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89章 好人难当

第八十九章 好人难当

京北市某豪华私人别墅里,白云生正一脸惬意的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仰头朝天,闭目养神,这片刻的宁静对他来说很奢侈。

良久后,白云生才悠悠的吐了口气:“小龙啊,这次我们损失了多少弟兄?”

白云生口中的小龙不是别人,正是那所谓的龙哥,此刻他低头站在沙发前,一脸尊敬的神情仰望着白云生。其实他来这里已经很久了,可是白云生一直没说话,所以他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安静的现在那里等着。

现在白云生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这才恭敬的回道:“白哥,青海之行我们牺牲了不少弟兄,不过大部分都活着回来了。”

“哦,回来就好。”白云生漫不经心的说道:“知道余辉的情况吗?”

龙哥神色微变,对于余辉他是既敬畏又痛恨,不过当他想到余辉的下场后又释然了:“白哥,有消息说余辉服毒自尽了,他带去的人也全军覆没,都死了。”

“都死了?那就对了。”白云生呵呵一笑,说实话这个结果他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在这之前他就猜到余辉不会有好下场。他在边境和一些国家的军队都有过交火或冲突,当然了这其中也包括解放军,在他印象里解放军就是一群不折不扣的疯子,他们的战斗力太强悍了,就像铁人一样打不烂,拖不垮,所以白云生深知解放军的厉害,一般情况下能不和解放军接触,他就尽量避免。

然而余辉太自以为是了,负责押运的解放军是吃干饭的吗?他们每个人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强者中的强者,是万一挑一的战神兵王,凭余辉那几个自以为训练有素的特工再加上些先进精良的武器就想抢劫押运车队,注定他会以失败告终,含恨青海。

但是既然白云生明知此法不可为却为什么还答应和余辉合作呢?原因很简单,他是为了余辉名下的那笔不菲的钱。正像余辉自己说的那样,他手里有很多钱,不过只要余辉打响第一枪,这些钱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所以在这之前白云生能从余辉捞多少他就尽量捞多少。

当然了,白云生打心里还是挺佩服余辉的,他知道余辉是个有胆识,有气魄的能人,如果他不是在中国,或许会有大展拳脚的机会,至少不会死。

微微叹了口气,白云生睁开眼睛,瞬时一道精光闪过:“小龙,你回头去航宇公司里拿些钱给那些死去的弟兄们家里送去。”

“我知道了,白哥,我这就去办。”龙哥毕恭毕敬的弯着腰,目光中流露出炽热的光芒。

“嗯,你先下去吧。”白云生说完又闭上了眼睛,似乎从这一刻起所有事都和他无关一样。

“是,白哥。”龙哥说着便走出了别墅。

龙哥走后,白云生继续躺在沙发上,此刻他正在酝酿一个大行动,其实他让自己的手下跟着余辉去冒险,甚至去送死并非只为那点钱,他的目的在于培养他们的战斗意识,以战厮杀的渲染力快速提高他们的战斗力和对战场残酷无情的适应能力,将来的某一天他们都会有用到的地方。

白云生想着嘴角不由地勾起一弯耐人寻味的笑容,他坚信那一天不会太远。当然了,在这一天来临之前,他还要做很多功课,谋划实施一些行动,在枪林弹雨中磨练他们的血腥。

……

下午三点钟左右,雷同他们带上林涵溪,一行六人出了158中队的驻地,来到了一个不算豪华的饭店,由于正好错开上班族吃饭的高峰期,所以他们进去的时候人并不是很多。几个服务员正在那里收拾一些残羹剩饭。

说到剩饭我又忍不住想多说两句。剩菜剩饭在我们国家是个大问题,中国每年倒掉的饭菜足以养活一个小型国家,这是一个惊人的数据。本来中国的粮食产量就不足以养活十几亿人口,再加上普遍存在的铺张浪费,奢侈之风盛行,让中国更是捉襟见肘。

事实上我国每年收获的粮食确实不够我国的基本消费需求,有相当一部分粮食是进口的,倘若中国停止进口粮食,马上就会面临无饭可吃的尴尬局面。

事实上我们大多数人都知道浪费可耻,节俭光荣,都知道一粒一米来之不易,一丝一缕物力惟艰。但是知道归知道,真正实践在生活中的人极少,大部分都只是把口号挂在嘴边,并没有认真去做这件事。

当然了,我以前也有剩饭的习惯,比方说在食堂,若是饭菜不合口味基本上就是简单扒拉两口,剩下的都扔掉了。不过现在我的这个毛病改掉了,很少还剩饭。在这里我就呼吁一下,以后咱们吃饭尽量不要剩饭,“光盘”行动不仅仅是个口号。

而且也不要以为饭菜都吃干净了,打包什么的丢人,其实没什么丢人的,觉得丢人的人只能说他素质太差,觉悟太低罢了。

回头再说雷同他们进了饭馆后,随意挑了个靠窗户的桌子坐了下来。因为是张海明坐庄嘛,所以这个点菜的工作他就当仁不让的揽了下来。

张海明点的菜不算贵,也不算便宜,三素三荤,外加一个汤。这一顿下来就是他半个月的津贴呀。

守着国家的金库,承担着最重要的使命,可他们得到的回报却少之又少,军人就是这样,一腔热血,赤胆忠心,投身卫国,何须得报?

“我说张海明,你不是哪根弦搭错了吧?能请我们吃饭我就觉得是破天荒的奇事,没成想这次你还挺舍得出血,吃完这顿你不过啦?”皇甫卓鸿若有所思的看着张海明,一脸淡淡的笑容,亲切自然,没有丝毫做作。

“是啊,铁公鸡拔毛了。”扎西应和着。

“喂,扎西,你这句话就不对了,我要是铁公鸡,你比我还抠,平时连话的吝惜说啊,我觉得你是铁公鸡中的精英鸡,精英鸡的战斗鸡。”陆啸天似乎终于找到了打击扎西的机会。

“行了,张海明,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看你就是无利不起早,黄鼠狼给鸡拜年,总之没安好心。”林涵溪见张海明欺负扎西心里不爽,人家多老实的一个人了,干嘛还用言语攻击人家呀。

雷同见林涵溪替扎西出头,不由地笑了笑,这丫头就是这样神经大条,说话大大咧咧,心思缜密却又不善心计。

张海明郁闷了,他捧起面前的茶水呡了一口:“我说你们都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不好,我可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非要等到有求于人的时候才献殷勤。”

“是吗?那到底是啥原因让你突然想到请我们吃饭了呢?别找昨天的那个借口了,太假。”皇甫卓鸿一个人静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照他的认识张海明不是那种卖力不讨好的人呀,难道他转性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