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85章 宿舍风云

第八十五章 宿舍风云

方雅萱的静立门旁,就那么一瞬间千万条念头从她脑海里闪过。说实话今天的审问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本来该问的一些问题对方刻意避开不谈,而不该问的东西却扯出了一大堆。尤其是在巴特这个老狐狸的眼睛里,方雅萱甚至感觉自己的小心思都已经被这个老家伙洞察了。

说起来当真是有些可笑,巴特一系列反常的举动以及试探方式让自以为准备充足的方雅萱措手不及,颇有些一拳打在棉花上无处受力的郁闷。

短短的几分钟,方雅萱却像过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她怎么也搞不明白,巴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真名的?难道是敌人在暗中调查自己?可是她的身份是高度保密的呀,就算他们调查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的。但事实就摆在眼前,她现在想的应该是怎样解决麻烦,而不是考虑问题出在哪里。

整个事情从头到尾都透着诡异!

想不通的方雅萱也不在浪费精力,只见她勉强定了定神,转过头露出一丝如雪莲般的微笑:“父亲大人,您在叫谁?”

死一般的沉寂!

巴特有些阴沉的盯着方雅萱那茫然不知的脸庞,他想从方雅萱的眼睛里看出点不一样的东西,想通过眼睛洞悉她的内心世界,看她有没有说谎,但是他失败了。

巴特死死的盯着方雅萱看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收获。无奈之下,巴特只好摆了摆手:“思樱,你去吧,没什么,我刚叫别人呢。”

方雅萱哦了一声,然后推门,出了屋子。

至此,这个令人胆战心惊的试探终于以方雅萱的胜利而结束。其中的凶险不亲身经历根本想象不到,可是说是刀光剑影,杀机暗藏,步步惊心。

而就在方雅萱刚出屋子没多久,一直躲在暗处的赤尔西便走了出来。他还是那样干练,脸上的笑容如死人般僵硬。只见他久久的望着方雅萱离去的方向,阴郁的眼睛眯了起来,毫无感情的说道:“巴特,你觉得你的女儿有问题吗?”

巴特弯了弯腰,脸上升起一股恭敬的神色:“赤尔西大人,我觉得思樱应该没问题。”巴特眼光闪烁不定:“但是……但是她回答问题的时候给我的感觉怪怪的。”

“呵呵。”赤尔西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有意思,问题答对了,而你却觉得奇怪,那就更能说明她身上有问题。”

“有问题?”巴特很疑惑。或许连巴特自己都不知道,就在刚才他回答赤尔西问题迟疑的那一刻,他已经掺杂了个人感情,有点维护方雅萱的意思了。当然,这和方雅萱无形中打的感情牌有关,而现在它已经起作用了。

赤尔西微微点头,继而勾起一弯邪异的弧度:“放心吧,我会有办法逼她露出马脚的。”

……

夜凉如水,冬季的夜晚寒风尤为刺骨,呼啸的风刀割裂万物生机,吞噬那仅有的生气。极寒的温度让一切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时间仿佛凝滞了似得,让人感觉不到流逝。

这个时候坐在有暖气或是有空调的屋子里,手中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看着外面的夜景,那真是惬意无比呀。

这种慵懒的舒畅颇像一首诗写的那样,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只可惜现在是冬季的黑夜,没有花开花落的盎然春色。

夜晚很冷,158中队的全体士兵基本上都窝在了各自的宿舍,享受这片刻的温暖和宁静。雷同他们也是如此,一室五人全都呆在床头,一个个的眼睛乱转,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这里要说一下,白天陆啸天从医务室出来后就把他的行李拿到了宿舍,这样原本四个人生活的地方突然多了一个人,拥挤的空间让雷同他们多少有些不适应。所以从陆啸天搬到宿舍为止,他又和张海明、皇甫卓鸿两个家伙发生了矛盾。至于扎西本性憨厚,冷厉,他可不想和雷同一起干那些偷偷摸摸得勾当。

为啥说雷同他们干的是偷偷摸摸的勾当呢?

原因很简单,雷同、张海明、皇甫卓鸿这三人没事找事,欺负新来的。可能是看陆啸天不顺眼吧,三人总是挑事,无中生有,而陆啸天也只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爆发一下,可饶是如此他今天已经爆发三次了。

陆啸天知道这不是自己的错,他已经小心的不能再小心了。虽然来之前他就知道有人会为难自己,但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过分。说实话,他也不是没当过新兵,可从来就没受过这份窝囊气,有时候他很怀疑自己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思来想后,陆啸天也弄明白了,人家想找事,躲是躲不过的,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

唉,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就是这个道理。

终于,到了晚上快要就寝休息的时候,陆啸天和雷同他们之间的较量才隐隐有结束的意思。

此刻,扎西躺在**。

皇甫卓鸿就看着眼前的电脑在那噼里啪啦的乱敲,也不知在干什么猥琐事。

至于雷同则坐在自己的床头,一脸戏谑的瞅着认真看书的陆啸天。巧的是张海明就坐在他旁边,同样玩味的看着远处的陆啸天,不知心里在打什么坏主意。

整个宿舍看起来挺和谐的,相安无事,大家各干各的,互不干扰。但那只是表象,实则暗流涌动,颇有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其实雷同、张海明、皇甫卓鸿他们三个已经结成了联盟对付陆啸天,而扎西虽然对此不耻却也只能识趣的保持中立,从某个方面来说他这也是帮了陆啸天一把吧。

当然了,陆啸天是很悲哀的,孤家寡人一个,还要时刻应付不断寻机会找茬挑事的三个混蛋,而最让他头疼的是三人嚣张霸道的行为却没人敢出来管一管,再换句话说就是默认了。

陆啸天有时候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小白脸,是不是看起来很好欺负,要不然的话怎么谁都想骑到他头上拉屎?

“喂,你碰到我了知道吗?”张海明突然推了雷同一下,同时他那粗犷洪亮的声音也打破了宿舍里压抑沉闷的气氛:“找事是不是?啊,是不是找事?”

众人困惑的看着张海明,除了雷同都是一头雾水,包括皇甫卓鸿也不例外。他心想计划中没有这一个呀,两人搞什么鬼。

是呀!

这是咋了?怎还窝里斗了呢?莫非是张海明看错人了?

不过现在最纳闷的当属陆啸天了,他很奇怪张海明到底是怎么了?吃错药了?

不明真相的陆啸天坐在**暗暗皱眉,只见他把手里的书歪了歪,然后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张海明,他现在是真弄不明白雷同他们又要玩什么花样了。只能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