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60章 顶尖黑客

第六十章 顶尖黑客

“你们真不明白?”王威满是质疑。

“不明白!”雷同几个同时摇着头。

王威犹豫了一下:“好吧,那我就给你们开导开导。首先我问问你们见过第六小组没有?”

雷同他们摇头。

“那直接组建第七小组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雷同他们点头。

“你们见过四人一小组吗?”

雷同他们摇头。

“你们听说过刚进158的士兵就能参加大型押运行动?”

雷同他们又摇头。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们小组的那个指导员长得可真水灵,对你们那真是没说的。一个字,好,很好,非常好!”

张海明撇了撇嘴:“好什么好,人家只对一个人好啊,我们哥仨都是苦命人。”张海明目光有意无意的在雷同身上游走,让雷同浑身不舒服。

……

云海市某私人庄园!

余辉从京北市回来后,立即向自己的上级情报机关报告了这边的情况以及他的计划,还有他需要的帮助等等。但是负责与其联系的M国情报人员却无奈的告诉余辉,他们无力给他提供帮助。现在他们掌握的唯一情报就是押运的大致路线是从云海到青海某秘密武器研究所。除此之外他们什么有价值的情报都没搞到,而且中国的情报部门已经盯上他们,所以他们不能再联系了。

此后余辉就和上级失去了联系,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只有破釜沉舟,拼死一击,不成功便成仁。

余辉找来一张地图,手指在上面轻轻划过,最后停在了一个地方。话说从云海市到青海可是一段很漫长的路程,以押运车队的正常速度行驶至少要用三天。途径数个省,市,自治区,丘陵,平原,山地,横跨大半个中国。

当然了,这同时就造成了有很多路线可供押运车队选择。但是在经过甘肃和青海交汇处时,他们仅有一条路可走。否则就得借道四川,或绕道宁夏,迂回之后从甘肃腹部切过,直达青海。

以上两套方案多数人都不会用,一来路程太远,二是路途崎岖,没有贯通的公路可走,对于运输水雷这种易爆的武器不利。

“余总,奥兰来了,就在外面,您是不是要见他一面?”正在余辉皱眉沉思的时候,一个体格魁梧的中年人走进来说道。

“奥兰?”余辉半天才想起这个人来,他一拍脑门,暗骂自己愚蠢,怎么连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该死,该死。

余辉急忙开口道:“快让他进来。”他说着收起地图,放到一边,然后走到沙发旁坐好,等着奥兰的到来。

时间不大,就见一个身材挺拔,黄头发,眼睛微微发绿的中年男人施施然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皮夹克,下身是宽容的牛仔裤,整个人利索干练,如一阵劲风令人眼前一亮。

这个人就是奥兰,他不是亚洲人而是一个M国人,几年前逃亡出境。或许连他自己都想不到最后还要和祖国的一个间谍合作,这无疑是与虎谋皮,但他又无奈只能如此。

“你就是奥兰先生吧?”余辉起身走到奥兰身前一米左右,伸出了右手。奥兰迟疑了一会儿,最后同样伸出了手,两只手握在一块,好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般亲切。

奥兰松开余辉的手,操着正宗的汉语说道:“余总,我们来自一个地方,就没必要那么客气了吧?”

余辉身子一顿,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你也是……”

奥兰伸手打断余辉:“余总知道就好了。”

余辉连连点头:“对,对,是我鲁莽了。”

两人说着走到沙发前坐下,余辉叫人端来两杯果汁,又把人遣走后,他才说道:“奥兰先生,听说你有办法暂时屏蔽卫星传输信号?”

“是的。”奥兰应得特别爽快,他知道自己在余辉面前没必要藏着掖着。

余辉半信半疑的问道:“敢问奥兰先生你是如何做到的?”

奥兰呵呵一笑,来之前他就知道余辉会问这个问题,所以提前组织好了语言,因而解释起来井井有条,没有丝毫慌乱。

原来在Linux进程中可以接受各种信号,并对其进行加工处理。比如ctrl—c的信号,Linux对它的执行就是终止进程。同理,你也可以用Linux的进程屏蔽掉某些信号,使进程不在处理这些信号,那么这些信号就无法实现传输。

当然了,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屏蔽卫星信号没用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除了应用Linux的进程原理,还需要自己编写程序代码,多个软件同时辅助。做完这一切后,剩下的就是最重要的,也是最难的一步:攻击卫星基站的服务器系统,使其陷入瘫痪,无法正常工作,然后再把以上说的应用进程利用木马植入基站系统。

而只要完成上述操作基本就可以对卫星信号进行有效屏蔽。不过想做到这些必须得有顶尖的电脑技术,若无这一点,什么都是空想。

奥兰简单的说了一遍,只是告诉余辉在行动开始的时候,给他一台笔记本电脑就ok了。余辉感觉奥兰没有说谎,Linux进程他很熟悉,但他还真搞不懂怎么用它来屏蔽卫星信号,即便听完奥兰的讲解他依旧摸不着头脑。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奥兰一定是个顶尖的黑客。他有着相当丰富的“黑”网络经验,对于攻击某些系统那绝对是轻车熟路,了如指掌。因而那些所谓的什么安全防火墙呀,对他来说形同虚设。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感叹人的想象力和潜力果然是无穷的,连这种古怪之法奥兰都能想到,他也算得上开天辟地第一人了。

奥兰见余辉不再怀疑自己的能力,才开口提要求:“余总,我想我们现在应该谈一谈报酬的问题了,我是个比较现实的人,还请余总多包涵。”

余辉眯眼,嘴角勾起一弯优美的弧度:“你想要多少?”

奥兰也不拐弯抹角,直接伸出五根手指:“五千万,我想我应该值这个价。”

“成交。”余辉一口敲定,几乎没丝毫犹豫。因为他知道现在不是在乎钱的时候,更不是做生意,无所谓赔了还是赚了,一切都只为完成上级交代下来的任务。

奥兰听到余辉答应后,并没有露出喜色,而是有些为难的说道:“余总,这次您要在我干活之前把钱打到我指定的账户,我才能放心,非常时期,非常对待,希望余总能理解。”

“你放心,我都明白。”余辉没有生气,依旧笑着说道:“我会你工作的时候把钱打到你的账户里,绝对一分不少。”

如此两人一拍即合,事情谈妥后,奥兰就回到了他的住所,而余辉则继续筹备他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