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67章 恩威并施

第六十七章 恩威并施

下午两点半!

押运车队出了甘肃到达了青海境内。

邱一民心里很清楚要想安全的把标的物运达武器研究所肯定得经过同仁,如果绕路大约需要一天左右路程,时间上根本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从地理上来看,车队现在所处的位置到同仁必须穿过一段无人的荒漠区,那里的自然环境相对恶劣,交通不畅,道路颠簸崎岖。先不说什么陡崖峭壁,单就那坑坑洼洼的沙土路就大大迟滞了车队的行进速度。

邱一民心里很不安,他觉得这几十里的无人区就像一只正在酣睡的饿狼,而他们却是一只温顺的羊羔,等着被吞噬一般。万一在里面发生点什么意外,附近连支援他们的机动部队都没有,如此他们岂不是孤军奋战?

犹豫了半天后,邱一民还是拿起了对讲机:“呼叫总部,我是邱一民,听到请回答,完毕。”

“报告队长,我是徐克俊,你那边有什么情况没有?”158中队的作战厅里,徐克俊听到邱一民的呼叫不禁喜出望外。其实他已经快三天没合眼了,再这样下去铁人也受不了的。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有丝毫松懈,情报是他们能给予押运车队唯一的支持,倘若连这点都做不好他们心中有愧,所以他们不能也不敢休息,哪怕是一会会。

“老徐,我们现在准备穿越一段无人区到达青海同仁,请你看一下附近有什么机动部队没有。我怕到时候有什么突**况,我们应付不了。”

徐克俊听此话脸色顿时严肃起来,道:“邱队,我刚才查了一下,距离你们最近的是兰州军区的302师,再远的也没法给你们提供援助。”

邱一民微微点头:“那好,你马上向上级报告,请求他们的支援。”

十分钟后……

对讲机里再次传来了徐克俊的声音:“邱队,302师说他们已接到上级命令,做好一切战斗准备,一旦你们那边有什么异常情况,他们会火速驰援你们,这个过程大约需要一小时左右。”

邱一民开口道:“好,我知道了,随时保持联系。”他说完果断收起了对讲机,结束了通话。

与此同时,青海一处低矮的坡地,一群人正鬼鬼祟祟的趴在地上百无聊赖的衔着嘴里的枯草棒子咀嚼。其中有一个身材挺拔的中年人,他没有趴倒,而是一脸肃穆的望着远处,好像有什么心事。在他左右两边还站着十几个穿着黑衣,带着墨镜的人。

这个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黑帮干架呢,但看他们手中的家伙显然不是那么回事。

而如果再看仔细一点的话,我们会发现那个挺拔的中年人我们居然认识。

没错,他就是余辉!

事实上,余辉已经在此地等候多时了。之前他就猜想押运车队肯定会经过这里,还别说真让他给蒙对了。当然,这个蒙可是有讲究的,不是瞎蒙。

也不知过了多久,余辉掐灭嘴中的香烟,眯眼望着前方说道:“兄弟们都准备好了,他们应该快来了,很快。”

“呆会都给我玩命的打,只要完成任务我们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美女、金钱、权利任你们拥有。但是,要让我看见谁个敢偷奸耍滑,阳奉阴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余辉简单的几句话听在其身边的黑衣人耳里倒没什么,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和使命,他们跟余辉从京北找来的那些人不同。事实上余辉刚才的话就是讲给那些人听的,你说他们拼死拼活图的是啥?不就是为了物质上的享受吗。

余辉心里很清楚要想让那些人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卖命,首先要勾起他们心中的欲望,于是他又趁热打铁抛出了一个惊为天人的诱惑:“你们都听好了,事成后我们论功行赏。谁第一个干掉装有水雷的卡车,给一千万,干掉一个士兵给十万,我余辉什么都不多就是钱多,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拿了。”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兔子还是老的滑,余辉这个恩威并施的方法很奏效,本来那些消极怠战不想卖力的人立即来了精神,一个个都心动不已,蠢蠢欲试。似乎那美好的生活正在想他们招手,金钱就在眼前唾手可得。

余辉看着他们那摩拳擦掌激动的神情暗暗的摇了摇头,因为他始终坚信在金钱,美色等诱惑面前没有点自制力或忘乎所以的人终也难成大器。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有时候我们就需要这样能为钱驱使的人,而那些精明、有头脑、有野心的人我们反而不敢重用。

人就有这么一种奇怪的心理,不是吗?

紧接着,余辉缓缓的走到了坡地后面的一辆越野车旁边,车里坐着的是他重金请来的人,奥兰。此时,奥兰正一脸淡然的敲击着键盘,编写他所谓的能屏蔽卫星信号的程序。

“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好?”余辉有些急切的问道。其实也由不得他不急,时间不等人啊,屏蔽卫星信号是他计划中极为重要的一步,如果没有这一步那他们行动的危险性将成倍增加,而成功率却会大大降低。

奥兰歪头沉吟道:“不要着急,你看这不就好了吗。”

“我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余辉有问道。

“随时。”奥兰自信的回道。

余辉暗喜,只见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问道:“喂,我是余辉,他们到哪了?”

“余总,他们已经进入无人区,估计再有一个小时左右你就能看到他们了。”手机里传来一段死气沉沉的回话。

“太好了,太好了。”余辉放下手机喃喃道:“我等着一天等的实在是太久了。”

……

京北市,158中队驻地正门!

陆啸天背着背包满心欢喜的就要走进他神往已久的158中队,可这时马上过来两个执勤的哨兵拦住了他的去路;“对不起,军事重地,闲人免进。”

陆啸天嘿嘿一笑,拍了拍这个说话哨兵的肩膀。哪知没等他手落,这个士兵却灵巧的闪到一边,紧接着哨兵就要抓住陆啸天的胳膊,看样子是想制服他。

陆啸天心中大惊,同时露出一丝若有如无的苦笑,他知道对方可能是误会他的意思了,以为要攻击他。但让陆啸天更奇怪的是这个部队的士兵怎么都那么敏感,动不动就要擒拿。他陆啸天也是个要脸的人,被干倒一次就算了,绝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不是,丢不起那个人。

只见陆啸天胳膊向右一撤,左手由内而外聚力推出。掌掌相对,两人重重地撞击在一起。不过,陆啸天还是小看了对手,只见人家侧身曲膝一个凌厉的扫堂腿带起阵阵烟尘。陆啸天虽惊不慌,凌空一跃,一个反身踢。

那个哨兵毫不示弱,就看他稳住身形,双腿呈弓字形站立,两手小臂挡在胸前斜上方。

砰!

两人相撞,激起袅袅尘烟。

陆啸天瞅准时机,趁着对方后撤卸力的刹那,一拳抡了过去。他本就擅长散打,故而上肢力量发达。那个哨兵再用双臂去格挡明显落入了下乘。

铛铛!

果不其然,陆啸天的重拳令那个哨兵吃痛脸上的肉皱成一团,显然他是在这一回合的较量中吃了点暗亏,手臂被震得发麻,使不上了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