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72章 杀鸡儆猴

第七十二章 杀鸡儆猴

那么究竟龙哥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幕呢?

只见龙哥放眼望去,目光快速在众人身上掠过。此时他带来的这三百来号兄弟里,居然有近十分之一的人正在犯毒瘾,更有甚者已经开始吸食起来。只见他们一脸享受的吸食着xx,不时发出**的哼唧或呻吟声,xx在锡纸上一点点化作烟雾,随风而去。

不过由于风太大的缘故,那些吸食者又不得不相互挤在一起,用身体挡住劲风,以免那比金子还珍贵的xx被风吹走。

这他妈的哪里还有打仗的样子?不要人动手自己就先倒下了。

说到这里,我不禁又想起了我国近代史的耻辱,鸦片战争。这场中国和西方列强的第一次碰撞为何我们会败的那么惨?除了制度上的腐朽和统治者的昏庸,和这万恶的鸦片也有脱不了的干系。

鸦片这个东西不知道掏空了多少好男儿的身体,摧毁了多少爱国志士的斗志,多少人为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但惨痛的教训并没有让国人从蒙昧中觉醒,他们依旧沉迷在吞云吐雾的快意之中。

好不容易出了林则徐吧,还被幕后掌权者借机发配新疆,孤老终生。一个延续了数千年的伟大民族,一个创造了无数璀璨文明的民族,在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鸦片的侵蚀下沦落为别人殖民地,沦落为被别人恣意**的奴隶。

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每想起这些无不痛心疾首,遗憾惋惜!

“妈的,都是废物,一群废物。”龙哥见此景也知多说无益,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道:“都他们的快点吸,不知死活的东西。”

几伙吸粉的人听得龙哥的默许吸得更卖力,而且还有不少没犯毒瘾的人也加入其中,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谁还有心情去打仗啊。

然而,这边的异常很快引起了余辉的注意,他怎么也想不通都到了这个当口那些混蛋居然还有闲情雅致吸xx,真是不知死活。

但同时,他还有种被人愚弄的感觉。因为他曾经听人说过,一个好的毒贩子是不吸毒的,一个好的老鸨是不会坐台的,因为他们就是干这行的,深知其中的厉害。

事实上白云生这个大毒枭确实从来不吸毒,毒品在他眼里就是慢性毒药,在不知不觉中置你于死地。每次欲仙欲死的享受过后就是无尽的空虚,超越现实的幻想,让人迷失自我,堕落沉沦。

余辉怒从心起,端过手中的冲锋枪对着龙哥那边就是一阵狂扫。当然了,余辉不是要杀了他们,而是要震慑一下,免得出更大的乱子。

枪声回荡在耳边,原本几伙正在享受的数人看着身边被子弹激起的阵阵烟尘吓得不知该怎么才好,一脸苍白的望着远处的余辉,眼中的畏畏缩缩好像在问余辉为什么。

当然了,有胆子小的就有胆子大的,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的是出头鸟。只见一个身材还算魁梧的男子站起来,一副轻蔑的指着余辉:“余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过河拆桥?要不是白哥……”

这人话还没说完就被余辉手中的冲锋枪给吐噜成了马蜂窝,临死前脸上还挂着难以置信,余辉竟然真敢向他开枪。

同刻,几个欲要上前打抱不平的人也被余辉身后那几个穿着黑西服的中年人无情射杀,鲜血飞溅,染红了一片土地。

霎时间,气氛骤然压抑起来,双方各怀鬼胎,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余辉锐利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我告诉你们,既然来了这就得听我的,妈的,要是再让我看见谁给我玩捉迷藏,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就别怪我不近人情。”

余辉顿了顿又说道:“我的钱不是白拿的,那些钱都是用命,用鲜血换来的,想不劳而获,滥竽充数都省省吧。”

“听着,现在你们几个都给我往上冲,冲破对面的防线,快点。”余辉和他身后的黑衣人用枪指着刚才那几个搭帮吸粉的人。

龙哥本来想上去劝两句的,但最终他放弃了。龙哥知道余辉这是要杀鸡儆猴,谁的面子都不会卖。他不是鲁莽之人,也知道现在撕破脸皮对大家都不好,这个时候起内讧只能便宜解放军。要怪只能怪这几人的命不好,撞到枪口上了。

龙哥犹豫了片刻后,决定先暂避锋芒隐忍一下,牺牲几个人没关系,反正于大局无关痛痒。于是他端起手里的机枪指着那几个吸粉的人:“妈的,余总让你们几个冲上去没听见吗?快点,否则别怪兄弟翻脸不认人。”

这一下可苦了那些吸粉的人了,本来他们还指望龙哥能给他们出头,哪怕说说情也好啊,但是他们万万想不到龙哥非但不帮他们,还落井下石,这就是平时称兄道弟的哥们?

被龙哥吓懵了的那些人知道今天他们是难逃一死了,对面火力那么凶悍,让他们现在冲出去,那和送死没什么区别。可话又说回来了,你不去,人家的枪口就顶在你脑后,你还有选择吗?什么选择都没有!

你冲上去是死,不冲上去也是死,左右都是死,与其死在自己人手里,倒不如死在冲锋陷阵的战场上,最起码图个心里慰藉。

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死寂中也不知是谁突然大叫了一声:“兄弟们,我先走一步,来世再做兄弟。”这人说着癫狂般的冲了出去,受他话的感染,那些游离不定的人也暂时忘记了对死的恐惧,随他一同冲了出去。

哒哒!

对面一排密集的火力扫过,几十人不甘的倒在了血泊中,无一人生还。这就是战争,毫无规则和感情可言,你越怕死反而死的越快。

而经过了余辉这么一整,龙哥他们很识趣的安分了下来。所有人都把心中的苦闷和愤怒发泄到了对面的押运队员身上。无数炽热的弹壳掉落在地上,枪口喷射出的火焰似要把枪管熔化,枪膛的温度不断升高,很快就要到了负荷的极限。

远处几个端着M40A5狙击步枪的黑衣人不停的扣动扳机,在他们的瞄准镜里目标并不是人,而是押运卡车的油箱和发动机等重要部件。

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压制押运人员的火力,最好能干掉负责此次押运的指挥官。可现实与计划相差太大,负责押运的人员既不拼死保护押运标的物,也没有任何反击的样子,就是躲在掩体,坡地后面耗时间。

好吧,狙击不到押运负责人,他们又想退而求次狙击普通的押运人员,但是汽车燃烧升起的黑烟严重影响了他们的狙击视线,而且这里的风速又忽大忽小无形中给狙击造成了相当大的阻碍,所以他们多次尝试无果后就放弃了原来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