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77章 新的队友

第七十七章 新的队友

却说余辉自杀后没多久,邱一民便带人从坡下冲了上来。冲上来的邱一民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余辉,又看了看满脸遗憾的雷同。

雷同见邱一民上来后立即收枪立正,道:“报告邱队,这人……刚刚自杀了,其他人无一幸存,全部阵亡。”

都死了!

邱一民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他的事自然会有人去调查,我们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

“对了,雷同,你没受伤吧?”邱一民顿了顿问道。

“报告邱队,我没有受伤,就是头有点晕。”雷同不以为意的说道。

邱一民正色道:“好样的,你先下去休息吧。”

……

这里的战斗刚刚结束没多久,邱一民就得知装有水雷的押运卡车安全无事,现在水雷正处于302师的绝对保护之下。听到这个消息邱一民才露出了一丝由衷的笑容。这几天他们那高度绷紧的神经终于能放松一下了,那块压在心头的石头也没了,邱一民感觉浑身舒爽,说不出的惬意。

说实话邱一民这次算是赌对了,要不然敌人的阴谋可能就得逞了。不难想象在那种猛烈的攻击之下,水雷肯定会被强制引爆,而一旦水雷被引爆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一切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事实证明,在有些情况下适当的变通和根据事情的变化来做出某些超出规则之外的调整是很有必要的。事实也证明,出人意料的策略或者说方法确实能取得非凡的结果,而抱陈守旧只有死路一条。

青海一战,158中队无一人阵亡,出色的完成了上级交付的任务。这其中有很多值得人们思考的东西,也暴露了很多问题,更让人感到了莫大的压力。倘若下次再遇到余辉这种劲敌他们还能这么幸运吗?

当然了,任务完成后,158中队受到了上级首长的褒奖和肯定。特别是第二小队的第七战斗小组在战斗中的英勇事迹更让人拍案叫绝。

在表彰大会上,雷同因出色的指挥和精妙的谋略打乱了敌人的部署而荣获二等功,他所领导的第七小组荣获集体一等功。

雷同参加完嘉奖大会后,第一时间就去了薛秉峰的墓前,他迫不及待的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薛秉峰,而那枚沉甸甸的勋章也放在了墓碑上,这是雷同证明自己能力的东西。他想告诉所有人薛秉峰当初的那个选择没有错,他雷同可以成为一名最优秀的押运队员,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始罢了。以后每次雷同执行完任务后都会来这里陪薛秉峰聊聊天,直到有一天他也躺在这一片温热的土地上。

……

危险终究是过去了,所有参加此次水雷押运的士兵都感觉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幸运的是他们还活着。

而雷同他们经过了青海的这一趟折腾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安乐窝,没说的先好好睡上一觉,他们这一睡就睡了小半天。直到第二天太阳晒屁股才满不情愿的爬起来。

要不是肚子咕咕叫,他们还能再睡半天。

然而对于雷同他们这种做法邱一民也没说什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其实这并不是说邱一民心软了,而是青海之行他们真的太累了,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上午十点左右,雷同他们吃完饭闲的无事正在宿舍聊天打屁,却不想参谋长周吉森和中队长邱一民两位大佬一同走进了了他们宿舍。

“报告参谋长,邱队,第二小队第七小组正在进行政治思想学习,请指示。”雷同见邱一民进来后马上收起笑容煞有其事的说道。

邱一民瞥了雷同一眼:“行了,别跟我打马虎眼,你们那点破事当我不知道啊。”

“嘿嘿。”雷同无奈的笑道:“还是邱队了解我们。”

“下不为例。”邱一民收起笑容。

“是,保证不再犯。”看雷同这个样子比立军令状还认真,但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邱一民点了点头,然后身子向右一偏让出了后面的视线:“雷同,这是上级给你们第七小组派来的新兵,陆啸天。”

没错,这个陆啸天自然是被雷同在海州人民银行前削了一顿的那个陆啸天。他第一次来这里便以一手绝妙的电脑技术在158站稳了脚跟,博得了大家的认可。可以说他间接的支援了邱一民在青海的战斗行动,为302师搜索他们的位置作出了极大的贡献。在表彰大会上本来也有他一个位置的,但是陆啸天拒绝了。按他的话说之前他还不是158中队的一员,直到有一天他能成为这里的正式一员后,他才有资格接受表彰。

陆啸天心里很清楚在这个部队他还只是一名过客,一个可有可无的战士。他想融入这个集体还需要很长时间,特别是融入雷同他们当中更需要不断的磨合。

当然了,除了这些原因之外,他还觉得这个嘉奖他要接受了就受之有愧。因为他知道凭自己的真实实力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打败对手的。但是他还真不明白为什么两人正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对方突然就放弃了所有的抵抗,任由他攻击。

其实这个事情若追究起来还跟雷同他们有关,更准确的说跟张海明扔的那颗手雷有关。正是张海明无意中扔的那颗手雷干掉了奥兰,从而帮助陆啸天打败了对手。

“你就是雷同?”陆啸天听到邱一民叫这个熟悉的名字,又看了看雷同的脸庞问道。

对于雷同这个名字他一直放在心上,因为雷同是他兄弟何云的救命恩人,那就相当于他的救命恩人,所以他一直很上心。但陆啸天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心目中的救命恩人的光辉形象居然是这个打了自己一顿的家伙,这也太巧了吧。他左看右看也实在无法将雷同和救命恩人联系在一起。但事实就是这样,尽管他不情愿也只好接受了。

这边雷同看到陆啸天的那一瞬间也微微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便恢复了正常,一脸戏谑的反问道:“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怎么你是来找场子的吗?”

“我……”陆啸天没想到雷同上来就给他个下马威,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我现在是来当兵的,不过场子我早晚会找回来的。”

“哦?是吗?”雷同发出了邀请:“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们就比划一下吧,我看你见到我心里很不爽啊。”

“现在?”陆啸天皱了皱眉头。

“对,就是现在。”雷同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讥讽:“怎么,你不敢呀?”

“我不敢?我有什么不敢的,比就比,谁怕谁啊。”可怜呀,陆啸天不知不觉中就中了雷同的激将法。

走!走!

两人针锋相对说着就朝外面走,站在旁边的周吉森本来想制止他们这种胡闹的行为的,但却被邱一民拉住了。周吉森疑惑的看了邱一民一眼,虽然他不明白邱一民为什么放任他们不管,但他知道邱一民心里肯定有自己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