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02章 施以援手

第一百零二章 施以援手

第一人民医院的门诊大厅里,众人用复杂的目光注视着那两个默不作声的交警。原本嘈杂的说话声,吵闹打骂的人都停了下来。

此时此刻,小风的心情异常沮丧,甚至有点心灰意冷。队长在岗位上恪尽职守,不论刮风下雨总是奋战在第一线,可到最后换来的却是无情的漠视。

嗟叹世态炎凉,人性泯灭!

伤心的同时,小风又想起了今天队长受伤的原因,那不也是为了救人吗?

当时有个小学生闯红灯,然后一辆大车呼啸而过,危急时刻还是队长跑过去推开了他。但由于躲避不及队长却被车子划伤,整个人被甩飞好几米。如果当时队长也像眼前这些人漠然置之,不为所动,那一条鲜活的生命岂不是就凋零了?

“你的胳膊上的伤不能再拖了,要不然肯定会坏死的。”正在众人的缄默不语的时候,张海明说话了。

“我们也不想拖,可是……”队长无奈的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丝悲凄的黯然。

张海明低头沉思了片刻,然后从身上掏出一个红色的证件。这是张海明的军官证,少校的军衔熠熠生辉。

本来张海明是不想让方晴过早的知道他是个军人,但是计划总赶不上变化,情急之下他只能临时改了主意。如果只是因为不想让方晴知道他是名军人,而让这名交警废掉一条胳膊,那以后他再想起这件事的时候肯定会愧疚不安。

“这是?”队长一脸震惊的看着张海明递过来的那个异常刺目的红色证件,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虽然这不符合规定,但是我更不希望眼睁睁的看着你废掉一条胳膊,用一次处分换一条胳膊我觉得很值。”张海明微微一笑。

队长颤抖着身体,单手小心翼翼的接过军官证,他的样子穆然庄重,似乎在做一件极为神圣的事情。

这一刻,大厅里静得落针可闻,可能是被队长严肃的神情所感染了吧,所有人都不再说话,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

此时此刻,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那个红色的小本本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让一个连胳膊断了都不皱眉头的交警瞬间失态?

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一般,画面定格在一点。

“快点拿着吧,再等几分钟你血就流干啦。”张海明看着失神的队长忍不住提醒道。

“是,首长!”队长胸膛凛然一挺,恭敬的打了一个敬礼。

张海明回礼,然后催促道:“快去吧,我在这等着你。”

“是!”队长说完身子一转,朝军人专用绿色通道而去。那巍峨不屈的背影,让人心生敬佩。

方晴挽着张海明的胳膊,半个脑袋依偎在他怀里,从始至终她都没多说一句话。更没有质问张海明为什么隐瞒身份,因为她知道张海明不是坏人,他不说肯定有自己的苦衷。

“怎么啦,是不是生气了?”张海明低头看着方晴,轻声问道。他说着又抱紧了方晴,生怕她一生气跑了。

方晴显然感觉到了张海明的这个小动作,她不但没有挣扎反而顺从的靠了过去。听着张海明有力的心跳,卧在他坚实的怀里,方晴觉得特别幸福。

方晴把脸贴在张海明的胸膛,喃喃细语:“我没有生气,你不告诉我一定有你的道理,其实你是做什么的我不在意,我只在意你这个人。”

“晴晴,你……”张海明有点感动,心想这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

得此女友,夫复何求?

张海明压下心头的感动,趴在方晴耳边说道:“其实你想的没错,我是一名军人,我服役的部队叫158中队,如果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去找我。”

“你是少校?”方晴点了点头,一脸好奇的问道。此刻的方晴尤为迷人,娇艳的脸庞点缀着淡淡的笑容,一弯柳叶眉微微上挑,颇有一番别样的风情。

张海明愕然一愣,满腹狐疑的看着方晴的眼睛:“你怎么知道?”张海明显得很紧张,至于为什么紧张,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方晴露出一丝嫣然的笑容,如海棠花盛开般清丽:“这很困难吗?那证件上的军衔我认得,貌似雪花标志就是少校吧?”

张海明松了一口气,真是关心则乱,是呀,现在只要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能认得军衔等级,可笑,他刚才还弄得那么紧张。

“真没看出来呀,你对军人还挺理解的嘛,快说是不是长大就想嫁给军人啊。”张海明心情大好,忍不住出言捉弄方晴。

“哪有啊。”方晴小脸红了。

“没有你脸红什么?”张海明低头凑近方晴的脸颊,在她那红润的脸上亲了一下。

方晴大羞,一双粉拳拍打着张海明的胸口:“你太坏了,我不理你了。”嘴上说着不理,可方晴却又把头全埋进了张海明的怀里。

嘿嘿!

张海明笑了笑,情不自禁的抱紧了方晴,好像要把她融入自己的身体里一般。感受到张海明深深的爱恋,方晴反手搂住了他雄壮的腰部。

温存的良久后,方晴抬头眨眼水汪汪的眼睛:“海明,你能一直喜欢我吗?”

张海明想了想:“不能。”

“啊?”方晴一阵失望,心一下子落到了谷底。

张海明好像没看见方晴失落的神色,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会爱你半辈子,然后娶你,宠你半辈子,晴晴你要倒霉了,一辈子都不许离开我。”

“啊!”方晴听了张海明的话一扫之前的沮丧,美滋滋的说道:“我宁愿倒霉一辈子,要你永远守着我。”

哎呀,这两人的感情升温简直是太快了,才相识第一天就如胶似漆的说着情话,估计再这样下去就快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吧。

半个小时后,张海明终于在方晴的强烈要求下包扎了伤口。而就是这样一个毫不不起眼的伤口包扎就花了好几百,怕你花的还不够医生还不时吓唬你几句。

所谓的看病贵可能就是这么来的,你本来就是个小问题,他非给你说成大问题,然后要求你做一系列的检查,开一大堆的西药给你吃。

医院就是一句话,黑你没商量!

从医院出来后,张海明就看到了那个交警在大厅里来回踱步,好像在等什么人。

“首长,你回来啦?”张海明看见他的同时,那个交警队长也看到了他。

“是呀,你一直在这等我?”张海明下意识的问道。

队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的。”然后他又把手里的军官证双手捧着递给张海明:“首长,谢谢您的证件。”

“谢什么,我想交警也算半个兵了吧,对了,你包扎完了?没事吧?”张海明接过证件,一边收起来,一边问道。

“报告首长,我没大碍了,医生说要我住院观察,我没同意。”队长尊敬的说道。

住院观察?

张海明暗暗诽薄,这医院果然够坑,包扎修养两天就能康复的小伤,他还能叫人住院,真是……

张海明想着,嘴上却说道:“没事就好,以后执行任务的时候小心点。”

“行了,我先走了。”张海明似乎不喜欢呆在这里了,牵着方晴的手就要离开。

“哎,那个……”队长连忙叫住了张海明,欲言又止,不知该怎么开口。

“你还有事?”张海明回头问道。

队长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首长,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那证件上不有吗?你没看?”张海明纳闷了。

队长尴尬的笑了笑:“我……没敢看。”

呃……

张海明败退了:“我叫张海明,你知道就行了。”

张海明说完拉着方晴离开了,很快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