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66章 惊心动魄

第六十六章 惊心动魄

吱吱!

押运车队刚开进村子没多久却突然停了下来。

这又是怎么回事?

反正雷同他们是不知道,只好按规矩下车警戒。雷同他们刚出来就看周围有不少人盯着他们,那种眼光让人感觉很是不舒服。而这些人当然就是这个村子的居村民,本来他们是在村口拉闲呱的,这突然出现那么多荷枪实弹的军人,着实把他们吓了一大跳。

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打仗了?

回头再说车队停下来的原因却是有一辆卡车的车胎被扎破了,这得亏是车开的慢若是开得快怎么着也是个车毁人亡的下场,再严重的还可能造成连环撞车,那乐子可就闹大了。

“队长,你看。”一个士兵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慌忙的跑到了邱一民身前递给他。

邱一民接过这个士兵递过来的东西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皱了皱眉头。

那么在邱一民手里的究竟东西是什么呢?

没错,在他手里的赫然便是一枚锈迹斑斑的铁钉。

作为一个有着几十年押运经历的老手,邱一民看到铁钉几乎下意识的就认定这是人为的,而非意外。天下没那么巧的事,否则很难解释的通。可是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为什么到现在还没一点动静呢?

良久后,邱一民收起手里的大头钉,对着面前的士兵说道:“赶快换备用胎,抓紧时间,我们不能在这里耽搁太多的时间。”

“是。”这名士兵应了一声马上转身离开去给车换备用胎。158中队的所有士兵在修车方面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这是成为押运队员的一个最基本的前提,像换个车胎这种活他们基本上几分钟便可搞定。

“所有人提高警惕,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车队五米之内。”邱一民脸色阴晴不定的拿起对讲机命令道。

此刻,雷同他们面无表情地注视前方,身体绷得紧紧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他们就像禁卫军一样守卫着身后的东西。

可尽管是这样,周围的百姓却越聚越多,更有不少人特意大老远的跑来看一看军人的威严。现实中的军人和电视中的并不一样,大部分村民嬉笑着对雷同他们指指点点,评头论足,这让雷同感觉自己像是动物园里的老虎一样,是供人来欣赏的。

人多不仅眼杂,嘴更杂。这个情况真是糟糕透了,如果任其发展下去会慢慢的把车队拖入危险的沼泽中去,而且难以脱身。如此多的村民,万一有人在这个时候对车队发动突袭,那他们肯定不敢还手,原因很简单害怕误伤群众,而一旦这样他们的实力势必会大打折扣。倘若对方以村民的生命作筹码威胁他们放下武器,那时他们会更被动。

就在这时,也不知道从哪个方向突然有一颗手雷扔进了雷同他们的防线内。众人瞪着大眼睛看着被扔进来的手雷,大叫道:“卧倒,快卧倒,是手雷。”

话音未落,所有人条件反射般的收枪匍匐在地上,抱头,尽量减少爆炸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很显然从他们不经大脑思考,而依靠身体本能反射来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的这点,就不难看出他们都是经过这方面专门训练的。

手雷滚落在车旁边,停了下来!

一秒、两秒……

然而,就在雷同他们等待着想象中的爆炸的时候,那颗手雷却迟迟未有动静。

“莫不是哑雷?应该不会这么巧吧?”所有人都在心里默念。

不过很快,现实就给了他们答案。

只见手雷被扔进来没多久,不知从哪跑出一群毛孩子,一个个手里正端着玩具枪在那相互对打,玩的是不亦乐乎。

事情到现在已经很清楚了,这完全是个误会。那颗手雷是假的,是眼前这些孩子们的玩具,可能是他们在戏耍中无意丢进了车队的防线内。

“姥姥的,是个假雷,吓死老子了。”张海明见此景不由地大舒了口气,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了起来。

其实也不怪这些孩子,毕竟快过年了嘛,小孩子一般都喜欢买把枪耍耍,特别是农村的孩子更是如此。唉,这几年来中国制造业的飞速发展,服务越来越人性化,那小孩子玩的枪跟真枪几乎没什么区别。倘若不仔细看,很难认出来孰真孰假。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中国有个怪现象,小孩子大多喜欢玩枪。我也不例外,小时候也喜欢枪,可是你要让我说为什么喜欢,我一时还真说不出来个一二三来。

或许是每个人都有个当英雄的梦想,亦或是我们有个保家卫国的童心,又或是只为好玩,觉得很酷?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幸亏这只是一颗玩具手雷,要是真的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场激烈的枪战是在所难免了。

呼呼!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吐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原来是虚惊一场。

邱一民脸色并不好看,更没有因为这是一枚假手雷而感到轻松,他深深的看了这群孩童一眼,或许他们还年少无知,懵懂不明。刚才,就在刚才他们的行为给押运车队带来了多少麻烦和潜在的危险。

也许会有人说这哪有什么危险?不就是卧倒一下吗,不至于这样小题大做。但是你可知道那不仅仅是体力上的消耗,更是对精神的消耗。神经一张一弛之间对精力的损耗是非常巨大的。可以看得见刚才有些人的虚汗都冒出来了,那并不是说他们心理素质不行,而是人的一种最基本的反应。

没错,他们是经过刻苦的训练,战斗中他们可能会冲在最前面,也许会为战友挡子弹,不过这些并不是代表他们不会害怕,不怕死,而是他们暂时战胜了恐惧。

这么说吧,世界上不存在不怕死的人,只存在不怕死的时刻!

“还需要多长时间?”邱一民收起杂乱的心绪快步走到那个被铁钉扎破的车旁边问道。

“报告队长,再有一两分钟就行了。”

邱一民嗯了一声,他实在不敢在这里再多呆,哪怕是一秒钟也不想。在这里他总有种被人窥视的错觉,那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愈发强烈。

邱一民想着又走到那枚玩具手雷前弯下腰将其捡起后然后来到了警戒线外,他走到一个小脸红扑扑的孩子身前半蹲着身子笑着说道:“来,给你的手雷。”

“谢谢你,解放军叔叔。”被邱一民拉在怀里的孩子迟疑了一会,天真的说道。

“不用谢我,以后要记住手雷可不能乱扔哦。”邱一民扭了扭他的鼻子,一脸笑容。

“报告队长,车胎更换完毕。”一声铿锵的报告把邱一民从温馨中拉到现实。只见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站起身子大声命令道:“全体都有,警戒解除,登车,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