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01章 世态炎凉

第一百零一章 世态炎凉

京北市第一人民医院是京北市最好的医院之一。第一人民医院坐落于京北市偏南方向,靠近中心商务区和住宅区,交通通达度高,医疗水平高,医院医师均是一线临床经验丰富的医生组成。

今天,第一人民医院依旧是繁忙紧张,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有的神色匆忙的从医院出来为医药费而苦恼奔波,有的嬉笑于颜,捧着鲜花接亲人朋友出院。

总之,很乱。

此时,张海明牵着方晴那柔若无骨的小手慢悠悠的走进了第一人民医院的门诊大厅。刚进医院看见最多的就是病人家属和护士医生。

再仔细看门诊大厅前面排了数条歪歪扭扭的队伍,看样子应该都是在挂号缴费。不得不感叹,这年头有病的人就是多,说句不中听的话,其实我们每个人的身体多多少少都有点病。或是明显的病症,或是隐疾,难以启齿。

总之,随着现在医疗技术的提高,病症的致命率也越来越高,抗药性也越来越强,突变传播的速度和途径也愈发的简便。所以说要想找一个纯粹没有病的人基本上不可能。

现在人都说看病难,一点都不假,挂个号排几个小时的队算是短的了,有的甚至大半夜就得来排队,唯恐看不了病。而且最让人无语的是连头疼脑热的也要挂号预约,你说这不折腾人吗?

张海明和方晴走进医院大厅后没带来一丝波澜,其实他们真的很普通,若说英俊吧,张海明算不上,若说漂亮,方晴只能勉强。不客气的说这医院里的护士也能找出不少美人,与这些人相比方晴就差了那么一点。

“走,我们去那边排队挂号吧。”方晴挽着张海明的胳膊,一手指着外科窗口说道。

医院大厅窗口有很多,分外科和内科,以及缴费窗口。当然了,在这基础上还有军人专用绿色通道,残疾人专用绿色通道。设计理念很人性化,有利有弊。

就拿现在大厅的情形来说吧,在内科挂号的人队伍都快排到外面去了,而外科显然就少了很多。至于军人专用通道和残疾人专用通道直接没有人。

有些窗口的护士忙的是顾头不顾尾,有些窗口却是闲的浑身不舒服。但即便不舒服他们也不会主动找活干,开玩笑,闲着总比累着要好吧。

“走呀,我们去挂号。”方晴拉着张海明朝外科窗口走去。

张海明看了看还泛红的伤口,又看了看不依不饶的方晴,只得无奈的跟着方晴去挂号。本来他是不用排队的,可以直接去军人专用窗口,但是想了想他又放弃了,还是让方晴少知道点为好。

“唉,怎么那么慢呀。”张海明刚站在队伍后面便听见有人抱怨。

“哎,你这个人有没有素质,插队干什么?有本事回家插你妈逼去。”

“艹,你妈隔壁呀,你哪只狗眼看见老子插队了?”

队伍前面传来一阵**,两个男人也不知道谁对谁错,反正就骂骂咧咧的打了起来。

两人扭打在一起,没人敢去多管闲事,都是带着一副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他们,这世道就是这样,多点乐趣何乐而不为呢?

而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警笛,本来众人以为是急救车开来了,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警笛响了没多久,就看从门诊大厅外火急火燎的跑来两个穿着黄绿色衣服的人,定睛一看那不就是两个交警吗?

可能是因为当兵的缘故,张海明的视力比较敏锐,大老远他就看见了这两个交警。

这个画面很诡异,只见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交警搀扶着另一个交警跑进了大厅里,然后那个被搀着的交警的一条胳膊包着一块鲜红的破布,不过仔细看的话哪是红色的破布呀,不过是被血染红的罢了。

张海明看得出来这个受伤的交警伤到了动脉,胳膊流了不少血,再这样下去只怕这条胳膊就保不住了,甚至再拖延一会,连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个未知数。

当然了,他们显然也做了简单的包扎,但是限于条件的原因,再加上包扎的部位并不合理,所以血流根本就没止住。

没文化,真可怕!

张海明摇了摇头,他们怎么连包扎的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动脉破裂出血要在近心段包扎啊,静脉破裂出血要在远心段包扎。

“麻烦能不能让一下,让我们先挂个号?”那个没受伤的交警用着一种近乎祈求的眼神看着众人。

众人看了看他,很多人眼中都闪着同情的光芒,但是真正主动让位的却没几个。唉,传说中的那感人的一幕没有出现,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一幕的确令人寒心。

“求求你们了。”那个交警甚至有点下跪的意思了。

“小风,不要说了,我可以等。”受伤的交警坚定的说道。他脸色苍白的可怕,身体也在轻微的颤抖,嘴唇发紫,虽然很痛苦,但是他没露出一丝异常。

“队长,你真的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你的胳膊就废了啊。”小风焦急万分。

“我说没事就没事,不就断了个胳膊吗?我受得了。”那个队长斩钉截铁的说道,可能由于说话太用力牵动伤势的缘故,他脸上划过一丝痛楚,当然只是一闪而过,不仔细观察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可是……”小风无言以对,心急如焚的踱着脚。

小风很难过,现在的人究竟是怎么了?明明知道他们急需包扎治疗却都还无动于衷,真是人性变坏了吗?

这也不是说小风自私自利,实在是他们等不起啊,事情总有个轻重缓急不是,这些人等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可队长要等就得废了一条胳膊呀。

唉,这真让人心酸!

想想他们队长为人谦逊,能力强,不爱名利,不慕荣誉,骨子里有种不屈拼搏的韧性。平时处理交通事故什么的,他一向秉公执法,扪心自问他对得起为人民服务这几个字。

小风打心里敬佩这个队长,而且一直把他当兄长,记得他刚进交警队的时候什么也不懂,还是队长有耐心一次次带他执行任务,学习方法,虽然对他很严厉甚至苛刻,但是他知道队长那都是为他好呀。

但今天,看见众人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他心里很愤怒,愤懑不平。有时候小风就怀疑这些人值得队长为他们服务吗?

难道他们都是铁石心肠的冷血动物?不知同情为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