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06章 陪我去玩

第一百零六章 陪我去玩

翌日,雷同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早早起来跑操,完事后去食堂吃饭。

昨天发生的事还依稀历历在目,最彷徨的就数张海明了,到现在他还有点恍如隔世的错觉。

昨天的这个时候他还是单身一人,而今天的这个时候他却有了女朋友,蓦然间张海明觉得自己身上多了份担子,有了责任,有了牵挂。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既有思念的甜蜜,也有苦涩的煎熬!

几人不徐不疾的走进食堂,远远的看见林涵溪早已坐在那里等着了。今天她并没有穿昨天买的衣服,还是一身严整的军装。

雷同他们来到后,分别落座,由于位置在昨天都被固定好了,所以找座位这个过程就省了。

食堂的饭菜依旧很丰富,四菜一汤,有荤有素。

吃完饭后,就是基础的政治思想教育课和一些科学理论知识,以及枪械使用知识,还有模拟押运沙盘演练。

总之,就是让大家脑子里那根弦绷起来,不能放松,铁时间长了不用还生锈呢,更何况是人。

两个小时的文化课结束后,雷同伸了伸懒腰从屋子里出来了。

阳光明媚,但却没有一丝热量!

“雷同,你一会有事做吗?”张海明并肩赶上雷同,和他一起走。

“没有,我就是一闲人,无所事事啊。”雷同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他又反问道:“你呢?”

张海明悻悻的耸了耸肩:“我也没有,奇怪最近一阵子好像没啥押运任务呀。”

“谁说没有,只是轮不上我们罢了,听邱队说都是些小任务,没多大意思。”雷同面无表情。

“小任务也行啊,聊胜于无,好歹有事做,不像现在闲的浑身长毛。”张海明叹了口气。想想以前,他们在特种部队的时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得有三百天在野外执行任务,就算是在基地也有很多高强度的训练。

似乎是习惯了那种忙忙碌碌,停不下来的生活,现在闲下来了,自然觉得不舒服。

“哎,对了,那三个家伙呢?”雷同突然想起了皇甫卓鸿,陆啸天和扎西:“他们哪去了?”

“他们啊,扎西好像出去了,据说去射击俱乐部了。”张海明顿了顿继续说道:“皇甫卓鸿应该回宿舍打电脑去了,那个陆啸天去练功房打沙包了。”

“照你的意思就我们俩没事干喽?”雷同郁闷了。

“谁说你没事干?赶紧换衣服跟我出去。”话说完,一个倩影倏地出现在雷同面前,凹凸有致的身材让人不忍移开视线。粉红的脸蛋衬着樱红的小嘴,琼鼻小巧玲珑,睫毛闪闪,眸子清澈,如水般灵动。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涵溪!

短暂的失神后,雷同不解的问道:“你怎么又换衣服了,吃饭的时候还是军装呢,怎么现在变红妆了?”

“当然要换衣服啦,难道我穿着军装出去啊。”林涵溪俏皮的眨着眼睛:“你也要换,一会儿跟我出去。”

“出去干嘛?”雷同警惕的看着林涵溪,这回他可学精了,千万不能再给她当苦力了。

“玩呀!”林涵溪脱口而出。

“不去,外面那么冷,还不如在宿舍睡觉呢。”雷同委婉的拒绝了,说完便要走人。

林涵溪见雷同居然撇下她走了,一时忿忿不平:“雷同,你给我站住。”

雷同没说话,也没停下来。

“我数三声,三声过后,你再不回头,那我就把昨天的事说出来。”林涵溪拿出了杀手锏,她知道这是雷同的软肋。

果然,雷同闻言脚步骤然顿了一下,不过还是没停下来。

“一!”

雷同脚步慢了许多。

“二!”

……

“三!”

话音未落,雷同就条件反射般的回过头:“我回去换衣服。”

嘛玩意?换衣服?

走在雷同后面的张海明眼珠子碎了一地,弄了半天雷同是赶着回去换衣服啊。他还以为雷同已经不惧林涵溪的**威了呢。

不过林涵溪刚喊什么昨天的事,听着怎么那么暧昧呢?不会是雷同昨天干了什么禽兽之事吧?

“那个张海明,你哪去呀?”林涵溪搞定了雷同很是得意,然后又把注意力放在了张海明身上。

呃!

张海明笑容顿收,一脸严肃的说道:“指导员,今天的政治课我还有点不明白的地方,所以想回宿舍消化揣摩一下。”

林涵溪暗暗发笑,回宿舍学习政治,骗鬼呀,不过她并不打算戳穿张海明,而是顺着他的话说道:“那真是太巧了,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是来问我吧,我给你解答。”

张海明快哭了,不知道林涵溪又想搞什么,怎么不狠狠地戳穿他的谎言呢?越是这样,张海明越觉得林涵溪有阴谋:“那个指导员,您不是要和组长出去吗,我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

“没事,不耽误,你也回去换衣服,待会和我们一起出去。”林涵溪开口说道:“还有别忘了叫上方晴,我认为她应该很乐意和我们一起的。”

张海明苦笑不已,他知道自己今天是跑不了了,只好点头:“好吧,指导员,我回去换衣服。”

可能有人会奇怪了,林涵溪想让雷同陪她出去玩,再正常不过了,可是她怎么会拉上张海明呢?而且还特意让他叫上方晴一起。这不是给自己找便扭吗?

事实上,林涵溪特意拉上张海明自然有她的算盘,她想以张海明和方晴的恩爱,感染或者说触动雷同心里的感情,或许那样他们的关系就能更进一步也说不定。

不得不承认,林涵溪确实很聪明,昨天张海明和方晴奇迹般的走到一起,还真对雷同有所触动,他不自觉的就想起了方雅萱,想到了他和林涵溪那种尴尬的关系。

然而,雷同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期待什么,在感情方面他受过一次伤,所以就显得特别谨慎。一次失意让他悲痛欲绝,两年多才堪堪走出阴影,如果再伤一次雷同可能就得崩溃了。

雷同不是傻子,他也能看出来林涵溪对他的感情,可是他有些畏惧,不敢面对。他害怕林涵溪会是下一个方雅萱,因而他宁愿孤独一辈子,也不愿再受到那种撕心裂肺的伤痛。

……

宿舍里!

“哎,张海明,你怎么也来换衣服了?”刚进宿舍不久的雷同见张海明也换了衣服,好奇的问道。

“还说呢,都是你害的。”张海明抱怨一声:“指导员说我也要去,还得带上方晴。”

“奇怪,她到底要去哪玩?非要拽上你们不行?”雷同很是困惑,你说这大冬天的能有什么玩的?

爬山?

林涵溪没那么无聊。

环城跑?

更不可能。

“嗨,你们都换衣服,打算出去啊。”皇甫卓鸿看着电脑屏幕,头也不回的问道。

“嗯!”雷同应道。

“去哪?”

雷同摇头:“不知道,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成了人家的壮丁,没有自由喽,当然也没人权了。”

“靠,你们不会是跟指导员出去吧?”皇甫卓鸿有些幸灾乐祸。

“没错,还真叫你猜对了。”张海明一边换衣服,一边说道。

“那祝你们玩的愉快,兄弟我就不掺和了。”皇甫卓鸿果断败退,没有丝毫犹豫。

“没种,走了,雷同。”张海明穿好衣服,又给方晴打了个电话,然后叫上雷同出了宿舍。

不过谁都没看到,雷同临出宿舍的时候望着皇甫卓鸿眼中闪过一丝阴险的笑容,那笑很诡异,令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