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78章 不服就打

第七十八章 不服就打

158中队演武场!

这个演武场在158中队的西南方向,占地极大,仅次于平时训练的操场。虽然此时已是冬季,但放眼望去演武场上却依旧绿油油一片。这并不奇怪,因为演武场里种植了大量的常绿草,这种草依地而长,尤为耐寒。其草叶细小柔软,四季常绿,铺在地上一层又一层的特别适合演武场这种经常有人摔打的地方种植。一来,美化环境,二来防止摔伤。

“你叫陆啸天是吧?”雷同来到演武场站定,满脸笑容的说道:“说说吧,想比点什么,我随你挑。”

陆啸天轻哼一声:“近身格斗,敢不敢?”

“近身格斗?”雷同笑意更盛,他甚至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故意要输给自己,近身格斗可是他的强项:“你确定要比这个,我劝你还是换一个吧。比如打靶什么的。”

“少废话,我看你是怕了吧?”陆啸天见雷同推三阻四的还以为自己找到他的软肋了呢。

“对,我是怕了,怕你输得太惨。”雷同不住的摇头,一副同情的神色。

“自以为是,来吧,还是手下见真章好了。”陆啸天一听雷同那种老气横秋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虽然他也知道雷同狂妄有他狂妄的资本,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山更比一山高好吧。

陆啸天感觉雷同简直是太嚣张了,嚣张的有点过火了,所以今天他打算拼尽全力杀杀雷同的锐气,以后也好在他们当中混。陆啸天想着便摆开了架势准备和雷同大干一场。

“好吧,既然你执意要玩这个待会就不要后悔。”雷同见陆啸天铁了心要比近身格斗也不再多说。

陆啸天冷哼一声,只见他身子突然向前一跃,如一头猛虎般扑向雷同。

横扫千军!

陆啸天快速跑到雷同面前上来就是一个扫堂腿。

雷同站在原地看着气势汹汹的陆啸天微微的摇了摇头,只见他脚步轻挪,稍稍向后退了小半步,轻而易举的化解了陆啸天的攻击。

陆啸天见雷同躲开了自己的攻击并不感到有多少意外,这在他的预料当中。若是雷同躲不开他才觉得奇怪呢。

一击未中!

陆啸天毫不气馁,就看他力道一转,单手撑地,侧着身子,双脚快速向前进攻雷同的中路。

雷同嘴角勾起一丝耐人寻味的弧度,这次他没有避开,而是选择面对。就在陆啸天马上要如愿以偿的片刻之间,雷同猛然抬脚踢了过去。

砰!

两人的肢体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碰撞产生的反推力被雷同轻松卸去,除了右脚朝后退了一步,他整个人还是在原地,一动未动。

而反观陆啸天也不赖,好歹是拿过奖的人。就在和雷同碰触的那一瞬间,他一个反身侧翻,借着反推力起身站在了距离雷同五米左右的地方。

第一回合,看似不分胜负,实则不然!

看的出来雷同明显要技高一筹,因为整个格斗过程中他一直都不曾主动攻击,只是在防御。

“力道是够了,可惜速度还差了点。”雷同负手而立,淡淡的笑容挂在嘴角:“再来,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面对雷同轻蔑的眼神,陆啸天气得直咬牙。但他还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因为愤怒不会让他赢得胜利,反而会影响他的发挥。不得不说雷同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刚才雷同的话在他眼里是狂妄,目中无人,到现在他觉得这是一种自信,绝对的自信。

此刻陆啸天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了,之前还信心满满的他产生了动摇。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前兆,有一位名人曾经说过,即便你败了,也不要让对手把他的思想植入你的心里,哪怕是一点点都是致命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两个高手过招,实际上呢,他们的实力不相上下。但是如果有一天一个人突然打败了另一个人,我们暂且不说他用的是什么办法,光明正大也好,卑鄙手段也罢。那个胜利者只要在对手的心里种下一颗强者的种子。今后就算那个失败者实力高于那个胜利者他依然会败,因为他心理会一直暗示自己不是那个人的对手,自己曾经是他的手下败将。

所谓攻城者,攻心为上,攻城为下,高手过招亦是如此。

很不幸陆啸天就已经对雷同产生了恐惧,或者说是一种仰望的心态。高手过招中首先要保持一颗平静的心,劲由气出,气由神走,神由心变,陆啸天的心乱了,注定他要失败。

不知是过了多久陆啸天才勉强平复下心情后便开始观察雷同的身法,可是看了半天他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雷同站在那里就像一顶大笨钟,静立天地,毫无破绽。

雷同不动,陆啸天也不敢动!

其实雷同不动是怕自己露出破绽,因为人只有动才有可能露出破绽,这就像一个残疾人和正常人都站在那里,他们若是不动谁能分得出残疾或是不残疾?所以我们常说的以不变应万变就是这么来的。

再举个例子,我想大家都有过考试的经历。若是有人想考试作弊,他可能会选择在监考老师活动的情况下进行,倘若监考老师站在讲台上眼睛望着下面一动不动,那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再做小动作了,否则很可能被抓着。

那么我为啥说监考老师动了,我们才有机会作弊呢?

因为只有他动了才会露出破绽,才会走神,才会在他注意不到的地方产生一个极短的时间差,而作弊就是要利用这个时间差。

“邱队,你怎么看?”正在雷同和陆啸天都看着对方不敢动手的时候,一旁观战的周吉森突然转头问道。

“什么我怎么看?”邱一民笑着。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周吉森急了:“当然是他们谁能赢咯。”

邱一民微微一笑:“很简单,雷同必胜无疑。”

“这么肯定?”

正在周吉森疑惑的同时,陆啸天和雷同之间的战斗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沉寂许久后,陆啸天终于沉不住气了!

只见他鹰隼般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怡然不动的雷同,扑了上去。

“急功冒进,自乱阵脚,心浮气躁,必败!”这是雷同给陆啸天的评价。

而就在雷同思索愣神的片刻功夫,那陆啸天已经来到他的身前。只见陆啸天臂膀发力,青筋顿时鼓起,肌腱膨胀,一个重拳抡了出去,拳风丝丝,直取雷同首级。

雷同看着陆啸天打过来这一拳,不慌不乱。就看雷同侧头稍偏,身子在原地旋转了一个半弧,就这么的躲过了陆啸天的攻击。

陆啸天一击未果,也不沮丧,而是以最快的速度收回胳膊,同时反手又抡出一拳。

雷同如法炮制,又一次躲开陆啸天的拳头。

与此同时,陆啸天借着雷同躲开自己的拳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抬腿攻击雷同的下身。这一腿威力着实不可小觑,雷同要是被他踢中了,即便不受伤也得难受半天。

危机逼近,这时候雷同展现了他非凡的应变能力。

只见雷同下半身微微向后弯曲,上身前倾,整个人似乎成了一张蓄势待发的弓弩。陆啸天腿踢来的那一瞬间,雷同跟着他抬腿,两人你来我往,看似游鱼戏水,实则危机四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