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94章 神秘女友

第九十四章 神秘女友

张海明望着方晴那如逃跑般的背影不禁哑然失笑,心想这真是个有趣的丫头。不过想到这里张海明又不由地摇了摇头,把刚刚那个奇妙的念头压了下去。

随后张海明又回头冷眼看了一下还在那哼哼唧唧的红毛小混混,接着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事实上从始至终他都没把这三个人放在眼里,因为他们还不配作为他的对手。

“嘿嘿,那个手痒痒一时没忍住,理解一下。”张海明回到座位对着众人讪讪笑道。

此时,饭馆里的人再看张海明的眼神就不一样了,明显有一丝敬畏在里面。随手放倒三个凶狠的小混混,还能在这里谈笑风生,要不是有强大的自信那这人就是傻子,问题是张海明像傻子吗?

雷同眼中闪烁着异彩,悠悠调笑道:“你行啊,英雄救美的桥段都整出来了,看来泡妞有一套啊。”

然而就在雷同刚说完泡妞两个字,坐在其旁边的林涵溪马上掐了他一下,并用一种警告的眼神瞪着他。不过这个小动作比较隐秘,除了雷同谁都没看见。

雷同被林涵溪袭击的同时,皇甫卓鸿却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看着张海明,然后轻声说道:“雷同说的没错,你小子够阴的,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招还挺管用,至少现在那丫头看你的眼神很特别哦。”

“无聊。”张海明爱搭不理的说道。

反观陆啸天依旧淡然的坐在自己的位上,实际上他心里早就把几个猥琐的家伙骂翻了,看他们一个个跟正人君子似得,原来是群道貌岸然的禽兽啊。

刚才张海明英雄救美的样子更让他想起了一句话:“禽兽,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

当然了,鄙视归鄙视,陆啸天觉得张海明的做法还是挺对他口味的,假若这事放在他身上他也不会坐视不理。

不过这回雷同他们还真冤枉张海明了,当时他也没那么多想法。其实张海明并不想强出头的,但红毛青年的做法确实有些过分了,说难听点根本就是目无王法,胡作非为。当然了,这还不是让张海明下定出手的原因,让他下定决心出手的是红毛对他的言语攻击,这一点张海明无法容忍,所以在红毛出口骂人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的悲剧。

当然了,张海明教训红毛的同时,也拉了方晴一把,或许这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的小事,但对方晴来说那就是足以改变她一生命运的转折。

这边张海明正和雷同他们打趣聊天,胡诌乱侃,方晴就端着他们之前点好的菜走了过来,把菜放好,她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了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默默的看着张海明。

雷同虽然也注意到了方晴的这个怪异的举动却没说什么,权当没看见。但是雷同沉得住气,作为张海明的死对头,皇甫卓鸿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打击嘲笑张海明的机会。

“喂,哥们,不打算把她叫过来一起?”皇甫卓鸿吃了几口菜后指着方晴站的地方说道:“你看我们点了那么多菜,反正也吃不了,叫过来也就添一双筷子的事。”

“不是,我说皇甫卓鸿,你有病吧?”张海明恶狠狠的瞪着他:“我跟她又不熟,不沾亲,不带故的,请她过来算怎么回事。”

皇甫卓鸿摇了摇头:“谁说不熟?一回生,二回熟,你都帮了她那么大的忙,也不在乎这一顿饭吧。”

“我看你是真有病,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张海明的脾气顿时就上来了,马上把皇甫卓鸿的话还了回去:“那个你要觉得自己着急找女朋友你就去,我不介意。”

皇甫卓鸿闻言得意的笑了笑:“很抱歉,爷们有女朋友了,不需要,我看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此话一出,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不论是张海明,还是雷同都被皇甫卓鸿的狂言震住了。

皇甫卓鸿哪来的女朋友?

张海明愣了一下,马上带着质疑的目光看着皇甫卓鸿:“你不去就不去呗,没人逼你,可你骗人就不对了吧。”

是呀,众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不过皇甫卓鸿满不在乎的说道:“不信算了。”

张海明眉头紧皱,半天没有说话,良久后才半信半疑的问道:“哎,鸿鸿,你不是认真的吧?”

其实张海明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若是刚才皇甫卓鸿跟他争辩那多半是假的,但皇甫卓鸿表现的太平静了,这样反而让人不确定他说的是真是假。

皇甫卓鸿听了张海明的话不由地陷入了回忆,然后一脸痴情的喃喃道:“真的,虽然我跟她是网上认识的,平时聊天的机会也不多,甚至我连她真人都还没见过,但是我真的很爱她,很爱很爱。”

“你……”张海明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你居然玩网恋?”惊讶过后,张海明没由来的大笑起来:“鸿鸿,不是我说你,你也太傻了吧,那人是不是真的都不一定,万一那人不是女的呢?万一他是个人妖呢?万一他是个基佬百合呢?万一她只是个还上幼儿园的小萝莉呢?或者说他就是个骗子呢?”

皇甫卓鸿脸色微变,但不知又想到了什么,马上恢复了正常:“张海明,我告诉你,开玩笑不要拉上她,要不然我真跟你急。”

“鸿鸿,你不是吧,为了一个还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的人,你就跟我急眼?”张海明收起贱贱的笑容,脸色很是难看。他心想皇甫卓鸿这才刚谈恋爱就为了她和兄弟翻脸,要是以后不得兵戎相见?倘若他那个所谓的女朋友是个普通人还好,若是为了某种目的而刻意接近他的话,那这事就麻烦了。

当然喽,有这个担心的不仅是张海明,连身为组长的雷同,指导员林涵溪也觉得这个事变复杂了。

皇甫卓鸿看着众人忧虑的眼神,语气和缓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是我并不想解释什么,我只会说军人永远不会为一己私利而出卖国家的利益。”他说着顿了顿,望着窗外露出一丝痴情的温柔:“而且我相信她,她是一个很善良,很单纯的女孩,这一点我相信自己的判断。”

“我听她说,她有一个像我们一样的哥哥,可惜几年前牺牲了。所以我很尊重她,我希望你们也能尊重她,因为尊重她就是尊重我们自己。”

张海明久久没有说话,脸色变幻不定,最后深深吐了口气:“好吧,但愿你是对的,如果她真想你说的那样,有一个像我们一样的哥哥牺牲在了保家卫国的火线上,那么你说的没错,我没资格在这里取笑她。同样,她也当得起我们的尊重。”

“谢谢!”皇甫卓鸿眼中闪过一丝感激的光芒。

“不用,我们是兄弟,兄弟之间不需要这两个字。”张海明说着又露出了那副玩世不恭的痞气:“但是鸿鸿,你打算啥时把弟妹带来给我们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