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84章 一波三折

第八十四章 一波三折

面对巴特的厉声质问,方雅萱慌了神,这一刻她感觉从未有过的紧张。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方雅萱真的有些承受不住那么大的压力了,那种沉闷的感觉让人窒息。

这一刻,方雅萱茫然无措!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雅萱突然又想到了她这一生的挚爱雷同说过的一句话:“当你不确定一件事的答案对不对时,不要受外界干扰,要相信第一感觉。”事实上人在无意识判断分析事情时,根本不需要经过大脑处理事情中出现的漏洞或者说问题,感觉会给你一个正确的答案。

但是有人要问了,我做人做事一直是跟着感觉走的,为啥老是出错呢?我想这一点在考试蒙选择题的时候体现的尤为明显,我们会说看着哪个像就选哪个,感觉嘛。

其实感觉是不会错的,你答案错了是因为那不是你的第一感觉。

其实所谓的第一感觉或者说直觉,它们给你的正确答案在你脑子里停留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不足千分之一秒,一般人根本捕捉不到。所以当你错过了这个时间,再根据自己的感觉去判断事情时,错了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此时此刻,方雅萱就毅然选择了相信雷同,相信他说的那句神乎其神,模棱两可的理论,而在决定生死命运的时候,这是一个女人对心爱男人的依赖。

事实上连方雅萱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对雷同就是一种盲目的信任。

只见方雅萱定了定神,婉而笑道:“父亲大人,您是不是记错了?女儿额头上可从没有什么胎记。”

方雅萱脸上虽是笑容依旧,实际上她心是扑通扑通直跳,全身的神经都绷了起来。此刻,方雅萱已经做好了随时动手逃跑的准备,只要巴特有一丝异常的反应,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向巴特出手。

嘀嗒嘀嗒!

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漫长!

巴特听完方雅萱的解释后,良久没有说话,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方雅萱那波澜不惊的笑容:“哦?没有胎记?怎么会呢,我记得你额头明明有的。”

“父亲大人,您可能记错了,女儿额头上何时来的胎记呀。”方雅萱连忙应道。

唉!

巴特摇了摇头:“可能是我记错了吧,看来我真是老了。”他说着语气中尽是沧桑惆怅,颇有些英雄迟暮的悲凉凄苦。

当然了,你别看巴特装的跟真的似得。刚才,若是刚才方雅萱答错了,那现在倒霉的就是她了。

没错,方雅萱赌对了!

巴特说什么她女儿买买提·思樱额头有块胎记根本就是假的,所谓兵不厌诈,就是如此,幸好方雅萱没上当。

如果刚才方雅萱不是回答的那个答案,而是为自己额头上没有胎记而辩解,那么她现在是不可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最好的结果也得是狼狈的离开。

不得不承认,巴特这招玩的够狠的,搁普通人身上恐怕早中招了,可惜他遇到了方雅萱。

“父亲大人,您还有什么要问女儿的吗?”方雅萱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她甚至已经看到胜利在向她招手了。方雅萱觉得连刚才那么危险的问题她都能糊弄过去,相信别的事也不在话下。

这边巴特听了方雅萱的话不由地露出一丝亲切如风的笑容:“思樱,我没什么要问你的了,你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吧。”

巴特自以为他还保持着一个父亲的光辉形象,不过这个时候的他在方雅萱眼里却感觉特别恶心。

“父亲大人,您就不问问关于哈努的一些事?”方雅萱试着问道。其实她也不知道此刻自己说这句话到底对不对,但是出于一个女人的直觉,她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走出这个房间,因为巴特对她的怀疑还是没有解除。

巴特听了方雅萱的话愕然一愣,很显然他也没想到方雅萱会主动提起这个敏感的话题,所以无形中他对方雅萱的怀疑就减少了一分。只见巴特大嘴一咧道:“思樱,我调查外面那些人是因为我对他们不信任,可是你不一样,你是我的女儿,我能不相信你吗?”

“谢谢父亲大人。”方雅萱看着巴特那道貌岸然的嘴脸,心中冷笑不已,但她对巴特的不满却不敢表现在脸上。

“嗯,你是我的女儿,哪有女儿和自己的父亲说谢谢的,好了,你不用多想,快回去休息吧。”巴特开口说道。

方雅萱朝巴特鞠了一躬以示尊敬:“那父亲大人,女儿就先走了。”

巴特微微颔首!

方雅萱说着便转身离去,但她总感觉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她越离巴特越远,这种感觉不安的越强烈。

果然,就在方雅萱背对着巴特走到门口刚想离开的时候,巴特那嘶哑却浑厚的声音突然喊了一个名字,但就是这个名字差点没把方雅萱吓死。

“方雅萱!”巴特死死的盯着方雅萱的背影。

试想一下,在你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突然有一个人在你背后叫你的名字,你肯定会下意识的停下正在做的动作甚至转过去答应一声,看看那个叫你名字的是谁。

方雅萱也是如此!

当巴特叫她真名的那一瞬间,她差点就转头答应了。不过幸亏她反应还算快,硬生生把到嘴边的:“干嘛?”给咽了回去。

当然了,虽然方雅萱没把“干嘛”这句话说出口,但她还是在巴特叫她真名的时候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方雅萱这回是真怕了,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再次绷了起来,这短短的时间里她感觉比一个世纪还漫长,三番两次的心理打击真让方雅萱有点吃不消。

方雅萱很惊讶,巴特是怎么知道她真名的?难道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不过方雅萱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应该,她的身份是绝对保密,外人不可能知道。而且如果巴特知道了她的身份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她?

方雅萱认为对方可能暂时还没找到有力的证据证明她卧底的身份,对她的一切猜忌和怀疑都是虚的。巴特之所以不辞劳苦的试探自己就是想通过他们掌握的仅有的疑点向自己施加压力,迫使她露出马脚。

想到这里,方雅萱心里逐渐明朗起来,倘若她的想法是对的,那么刚才发生的事情就解释得通了。

当然了,此刻方雅萱的处境不可谓不难堪,她就背对着巴特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