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88章 叫我涵溪

第八十八章 叫我涵溪

林涵溪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众人一一坐定,她终于露出一丝惊艳的笑容:“嗯,我说一下以后我们第七小组就餐的座位就这样定了,大家没事不要随意换位。”

几人面面相觑,不由地歪头大致看了一下现在的座位格局,雷同和林涵溪面对面,皇甫卓鸿和张海明面对面,陆啸天和扎西面对面。

很诡异的做法,很古怪的格局,雷同和林涵溪那是对冤家,张海明和皇甫卓鸿是水火不容,扎西和陆啸天是两个比较不合群的人,扎西是性格使然,陆啸天是被逼无奈。

“喂,那个你叫陆啸天,我没记错吧?”林涵溪突然对着陆啸天叫道。

陆啸天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林涵溪不会找他麻烦吧,虽然这样想,但陆啸天还是应道:“指导员,您叫我有事?”

林涵溪点了点头,装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你很好,今天早操没迟到。”

陆啸天愕然一愣,这林涵溪还挺较真,昨天临走前说要看看他今天会不会按时出操,不成想她还来真的,看来以后这个指导员的话不能当耳旁风听啊。

当然了,陆啸天心里是怎么腹诽的,林涵溪肯定无缘不知道了,只见她停顿了一下接着好奇的问道:“你身上的伤都好了?”

林涵溪嘴上不说,但她心里确实佩服陆啸天那恐怖的自我修复能力到底是比一般人强悍了许多,昨天被雷同虐得那么惨,今天居然就没事了?至少单从外表看陆啸天没有任何问题。

“报告指导员,我身上的伤没大碍了。”陆啸天挺了挺腰,一本正经的回道。

“嗯,那就好。”林涵溪点了点头:“好了,现在人都到齐了,开饭吧。”

雷同暗暗叹息,还开饭吧,人别的小组都快吃完了,他们这才开饭,没天理呀。奈何在林涵溪的**威之下,雷同他们也是敢怒不敢言,不对,连怒都不敢怒,还要装出一副很乐意的样子。

“哎,这一阵子没押运任务,你们打算干点什么?先说说今天的计划。”林涵溪刚吃了没几口就忍不住抬头问道。

“那个指导员,下午我请客下馆子,不知指导员肯不肯赏脸一起呀。”林涵溪话音刚落,张海明就迫不及待的回答。其实这个家伙是怕皇甫卓鸿把昨晚的事抖落出来,现在先下手为强,直接让皇甫卓鸿无话可说,无状可告。

然而,看出来张海明那点花花肠子的皇甫卓鸿却什么都没说,甚至像没听见一样,只是自顾自的埋头吃饭。

但是皇甫卓鸿不计较,不代表没人计较,林涵溪显然就很不适应张海明这个异常的反应,因为一直以来张海明都是和她唱反调的,现在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要是林涵溪这个想法让张海明知道了,非得哭死不可,那和他真的没关系,都是雷同那货出的馊主意呀。

反正林涵溪就觉得张海明今天不正常,莫非是出门忘吃药了,于是她试探性的问道:“张海明,你是不是犯什么事了?”这是林涵溪能想出来的唯一的解释。

“没有,绝对没有,我能犯什么事。”张海明连忙否定。

“那你就是有不良的企图,快说你又要出啥幺蛾子?”

张海明郁闷了,合着他在指导员心目中的形象就那么差啊,自己不就想请大家吃一顿饭吗?怎么就被怀疑有不轨的企图,他伤心了有木有。

刹那间的失神后,张海明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指导员你想多了,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咱们第七小组的人今天算是齐了,所以想出去庆祝一下,让大家乐呵乐呵,要是您不愿去那就别去了。”

“哦——”林涵溪故意把声音拉的很长,目光更是从其他几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雷同身上:“是这样吗?”

雷同叫苦不迭,只能硬着头皮回道:“没错,指导员,张海明的意思就是我们的意思,我们兄弟五个同生死,共进退,刀山火海一起闯。”

我靠,说谎话都不带脸红的。张海明看着雷同那信誓旦旦的样子暗暗鄙夷。这话若是放在昨天晚上之前他或许还信,但现在骗鬼去吧。别说什么刀山火海了,那就是个火坑,他们也不愿意跳呀。

尤其以雷同最无耻,张海明感觉自己纯洁的心灵被他污染了。

而就在张海明对雷同嗤之以鼻的时候,林涵溪也不高兴的说道:“雷同,你不许叫我指导员听见没?”

“不能叫指导员?”雷同困惑不已,你找事也不能太明显呀,叫个名字就想挑刺呀,但是雷同还是忍了,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那我叫你什么,总不能叫喂吧?”

林涵溪眼珠子转了转,平静的说道:“你就叫我林涵溪,或是涵溪。”

“或溪儿!”张海明抢着接了上去。

“什么溪儿,媳(溪)妇好不好。”皇甫卓鸿小声的嘀咕着,但是他这话一出顿时就引得林涵溪一阵白眼。

皇甫卓鸿尴尬的咳嗽了两声:“算我没说。”他说完继续埋头吃饭,但眼光却很不老实的在林涵溪和雷同两人之间徘徊。

过了半天,雷同才憋出一句话:“为啥?”

“什么为啥?”林涵溪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雷同,脸上还带着些许的红晕。

“凭什么他们都能叫指导员,到我这就不行了?你这不是歧视我吗?”雷同一肚子疑惑却不敢问,你说他老实的坐着,没招谁没惹谁的,怎么又中枪了。

“那个,我也想被歧视,能给个机会不?”皇甫卓鸿又抬起头笑嘻嘻的问道。

“你……”林涵溪刚想发作,皇甫卓鸿立马低头打断了她:“那个你们继续,我还是吃饭吧。”

林涵溪双目喷火,过了很久才平复下暴怒的情绪。随即她转向雷同认真的解释道:“雷同,你要明白严格的讲他们只是普通的士兵,而我是指导员,所以在正规场合中他们必须叫我指导员,至于你呢,虽然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但你同样是这个小组的组长,理论上来看我们的地位和责任是一致的,所以于公于私你都要叫我名字,而非职务。”

“可是……”雷同想了想,虽然林涵溪说的头头是道,也合情合理,但他总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至于是哪点不对他脑海中只是有个模糊的灵光闪过,可就是捕捉不到。

“可是什么可是,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以后你就叫我涵溪,记住了吗?”林涵溪也不管雷同愿不愿意,霸道的眼神让雷同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林涵溪见雷同不再说话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其实她这样做多数是出于私心,因为她不喜欢雷同叫她指导员,那样显得太陌生了,不如涵溪来得亲切。

林涵溪解决完这个问题后,显然很开心,于是她又看着一旁缄默不语的张海明问道:“张海明,之前你说下午要去下馆子是吧?”

“是,是呀。”张海明惊疑不定,不知林涵溪又想玩什么。

“那好,下午去的时候别忘了叫上我,否则有你好看的。”此刻,林涵溪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咯咯的笑声令人心神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