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63章 茹毛饮血

第六十三章 茹毛饮血

“龙哥,是我啊,我是小四。”一个尖细的声音回道。

一听是小四,所有人绷紧的神经顿时放松下来,看看他们煞白的脸色和那额头的虚汗真的很难想象他们是一群在刀口舔血的狠人,可能是长时间安逸的生活和酒色把他们的体魄掏空了吧。

小四回答完后,这边马上有人去给他开门。小四走进来后就被龙哥臭骂一顿,原因是他的敲门声让大家受惊了。小四心里虽然不爽,却还要摆出一副很受用的笑脸,不住的点头:“龙哥,您先消消气,那边人叫我们赶紧收拾一下去青海同仁。”

“他妈的,怎么又去青海了?”龙哥大骂道:“他们是不是耍老子玩呢,青海那种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去那干嘛?”

“哎呦,龙哥,这我哪知道,我看还是您找个机会问问他们吧。”小四建议道。其实小四口中的他们自然是指余辉的手下,这些人都是他的心腹,是他信得过的人。

“妈的,我问你个头问,你们都忘了来之前白哥怎么嘱咐我们的?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别问,表面上听从他们的就行了。你现在让我去问他们,想我死啊?”龙哥怒目圆睁环顾众人:“看他妈的的什么看,还不快收拾东西,都没听见是吧?”

……

押运车队出了海军基地以后,一路向西,直奔青海而去。车队行驶了一天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出现这种情况邱一民脸上无悲无喜,倒是乐得清闲。现在是押运开始的第二天上午八点,雷同他们所处的位置是湖北宜昌,今天他们要在天黑之前赶到陕西宝鸡。

武装车里,雷同他们正在吃早饭,看看觉得也挺凄凉的,几块压缩饼干,一块牛肉干,一瓶纯净水。相对于部队里的伙食,这确实有点寒谗了。但是没办法呀,非常时期,非常对待,总不能让他们下车搞个篝火晚会或去酒店搓一顿吧。

张海明咬了一口酥软的压缩饼干,满腹牢骚的说道:“真是丧良心啊,我们已经连续吃这破玩意三天了,吃的我都想吐。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现在要是有点肉该多幸福。”他说着露出一脸神往享受的神色,连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雷同抹了抹嘴角的饼干渣,缓缓的开口道:“我说你有点出息行不行?吃,吃,吃,就知道吃,想吃肉你手里不就有吗?”

“你开玩笑呢。”张海明摇了摇手中的牛肉干:“这也算肉?味同嚼蜡,和糟糠没什么两样。”他挪了挪身子,靠近雷同一点伸手笑着说道:“我的意思是有没有鲜肉,不管什么肉,只要新鲜就好。”

“那你可能没那个机会了,还是吃牛肉干吧。”旁边的皇甫卓鸿说着把手里的牛肉干塞到张海明的嘴里,堵住了他的嘴。

张海明呜呜两声,连忙拿掉嘴里的肉块,道:“鸿鸿,你可犯规了。押运期间不允许擅自吃别人送来的食物,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皇甫卓鸿愕然一愣,随即便笑道:“貌似是你吃别人的食物,和我有毛关系,要说犯规的人还是你。”

“不是,你这是歪曲事实,是你强迫我的好不好。”张海明手里夹着肉块指着皇甫卓鸿说道。

原来车里紧张的气氛无形中就让两人搞怪的对话打破了,大家脸上都露出了些许若有若无的笑意,心情轻松了很多。

雷同适时打断两人:“行了,都别闹了,邱队知道了有你们好看的。”

唉!

张海明叹了口气,恨恨的咬了口手中的牛肉块:“这日子混的,倒不如去当特种兵,好歹行动自由,想吃嘛吃嘛,也不用窝在这个狭隘的车厢里,不见天日。”

“想吃嘛吃嘛?在野外你吃什么,现在有这些就很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雷同开口说道。

“切,雷大你问我野外吃什么?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野外那能吃的东西可多了去了。咱就拿这个肉来说吧,什么鱼肉,野鸡野兔肉多好啊,再不济也得有蛇肉,老鼠肉吧。”张海明闭上眼,一脸销魂的沉浸在意**的世界里,只见他咂咂嘴:“哎呀,不能再说了,再说就能忍不住了。”

“妈的,你就是个野人!”皇甫卓鸿嘲笑道。

“我?野人?你说话之前也不看自己是什么德行,你敢说自己没吃过?”张海明咄咄逼人:“你敢说不?别裤子没提上,转脸就骂人家拉屎的。”

“我……”皇甫卓鸿一阵窘迫,底气不足的说道:“可是我们已经进化完毕,而你还在茹毛饮血的原始状态。”

“你妹的。”张海明说着就要站起来揍皇甫卓鸿。可就在这时,武装车一个急刹车,大家都始料未及的一个侧歪,而张海明则踉跄的扑在旁边的人身上,摔个狗吃屎。

“姥姥会不会开车,搞什么?”张海明郁闷的吼了一声。

此刻,整个车队直接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果然,车刚停下来,对讲机里便传来了邱一民下车警戒的命令。

雷同他们不敢有丝毫迟疑,抄起武器就从车里跳了出来,动作之迅速,令人惊叹。当然了,雷同他们再快,也不是第一个下车的,因为在此之前,前面几辆武装车里的人已经下来警戒了。

“怎么回事?”皇甫卓鸿站在车队外围五米左右的地方,手里端着枪,警惕着周围的异常情况。

此刻,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条并不宽阔的二级公路,路两边是低矮的丘陵以及茂密的灌木林,遍地杂草疯长,碎石嶙峋,连绵起伏的山峦,远远地湮没地平线,让人一眼望不到尽头。

说实话,在这里停车,简直是太不明智了!万一那两边茂密的灌木丛藏有敌人,他们岂不是插翅难逃?

到底是怎么个状况?

要说是敌人刻意为之,那么现在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为什么还不行动呢?还是他们在顾忌什么,寻找更佳的攻击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