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81章 剽悍涵溪

第八十一章 剽悍涵溪

“医生,他没事吧?”林涵溪指着刚做完检查的陆啸天。

“哦,没多大问题,休息几天就好了。”医生说着又瞥了一眼坐在那里漫不经心的陆啸天感慨道:“你们年轻人呀就喜欢太争强好胜,不过我劝你最好量力而行,以后和人打架打不过就别硬撑着,用句江湖的话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来日方长嘛,何必与人家争一时之高下?”

医生说着又叹了口气:“你看看你身上的伤,虽说不重,可也不好受不是。”

陆啸天听着医生那宽心的话不禁傻笑两声,这根本就不是争强好胜的问题,而是脸的问题。别人都打你脸了,你不打回去还能叫男人吗,咱不蒸馒头争口气好吧,陆啸天自认为还没有那么博大的胸怀。

林涵溪见陆啸天半天也不开口说话,便问道:“对了,你叫什么?”

“报告首长,我叫陆啸天,是第二小队第七小组的新兵。”

“你是第七小组的?”林涵溪诧异的打量着陆啸天,一时间对他的兴趣大增。

“是的,首长。”

“哦,你是新来的吧,我看你挺面生的。”林涵溪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陆啸天脸色一正:“是的,首长,我前几天刚到,所以还不认识首长弄了个笑话,首长您千万别介意,我真不是故意的。”

林涵溪一听陆啸天的解释就不由地想到他叫嫂子的时候,想着想着林涵溪的俏脸越来越红润:“你叫陆……陆啸天是吧,别首长首长的叫啦,我是你们的指导员,以后叫我指导员就行了。”

“是……首,不对,指导员。”

嗯!

林涵溪嫣然一笑,如寒风中盛开的鲜花,惊世骇俗,动人心弦。陆啸天差点看呆了,人都说高手在民间,他觉得美女在军队啊。脸蛋什么的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林涵溪身上的气质,灵动中带着些许的威仪,端庄大气,亲切自然。

“你看什么呢?”林涵溪见陆啸天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那样子就像乞丐看到了满汉全席。

“啊,没……没什么。”陆啸天神色慌张,就像一只偷腥的猫被人当场抓住。

“陆啸天,下面我问你话你要如实回答我,不许隐瞒。”林涵溪扯来扯去终于扯到了正题,刚才说了那么多的废话都是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让陆啸天放下或减少对自己的戒备。

“指导员,你问吧,能告诉你的我一定告诉你。”对于林涵溪这种美女,陆啸天还是颇有好感的。

“那好,我问你,你和雷同有误会吗?”林涵溪不愧为指导员,这句话问得很有讲究,她不说两人之间有过节,而是说两人有误会。误会,过节,这一词之差意思可大不相同。

“指导员,我和他没误会,刚才就是在相互切磋而已。”很显然陆啸天不打算告诉林涵溪实情。一来他刚认识林涵溪还不到一天,不可能向她敞开心扉。二来他是真不想让外人插手他和雷同之间的事,尤其林涵溪还是个女人。

林涵溪将信将疑的看了陆啸天一眼,语气中满是质疑:“没误会,不可能吧,你是不是在骗我?”

“没有。”陆啸天目光真诚无比。

“哦,那我暂且信你好了。”林涵溪想了想又说道:“可是雷同把你打得那么惨,你不会找邱队打小报告吧?”

“不会的。”陆啸天暗自腹诽难道自己看着就像那种人吗?

“那你不会找雷同麻烦吧?”

“那不能够。”陆啸天可不是傻子,雷同不找他麻烦他就烧高香了,再让他去找雷同麻烦,这不是纯找虐吗。

其实陆啸天现在还真有点忌惮雷同了,想想刚才和他过招都有些后怕,他是真下的去手啊,招招不留情。

“这可是你说的啊,到时候不许反悔,要不然我是要教训你的。”林涵溪说着还挥了挥粉拳,似乎生怕陆啸天不相信。此刻林涵溪的动作再加上她那刻意露出来的凶色,真是可爱至极。

陆啸天没说话,他看着林涵溪的拳头,心里暗想就你还教训我,给我捶背还差不多,力道刚刚好。

林涵溪察言观色可谓是细致入微,虽然陆啸天不以为意的神色只是一闪而过,但还是叫心细的林涵溪捕捉到了。

林涵溪心中不忿:“不相信是吧,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林涵溪说着一记拳头直取陆啸天的胸口,动作果断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陆啸天心中大惊,这女人为啥如此剽悍,说动手就动手,也不提前打声招呼。陆啸天有心躲开林涵溪的拳头,可是由于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所以反应就慢了一拍。而这一点正好被林涵溪钻了空子,无奈之下陆啸天只好退而求次忍着疼痛将上身向后一仰,险险的避开了林涵溪的攻击。

林涵溪一击落空,反手再打。

不过吃了刚才的暗亏后,陆啸天早有防备,他有心反击吧,奈何对手是个女人,是个女人就罢了,她还是个职位比他高的女人,要知道惹怒女人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所以陆啸天不敢和林涵溪硬碰硬,只能先挑开林涵溪的拳头。

哪知事情的发展并不像陆啸天预料的那样简单,因为就在林涵溪攻击再次落空的那一瞬间。林涵溪突然发难,此刻那柔若无骨的玉手猛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

只见林涵溪手掌化成鹰爪状,在陆啸天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便锁住了他的肩膀,同时林涵溪灵巧的身子向后一移,陆啸天的胳膊就这样被林涵溪死死钳住,动弹不得。

“我居然被一个女人摁倒了?”陆啸天彻底凌乱了:“哎,哎,指导员你轻点,疼,疼啊。”

林涵溪得意的哼道:“服不服?”

“服,服,指导员你先松开我,疼啊。”陆啸天的软肋被林涵溪戳到,他只能顺着林涵溪的心意,现在林涵溪让他向东,他绝不向西,让他撵鸡,他绝不赶鸭,那真是百依百顺。

不过陆啸天再次听到服不服这三个字的时候心里那真是复杂呀,甚至有种吐血的冲动。这三个字咋就那么耳熟呢,因为他一天之内连续听了两遍服不服,这个部队的人都太暴力了,太凶悍了。想当初他陆啸天在原来的部队也是响当当的一条汉子,谁敢在他面前问服不服?唉,时过境迁,虎落平阳啊。

这一刻,陆啸天终于明白雷同为啥那么生猛了。因为在这里你不生猛不行啊,就拿林涵溪来说吧,千万不能被她恬静的外表而迷惑,因为那都是假的。只有现在的她才最真实,十足的女汉子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