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91章 挺身而出

第九十一章 挺身而出

“先生,请问你点什么菜?”女孩见红毛半天不说话,反而是痴迷的目光在她的胸部游离,让她浑身不舒服。

其实这个女孩的名字叫方晴,还是一名在校的大四学生。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所以她就利用业余时间找个份兼职。方晴上班也有几天了,虽然之前也有不少客人惊艳于她脱俗的容貌,但像红毛这样明目张胆调戏她的还是头一个。

尽管方晴刚踏入社会没多久,但是她却知道这个染着红毛的青年肯定不是什么好人,绝对是社会中的小混混,像这种人她打心里鄙夷,因为她觉得这种人就是社会的蛀虫,人渣。

不过纵然心里厌恶,方晴却不能表现在脸上,人家进来了便是客,给客人脸色看是不行的。顾客是上帝乃服务业信奉的一句真理。

然而,就在方晴心里不满的同时,红毛青年却攸地抓住了她细嫰的小手。方晴没想到红毛会这么无耻,当即大惊,连忙用力要把手抽出来。可是她一个柔弱的女子,哪里能挣脱一个男人的手心呢。

“这位先生请您自重。”方晴眼中尽是慌乱,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可是红毛小混混却对方晴的话闻所未闻,反而一脸**笑:“小妞,手真滑呀。”他说着还摩挲了几下,露出了陶醉的神情。

方晴羞恼不已,俏脸涨红,听了红毛那**裸调戏的言语,她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一只手对着红毛就狠狠甩了过去。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

同时,这边的动静也惊动了饭馆里其他的客人,此刻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静的出奇。

短暂的沉寂过后,红毛青年终于爆发了。他有些难以置信,自己居然被一个小服务员扇了一个耳光。红毛怒了,他不是没被人扇过,甚至说他可能每天都会挨扇,问题是你得看扇他的是谁。今天突然被一个女人甩了一个耳光,他觉得这是他人生中的耻辱,是一个难以洗刷的污点。

片刻的失神后,红毛猛然推翻身前的桌子:“妈的,臭婊子,你敢打我,老子今天不找人轮了你,跟他妈你姓。”

方晴惊慌的站在那里,苍白失血的俏脸让人心生怜惜。此刻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怎么会扇了红毛一耳光呢?方晴暗暗骂自己太冲动了,今天她算是摊上事了。

方晴知道红毛绝不会轻易就放过她,特别是刚才他那句愤怒的威胁,更令她惶恐不安。说到底她还是一个比较单纯的小女孩,涉世未深,一遇事就不行了。

可是饭馆里没一个人敢上前说句公道话,连同为服务员的那几个女孩也都站立在一边。倒是有些人想出头,可想了想又放弃了,从理性的角度讲为一个不认识的人冒这么大的险不划算。当然了,这些人还算好的,至少没有落井下石。而且有些人就更过分了,刻意放慢了吃饭的速度,在这等着看热闹。

说人情冷暖也好,说世态炎凉也罢,如今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惹祸上身不值得。总之在生活的重压下,能看到这种事也不失为一个乐趣,或许他们只能从这里寻找到一些慰藉吧。

方晴愣怔怔的立在原地,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如水雾般的眸子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娇躯不自觉的颤抖。她在电视上不止一次的看到类似女孩被人轮jian的报道,但是她没想到今天这个事的主角会变成自己。

而倘若她真像报道中的那些女孩一样遭受那种非人的凌辱,她一定会选择自杀。因为她们根本就承受不起这么大的打击,那时死对她来说或许是种解脱,是个更好的归宿。

可一想到死方晴多少又有些舍不得,她还有太多的事放不下,还有太多的梦想没有实现。她才刚刚二十岁,花季年华,正值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候,她还未完美的绽放就要黯然凋零了吗?

方晴不甘遗憾甚多,想想父母养育了她二十年,其间的辛酸岂是一两句能说清楚的,可她还没来得及报答他们的抚育之恩就要死了,她恨啊。

一时间无数牵挂涌上方晴心头,她多希望现在有人能站出来帮她一下,哪怕是说句话也行啊。可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方晴的眼神愈发黯然,取而代之的是死灰的绝望。

当然了,方晴这些纷杂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同刻,掀翻了桌子的红毛青年捂着脸上清晰的五指印,残忍的就要拖着方晴朝外面走。

方晴不住的摇着头,身子更是下意识的想后退,她知道自己绝不能被对方带走,否则她不期望出现的事肯定会发生。

而就在方晴茫然无助之时,一声略带磁性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服务员,服务员呢,我说你们咋回事,菜怎么还不上呀。”

这句话若放在平时没什么稀奇,但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下就显突兀了。不过方晴却感觉这是她从小到大听过的最好听的话,比任何话都有感染力。这就像一个口干舌燥的人突然看到了绿洲,一个乞丐看到了鸡腿般兴奋。

刚才方晴一直忍着没哭,她觉得自己是个坚强的女孩,可是当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她眼眶中的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方晴当然知道说这话的人是在帮她,有时候她觉得很可笑,也很可悲,在她落难的时候,站出来帮她的不是所谓的朋友,而是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男人。

没错,这个人就是张海明,对于红毛青年的所作所为,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方晴期期艾艾的转过脸,勉强露出一丝无比苦涩的笑容:“对不起,这位先生,您的菜马上就来,请稍等一下,我这就去。”

方晴说着抬腿欲走,可红毛就不乐意了,他怒喝一声:“臭婊子,你他妈的走一个我看看,信不信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干你个贱人。”

方晴娇躯一颤,脸色比之前更显苍白无色,她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张海明,哀求的眼神让人不忍拒绝。

方晴惨然一笑,或许张海明根本就不会帮她,刚才也只是她的一厢情愿,但现在哪怕有一丝希望她都要竭力去争取。

张海明迎着方晴惊惧的目光淡淡的笑了笑,他笑的很亲切,很舒服,让人如沐春风。方晴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看见这个温暖的笑容,她竟没由来的一阵轻松,连凌乱的心绪也开始平静下来。虽然还有点害怕,但相比于刚才已经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