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82章 身份败露

第八十二章 身份败露

林涵溪死死的锁住陆啸天的肩胛骨:“快说,你服不服?”她说着手上的力道又加了几分。

“指导员,我……我服了,我服了。”陆啸天苦着一张脸。

“服了?我听你的话怎么感觉口是心非啊,糊弄我的吧?”林涵溪不依不饶的问道。

“那个指导员,我没糊弄你,你先松开我成不,我这真疼啊。”陆啸天和林涵溪打着商量,女孩子嘛,要多说些好话。

但不成想林涵溪根本不吃陆啸天这套,她可不是外面那些初入社会的小姑娘了,哄哄就行。当然了,林涵溪也不能把事做的太过,这个度她要把握好,其实她做这件事的目的是在陆啸天心中树立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形象,以后能镇得住陆啸天:“你说,你以后还敢不敢再小瞧我?”

“不敢了,不敢了。”陆啸天连连求饶,心里有苦说不出,这都什么人啊。

“哼,下次再犯,看我怎么收拾你。”林涵溪说着便松开了陆啸天那已经被蜷成麻花的手臂。

陆啸天重获自由,赶紧活动了一下发麻的手臂,骨头转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让他一阵舒爽。其实,陆啸天也在心里暗暗鄙视林涵溪,要不是他有伤在身,行动不便,哪能让你占那么大便宜。

还下次,没有下次了。

当然了,他也在惊讶林涵溪这不错的身手,很林涵溪显然是练过的,那可不是三脚猫的功夫,没有个三五年根本不行,所以从这一点来看他还是很佩服林涵溪的,至少林涵溪不像他印象中的指导员,只会磨嘴皮子,说大道理。

“好了,我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该做的事也做完了,我要先走咯。”林涵溪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随即她又上下打量了陆啸天一番,努了努嘴:“我看你也不像受伤的样,那个明天早操别要让我看见你迟到,要不然,你懂得。”

林涵溪轻哼着,像一位打了胜仗的将军似得走出了医务室。陆啸天看着远去的林涵溪,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一个雷同就让他大伤脑筋,再来一个奇葩的指导员,这还让人过吗?

……

新疆东突训练基地!

自从境外恐怖分子高层赤尔西接手东突的相关事宜后,他就在东突内部展开了大清洗,相当一部分人被安上各种罪名处以极刑。其实不管他们是冤枉的,还是罪有应得,只要赤尔西一句话他们就得死。

而不知是赤尔西别有用心还是他无意为之,那些所谓的有“问题”的基地成员在行刑时都要当众进行,还叫人必须去观看,颇有些杀鸡儆猴的味道。

对于这种血腥残忍的画面方雅萱已经看好几次了,她再强终究还是个女人,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她实在搞不明白这个赤尔西在玩什么花招。但凭一个女人的直觉,方雅萱觉得这些事没那么简单,所有的一切更像是专门做给她看的,说白了就是在警告她。

没错,方雅萱越想这种感觉越强烈。

其实方雅萱很清楚赤尔西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而种种迹象也表明她的猜测确实是对的,所以她已然做出了最坏的打算。

现在方雅萱考虑的不是赤尔西会不会对她动手,以何种方式动手。方雅萱更担心的是她该如何应付赤尔西的审问。

赤尔西!赤尔西!

一想到要面对赤尔西方雅萱心里就一点底都没有,更麻烦的是她在赤尔西面前是绝对不能说错一句话的,别说是一句话哪怕是一个不正常的神色,都会使她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到时候,身份暴露都是小事。

但即便是意识到了危险一点点逼近,方雅萱也没有畏惧,因为害怕没有用,只有想办法解决问题才行。事实上虽然方雅萱做出了最坏的打算,但她不得不承认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她很清楚只要自己挺过了这个难关,那她就能真正的取得他们的信任,进入其核心高层,接触到她以前接触不到的东西和秘密。

这个对她很重要,对整个国家更重要。

然而,当方雅萱把这个决定反馈到上级后,上级直接否决了她的建议,并要求她想务必办法摆脱敌人的控制,马上回组织报到。

但是方雅萱不甘心,她坚决要求留在这里继续潜伏任务,把最后一滴血流进祖国的土地。

方雅萱出现这样的情绪谁都没料到,而负责与之联系的线人也只好向直接负责此事的公安部部长金庆忠请示。

可是金庆忠也是左右为难!

不过还好就在金庆忠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神秘的电话让他最终下定了决心,命令方雅萱继续留在东突执行未完的潜伏任务。

那么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呢?

答案很出人意料,这个电话是由军方参谋部的沈佳云亲自打来的。沈佳云电话里说的很清楚,他支持女儿的任何决定,因为方雅萱首先是一名军人,其次才是他的女儿。他不可能为一己私利而置国家利益不顾,那样他还有什么资格再穿着那身军装?

就这样,方雅萱顶着巨大的压力继续在敌人的心脏里潜伏活动。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方雅萱也隐有预感最关键的时刻就要来了。

果然,赤尔西没有让她失望,方雅萱提心吊胆的日子没过多久,她的父亲买买提·巴特就找到了她。

方雅萱有点迷惑,不是赤尔西审问吗?怎么变成巴特了?当然了,不管是谁来,她都做好了准备。因为在这之前方雅萱又把自己做过的所有事又滤了一遍,没发现自己露出多大的破绽,赤尔西要想根据这些根本拿她没办法。所以只要她在回答他们提问的一些问题时,回答的合情合理,应该没多大问题。

“思樱,你来啦?”方雅萱刚走进一间光线昏暗的屋子耳边就响起了巴特那嘶哑的声音。此时,巴特就站在方雅萱面前,一脸笑容,亲切和蔼的脸庞让人如沐春风。如果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有多么善良,多么亲切呢。而实际上巴特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阴险狡诈,无所不用其极。一旦他知道了方雅萱的真实身份那他肯定会辣手摧花,绝不留情。

“父亲大人,女儿来了,不知父亲找女儿什么事?”其实什么事方雅萱心里再明白不过了,但她明白归明白,形式还是要走走一下的。

“思樱,我的女儿,我们应该好久都没像今天这样面对面聊天了吧?”巴特露出一丝惆怅,不知是真情流露,还是刻意伪装。

“是啊,父亲大人,我们已经有十几年都没像今天这样站在一起说话了。”方雅萱悠悠的说道,此刻她显得是那么的孤独,那么的哀伤,让人不由地心生怜惜。

“哦,十几年了?你记得真清楚。”巴特顿了顿,语气变得更加温和:“思樱,还记得你生日吗?”

生日?

方雅萱心中很是不解,巴特这是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