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87章 挖坑埋人

第八十七章 挖坑埋人

“雷同,张海明,你们到底什么意思?”陆啸天双目喷火,差点暴走。当然喽,这也怪不得他,搁谁谁都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还有雷同,我告诉你,我忍你很久了,有本事光明正大的来呀,背后玩阴的算什么好汉。”

不知是因为心虚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雷同出奇的没敢接话,只是悻悻的伸了伸脖子,底气不足的说道:“你嚷什么嚷,我们又不是故意的,这只是个意外。”

实际上,是不是意外雷同比谁都清楚,但他会说这本就是个低劣的阴谋,两人假装打架,然后趁陆啸天不备向其攻击,那么即便是陆啸天中招了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为他们不是冲着你来的,那你中招了只能算是个意外,只不过现在雷同和张海明把这个意外玩过火了。

陆啸天冷眼盯着雷同,声音颇为冷漠:“不是故意的?我看是有意的吧?”

雷同心里暗惊,这个家伙猜得还真准,居然看出来了,但想归想这个事说破大天他也不会承认,只能死皮赖脸的狡辩:“你哪只眼看我们是有意的了?这真是个意外,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陆啸天听了雷同的话心里更加愤怒:“怎么着,敢做不敢承认是吧,刚才不挺有种的吗?”

雷同一脸无所谓:“随你怎么想,反正我们不是有意的,你可别乱扣屎盆子。”

嘿嘿!

站在两人旁边的张海明干笑了两声,连忙过来打圆场:“那个兄弟,事情是什么样咱们心里明白就行了,何必那么较真呢,伤和气,你看这样行不行明天我坐庄,请大家出去搓一顿,这件事就算过去了,行不?”

陆啸天知道张海明这是给他们台阶下了免得收不了场,他是聪明人纵然心里还是不满,但还是得顾全大局该忍时还得忍一下:“好吧,我没问题。”

“我更没问题,有人请吃饭,不去白不去。”雷同眉头微挑,淡然的看着陆啸天。

陆啸天毫不示弱,迎着雷同的目光,双目相对,如凌厉的剑客,杀机暗藏,似要割裂时空,斩破天穹。一瞬间宿舍里弥漫着冰冷的沉寂,让人感到一种近乎窒息的压抑。

而就在这时,坐在电脑前的皇甫卓鸿突然向雷同抛了一个暧昧的眼神:“那个,我弱弱的问一下,明天带不带指导员一起?”

“不太好吧,我们五个大老爷们,带一个小姑娘,别再让人家误会了。”张海明想了想,小声的建议道。

“好吧,当我没说。”皇甫卓鸿阴险的瞟了张海明一眼,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不过我事先声明啊,我可是提了要带上指导员的,是你们不带的,到时候指导员算账,别拉上我就行。”

“哎,我刚才什么都没说,不过听了鸿鸿的话,我觉得应该带上指导员,毕竟她也是我们第七小组的一员嘛。”雷同见形势不妙立马倒戈,撇清了和张海明的关系。开玩笑他今天刚得罪了林涵溪,千万不能外让她找到收拾自己的借口了,要是真把林涵溪惹毛了,大家谁都别想好过。

“我也希望能带上指导员。”躺在**一言不发的扎西突然插了一句,也没说理由。

“我也没意见。”陆啸天本来就和林涵溪不熟,充其量才算认识而已,所以他也不知道林涵溪在第七小组中古怪的地位,本着能不招惹就不招惹的原则,就赞成拉上林涵溪一起。事实上林涵溪去与不去对他都无关紧要。

然而此刻,站在床头的张海明傻了,尼玛咋回事?和预期的结果不一样呀。他用手指了指雷同和皇甫卓鸿:“你们可真够兄弟呀,关键时刻就把我给推火坑里了?你们也太坏了吧。”

“哎,张海明这话是怎么说的。”皇甫卓鸿听了他的话顿时就不乐意了:“什么叫我们把你推火坑里了,是你自己跳进去的好吧,跟我们可没关系,你不要乱说话。”

“不是,咱们不说好的吗,保持步伐一致,意见统一,同荣辱,共进退,别说是火坑就是火海,那我这边跳下去了,你们也应该跟着我毫不犹豫的跳下来才对呀。”

皇甫卓鸿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张海明,良久后才开口道:“我说你是笨蛋吧,你还跟我急,说你不是笨蛋吧,我都感觉对不住自己的良心。我们明明知道前面是火坑干嘛还跟你朝里面跳?这不有病吗?”

张海明被皇甫卓鸿的歪理绕了进去,竟然都没在意皇甫卓鸿骂他笨蛋,他缓缓蠕动嘴唇,咬牙切齿的瞪着皇甫卓鸿:“好呀,够狠你们,不知不觉就摆了我一道,不过还好指导员不在这,哈哈,你奈我何?”张海明说着笑了起来,看样子颇为得意。

“切,别得意那么早,小心乐极生悲。”皇甫卓鸿泼了一盆冷水。

“什么意思?”张海明目光闪烁不定,皇甫卓鸿的话让他如芒刺在背,很是不舒服。

然而,皇甫卓鸿似乎不想再搭理张海明,他说完那句话后就在众人好奇的眼神中走到了床边,脱了衣服,看样子是要睡觉了。

“喂,你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张海明不甘心的叫了一声。

皇甫卓鸿躺在**,拉过被子,而就在他即将蒙头大睡的时候却说了一句:“明天我就让指导员知道,嘿嘿。”

“我靠,你敢。”张海明瞪着牛蛋眼,气呼呼的哼道。

“行了,洗洗睡吧,明天还得早起跑操呢。”皇甫卓鸿不接张海明的狠话,而是故意转移话题,这让张海明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这边雷同一看皇甫卓鸿都上床睡觉了,那他还等什么,睡觉,睡觉!一时间,整个寝室就张海明一个人站在那里瞠目结舌,说不出一句话来。

次日,天还是黑洞洞一片,随着一声刺耳的哨声,雷同他们迅速起床,整理完内务后便出去跑操了。今天陆啸天和雷同他们之间有了点细微的变化,那就是经过了昨晚上的闹剧,雷同似乎不再刻意为难陆啸天了。这个惊人的转变令陆啸天暗暗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与这个集体之间的距离正在慢慢拉近,尽管很慢,但对他来说这是个很好的开始。

一行五人跑完早操后便进了食堂吃早饭,由于女兵方阵解散时间要比男兵早一点,所以五个人来到餐桌后,林涵溪已经在食堂等候多时了。

此刻,林涵溪正坐在餐桌最左面,一脸淡淡的笑容看着由远而近的雷同等人。却说五人来到后除雷同外,其他人都很识趣的避开了与林涵溪坐面对面,这样一来雷同就只能无奈的和林涵溪面对面了,佛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现在雷同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其实林涵溪和雷同之间那点微妙的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甚至连刚和他们相处不久的陆啸天都看出了他们之间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显然这是一个尽人皆知的秘密,当然了别人不去触那个霉头,他陆啸天更不去,而是就近坐在了最右面,与性格冷漠,少言寡语的扎西坐在了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