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62章 风起云涌

第六十二章 风起云涌

押运车队缓缓开进海军的封锁区,只见海鸥翱翔扶摇直上,白色浪花翻腾,淘尽沙滩细泥。碧海、蓝天、白云,骄阳,在大海上这种风和日丽的天气是不多见的。

眺望远处停泊着几艘“明”级潜艇,幽灵般的舰体,让人不寒而栗。潜艇是现代战争中争夺制海权的有力武器,特别是核潜艇更令人防不胜防。

我曾经听某个超级大国的军事专家这样说过:“即便一个国家的陆上力量全部被摧毁,但是只要他在大洋深处还保留一艘战略导弹核潜艇,那么他就能给予敌方以毁灭性的反击。”从这句话中,我们不难想象,潜艇在战争中的超然地位。可惜我国现役潜艇都比较落后,核潜艇的数量也不是很多,实在遗憾。

却说押运车队开进海军基地后,停在了一处较为广阔的空地,这里一看就是新腾出来的地方,应该是专门给押运车队准备的。邱一民从指挥车走下来,马上有一个身穿白色海军军装的中校跑过来打个军礼:“首长好,我叫宋明,是负责与您交接MK67水雷的现场指挥官。”

邱一民同样打个军礼回道:“宋明,那就是MK67水雷?”宋明顺着邱一民手指的方向看去,道:“报告首长,那就是M国的MK67潜布自航水雷,在国际水雷生产制造中名列前茅,威力大的惊人,如果我们的‘明’级或‘元’级潜艇不小心撞上它的话,不沉算是万幸。”

邱一民暗暗惊讶,想不到这个水雷如此厉害,能让号称海上隐形杀手的潜艇遭殃,果然非同一般。他感慨过后又说道:“宋明,我们现在可以进行交接了吗?”

“报告首长,随时可以开始。”宋明高大的身子一挺:“但是您带那么多车来,而水雷却只有一枚,我不明白首长是什么意思。”

邱一民看着宋明困惑的神情,不觉哑然失笑:“我带这么多车来,是为了混淆敌人的视线,让他们不知道水雷在哪个车上,这样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也可以给我们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是,我明白了,首长。”宋明说道:“首长,您要把水雷放到那辆车里?”

“第七辆卡车。”邱一民毫不犹豫的说道。这是他来之前就想好了的。

“明白。”宋明一招手,从远处跑过来一个小伙子同样穿着白色的军装。宋明开口命令道:“告诉操作手,让他把发射架立起来,准备进行交接。”

“是!”小伙子得到命令后便转身离开了。

其实这个水雷交接还是比较容易的,毕竟它的体积和质量都不算太大,弄起来相对来说轻松一些。首先人工把水雷吊起,升高,然后利用起重机在空中平移至卡车车厢正上方,接着缓缓放下,固定。卡车车身约有七八米的样子,装一个三四米的水雷那绝对是绰绰有余。

完成交接后,所有卡车一律蒙上邱一民早已准备好的黑色篷布。从外面看根本分辨不出那辆车装有水雷,那辆车没装水雷,而这就是邱一民想要的效果。

半个小时后,押运车队在全体海军的祝福中缓缓开出封锁区,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一场漫长而又曲折的旅程。

云海市,某私人庄园!

“余总,您从京北市找来的人马已经全部到位,他们现在分散在各个接头地点,我们下面该怎么办?”正在余辉愁眉不展的时候,一个西服中年人恭敬的走进来问道。

“武器都发下去了?”余辉有些憔悴的问道。

“已经按您的吩咐,全部发下去了,我们的人留下了最好的SAR15卡宾枪、M40A5狙击步枪以及40火箭炮。”

在这里重点介绍一下M国的M40A5狙击步枪。此枪的前身是M40系列狙击枪发展演变的一个产物。现在M国的部队已经基本上换装M40A5狙击步枪。

M40A5狙击步枪的优点主要是增加了枪口消焰器,而且更可以换上消音器。安装消音器时,可将枪口噪声降低40——50分贝。在此之上,M40A5狙击步枪还在护手前加了一段导轨,避免影响浮置枪管的射击精度。而且它还将原来的固定式弹匣改为可拆卸式10发弹匣供弹,提高了狙击枪的稳定性。

回头再说余辉听完西服中年男人的回报后,有些烦躁的说道:“负责监视押运车队的人有消息了吗?”

“有了,根据他们传回来的消息说押运车队已经接受标的物,按时间计算他们此刻应该刚出海军封锁区。”

余辉双手一拍沙发,站起来说道:“很好,是该我们大干一场的时候了,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出发,另外通知所有人包括我找来的那些人分批赶往青海同仁,我们在那里汇合。”

云海市某宾馆!

一群正值壮年的男人围拢在一起,一个个的手里拿着漆黑的钢枪,在那里把玩。不时有人发出由衷的感叹和唏嘘声,显然他们还是第一次摸这么上档次的枪,说不激动那是骗人的。现在,他们的心理和小孩子刚得到玩具是一样的,生怕不小心弄坏了。

良久后,一个胡茬浓密的中年人站起来自傲的说道:“你们都给老子听好了,别他妈的拿了人家的好处就走不动路,胳膊肘就往外拐。白哥说了,交火的时候都学机灵点,别没头没脑的朝上冲,眼睛要放活,能打就打,不能打找机会撤。千万别把命搁那了,都明白吗?”

“知道了,龙哥。”一众人异口同声的回道。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个长相猥琐的年轻人,只见他谄媚的讨好道:“龙哥,这个我们要去干什么?发这么好的枪,搞得神神秘秘的。”

龙哥停下手中的动作,吐了口口水:“妈的,你问我,我他妈的问谁去?他只要给我们钱就行了,管那么多干什么。”

龙哥刚说完,就听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屋子里的人顿时紧张起来,一个个慌张的端着枪对准了门外,更有甚者两腿打颤,就差尿裤子了。

“谁?”龙哥强作镇静,对着门外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