉峰。

“邱队,您?”雷同刚要问些什么,但是邱一民却伸手打断了他:“不要说话,看着他们,静静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