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96章 狼狈为奸

第九十六章 狼狈为奸

方晴张了张嘴,这是怎么说的,听皇甫卓鸿的意思她还要倒追张海明呀,可是她从小到大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哪有经验去追别人呀。

皇甫卓鸿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笑了笑:“方晴,你别介意啊,我这个兄弟就是这个死性子,等他和你混熟了,我保证他绝对会死皮赖脸的追着你,到时候你想甩都甩不掉,现在你先委屈一下。”

“哦——”方晴嘟囔着性感的嘴唇:“那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嗯,你等会看我眼色行事。”皇甫卓鸿嘱咐了方晴几句,然后大致的把张海明的情况说了一下,顺便又把自己的名字和雷同他们的名字也都告诉了方晴。

当然了,皇甫卓鸿并没有把他们是军人的事实告诉方晴,一方面是不太相信方晴,另一方面是因为时机未到。

“鸿哥,那这个钱?”方晴看着手里的钱困惑的问道。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刚才她想歪了,误会了皇甫卓鸿。想到这里,方晴又是一阵羞愧,自己怎么老是冲动,整天胡思乱想。

至于鸿哥这个称呼是皇甫卓鸿硬叫方晴喊的,弄的还冠冕堂皇,说什么这样叫亲切。最后,方晴没办法也只好答应下来。不过是个人都能看出来,皇甫卓鸿压根就没安好心,方晴叫他鸿哥,如果张海明真和方晴搞到了一块,那岂不是说张海明也要叫他哥?

合着绕来绕去,皇甫卓鸿就是为了这点小心思呀,真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皇甫卓鸿没有把钱拿回来,而是解释他给方晴钱的用处:“方晴,这个钱不是我的。”

“啊?不是鸿哥的?那是谁的?”方晴差点叫出来。

“嗯,这个钱可能是你的,也可能不是你的,再说白点就是你未来老公的。”皇甫卓鸿说的很露骨。

“未来老公的?”方晴稍微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实际上这就能看出来方晴已经真正的把自己放在了那个位置:“鸿哥,你……是说这个钱是他的?”

方晴口中的他自然是指张海明了!

“没错,就是他的,这个钱……”

皇甫卓鸿简单的把这个钱的来历说了一遍,方晴这才明白过来她手里的钱确实是张海明的。实际上这钱是皇甫卓鸿趁张海明得意忘形的时候偷来的。刚开始皇甫卓鸿是想让张海明没钱付账出丑的,但现在这个钱就另有用途了。

“好了,我先走了,你待会看我眼色,随机应变。”皇甫卓鸿知道他们呆在一起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张海明肯定会起疑心。

……

饭馆里,皇甫卓鸿跟着方晴去洗手间没多久,很快便从外面闯进来三个穿着警服的警察。

只见这三个警察年龄都不大,最大的一个不过四十岁,最小的才二十岁的样子。三人进来后,一脸阴沉的扫了扫整个饭馆,看见满嘴鲜血的红毛青年,那个年龄稍大的警察明显闪过一丝阴狠。

“警察办案,无关人等赶紧出去。”走在最前面,也就是那个年龄稍大的警察怒气冲冲的拿出警官证亮了一下。

警察就是横!

本来那些还想着看热闹的几个人一瞧警察来了,都萌生了退意。虽然他们也不愿离开,但更不想惹祸上身,城门失火,殃及鱼池的事可不少见。为了一个热闹再把自己赔进去,犯不上。

看着如潮水般离开的客人,三个警察骄横的笑了笑。事实上像这样霸道的事他们可干过不少了,轻车熟路,没有一点羞耻。

一分钟后,整个饭馆里空空如也,就剩雷同他们这一桌人了。张海明冷眼盯着这三个警察,心里的怒气不可抑制。

这就是办案?

这就是人民卫士?

他只看见了三个人渣!

不过到现在张海明也整明白了,这三个警察就是那红毛找来的帮手。他倒想看看待会警察能怎么偏袒红毛小混混。

“你们几个留在这还不走,想必就是打伤受害人的凶手吧?”一个警察沉吟道。

没人回答!

那个老警察哼了一声,显然对雷同他们的表现不高兴,不过他们也不急,他们觉得反正时间有的是。

待会非整死你们非不行。三个警察都不是啥好东西,心里正盘算着怎么搞雷同他们呢。

紧接着,老警察走到红毛身前,佯装严肃的问道:“他们是怎么殴打你们的,说一下事情的经过。”

这个老家伙果然够奸诈,一句话就把事情定性了。这是一起恶性殴打事件,而受害人就是红毛以及那另外两个小混混,凶手就是雷同他们。

“二叔……我……”红毛青年刚想继续朝下说,不过一看见老警察的眼色马上改口:“那个,警察同志,事情是这样的……”

不得不承认红毛青年编故事的本事还挺高,满嘴跑火车,说的是绘声绘色,比那说书的也差不了哪去。要不是老警察知道自己家这个侄子的秉性,还以为是真的呢。

张海明也真心佩服红毛青年的强大,硬是把黑的说成了白的,错的说成了对的,颠倒黑白,信手拈来。

“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老警察转脸看着张海明,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形式走完了,下面就该谈条件,办正事了。

老警察威风凛凛,大有种权力在握,天下任我的豪气。他的眼睛很犀利,如黑夜中的光芒,撕裂沉寂的黑暗,直射人的内心,给人造成一种极大的心理压力。

“你们就偏听他的一面之词,不多找个证人?”开口说话的是雷同,他也没想到警察会如此办案。

难道他们用生命和鲜血守护的国家和人民就是生活在这样黑暗的社会中吗?

“人证?这里就你们和受害人,莫非你要我在凶手中找证人?”老警察说起理来一套一套的,语气更是咄咄逼人。

“呵呵,证人都被你吓跑了,你还真是好算计。”雷同微微摇了摇头:“行了,别演了,我知道你们是一伙的,说说条件吧。”

红毛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毫不顾忌的吼道:“二叔,别跟他们废话,统统抓到警局,让他们坐两年牢。”他说着还不甘心:“还有,我要轮了那个女人。”

红毛青年单手指着林涵溪,眼中的**火熊熊燃烧。他看的出来林涵溪比刚才那个服务员漂亮多了,而且更有气质。

轮了林涵溪?

雷同眼中一道冰冷的寒光闪过,他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放在了老警察身上。

与此同时,老警察也在心里暗骂他这个侄子不争气,就算你想要轮了那个女人也不能说的那么明显吧。而且人家就随便问了一句,他就把他们之间的关系爆了出来。

真是个不成器的东西!

一时间,老警察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大好的局面让他这个侄子一句话给搅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