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70章 遭遇伏击

第七十章 遭遇伏击

如果对方人少还好,他们这一百来号人还能勉强挺住,慢慢等待附近部队的支援。但是如果对方来了千八百的,又采取不要命的人海战术,那他们根本顶不住。倘若对方人员素质高,配合得当,那他们不出十分钟就得被歼灭。

再退一万步讲,就算人家不主动进攻,趴在那里光和你放空枪耗弹药,咱也耗不过人家呀。

被动!太被动了!

兵法讲: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然而面对蛰伏在暗处的敌人,他们一无所知,包括人家的火力部署,装备数量,武器种类,人员素质、数量等等。

这仗没法打了!

这就好像一个手无寸铁的瞎子和一个魁梧且拿着武器的大汉打仗,完全不对等。

更何况人家是以逸待劳,他们是劳师以远,从精神、体力上双方就存在差距。

邱一民脸色阴沉的可怕,这是他押运生涯中少见的阵势,但是现在这个问题还就摆在他眼前等着他去解决。

逃避不是办法!

透过车窗,邱一民看着两边快速向后退去的景色,没由来的眼前一亮,全身一下子充满了动力。因为在刚才他突然想到一个办法,虽然这个办法冒险了点而且还严重违反押运规定,但是出其不意才能得到出人意料的结果,不是吗?

……兰州军区,302师!

此刻,302师师部作战会议上,一个军装整洁威武的中年人面色凝重的说道:“同志们,刚接到上级紧急命令,让我们尽全力协助押运中队通过青海的无人区,但是就在半个小时前押运中队神秘失踪,至今下落不明。此事事关重大,上级命令我们出动一切能出动的力量,务必找到他们,确保他们的安全。”

这时,一个军衔不低的军官问道:“报告,我有个问题。”

“讲!”中年人似乎不愿多说一句话。“那个,押运中队是什么,没听说过呀。”

中年人铿锵有力的说道:“他们是国家一个机密单位,你们不知道也很正常。”

“哦。”这人困惑的点了点头。

“现在没有问题了吧。”中年人目光一一扫过众人:“没有问题我就下命令了。”

“我命令,师直属陆航大队马上起飞空中搜寻押运中队的踪迹,侦察机,无人机全部出动。所有机动力量都给我押上去,地毯式排查。”

……

半小时后,押运车队已经行进到了无人区的腹地,车队始终是沿着一条古道走的,说是古道实在算不上,因为这完全看不出路的影子。看看这里的环境太过荒凉,人迹湮灭,像一块被遗忘的世界。劲风卷挟着地面的沙土,旋转远去,几丛枯干的杂草随风摇曳。整个区域黄沙遍布,这里没有隆起的山脉,没有生命的痕迹,唯有不断移动的沙丘,无尽的死寂和荒芜。

“余总,他们来了。”

余辉顺着手下指着的方向,果然看到了浩荡威仪的押运队伍正朝他们这个方向缓缓开来。余辉脸上尽是兴奋,因为他马上就要完成人类历史上的壮举,他要打破中国人民解放军不败的神话,他的名字将会传遍世界每个角落。被人唾弃也好,被人崇拜也罢,至少人们记住了他余辉。或许明天全球各大媒体新闻的头版头条就是他也说不定。

“兄弟们,待会听我命令,好处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该怎么做我想你们心里都清楚。”余辉有意无意的瞟了瞟他从京北找来的那些帮手。

就在余辉说话的同时,押运车队离他们越来越近了,甚至能听到发动机传出的嗡嗡声。

两百米!

一百米!

随着距离的不断缩短,余辉的心跳不自觉地加速跳动,脸上更是一片潮红。当然,不仅是余辉,其他人也好不了哪去,想想在中国敢干这种事,够疯狂吧,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所以说不紧张,那绝对是骗人的。

所有人的呼吸都在加速,粗重的喘息声沉闷压抑!

还有五十米!

余辉全身的力量终于找到了宣泄点,只听他大叫道:“打!打!”

刹那间,各种枪声哒哒的响起,还有不少人拿着手雷一个劲的朝押运车队招呼。从远处看,车队在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便停止前进,葬身于一片火海之中。

却说邱一民听到枪响的同时脸色微变,立即意识到了什么,只见他虽惊不慌迅速作出反应。之前他已经下过命令了,枪响后各战斗小组可自由行动,寻找最佳位置,相互掩护,交叉反击。这样做不是他不想指挥,而是没有对讲机他实在无力下命令。

因而,当枪响的瞬间,雷同他们就不顾一切的从武装车跳下来,几人的速度之快令人咂舌。只见众人下车后就地寻找有利地势,掩体,洼地,坡地构筑防线。

邱一民下了指挥车顺势跑到了一处较为和缓的坡地,看着相距不足五十米的敌人,他原先和煦的脸庞变得极为阴沉嗜血。这才是一名真正的军人,气质内敛,不怒时是若书生,愤怒时堪比狂人。

邱一民看着对面密密麻麻的人头和强大的火力,很快冷静下来。据他目测对方的人数约是他们的三到四倍,武器精良先进,战术运用的也很好,看得出来指挥这次行动的人也不是个善茬。

邱一民大致的观察一番后,中气十足的叫道:“所有人注意,全部散开,呈扇形分组进行梯次反击。”

顿时,接到邱一民命令的人立即动了起来,秩序井然的想两边分散延伸,宏观上就是以一种弧形对远处的敌人展开半包围。

再看处在双方中间的押运车辆被无数手雷狂轰乱炸,火箭筒一个接一个的击中车身,机枪、冲锋枪此起彼伏,不要命的倾泄在车上。车身遭受如此重击很快燃起了熊熊大火,浓密的黑烟随风弥散,呛得人喘不过气。

事实上余辉并没有主动攻击押运人员,因为他的目的是炸毁MK67水雷,只要做到这一点就好。当然了,为了压制或者说牵制住押运队员的火力,他特意安排了他从京北找来的那些帮手去和押运人员纠缠。说白了就是放空枪烧子弹,缠住押运人员让他们脱不开身,给攻击车队的人赢取足够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