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10章 调虎离山

第一百一十章 调虎离山

电脑屏幕上,“喋血戎妆”的个人资料赫然呈现在雷同的眼前。

愣了一会儿,雷同终于醒了过来,这人他可能认识,虽然不敢百分百的肯定,但也八九不离十。

想到这里,他的眼前慢慢模糊了起来,思想也飘到了远方,飘到了很多,很多年前。

那时,雷同还很小,大概是骨子里有股傲气吧,他从小就和其他人不合群。在孤儿院里,雷同基本上没有能玩到一块去的朋友,他就像一只孤狼,形单影只,孤独占据着他的内心。

这样久而久之,雷同就开始被其他人排挤,孤儿院里的生活并不好过,它也有阴暗的一面,因为性格的缘故雷同时常被人欺负,三天两头身上就得添不少伤疤,如果反抗的话他可能还会被打得更惨。

淤青的脸蛋,红肿的疤痕,那时候的雷同感觉自己似乎被这个世界抛弃了。每次被打的鼻青脸肿,雷同都不会告诉任何人,只是默默的忍受,因为他知道没人会给他出头,他被所有人认为是怪胎,有病。

那段日子是雷同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候,可是就在这艰难的日子里,雷同却遇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朋友,荣华。

那时候,雷同七岁,荣华六岁,两人用奶声奶气的声音掌心向天,结为兄弟。或许有人认为这是小孩子之间的胡闹。可是从那一天起,他们一直就在一起,他们没有吵过架,有难一起扛,有苦一起吃。

荣华不是孤儿院的孩子,他的家在孤儿院附近,家庭条件并不好,经济拮据。但是只有有什么好吃的,荣华总会想到雷同,过年了荣华会给他送饺子,中秋节,荣华会给他送月饼,尽管很少,很少,但是雷同都视为珍宝。

就这样,冬秋轮转,春夏交替,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般飞速流逝。

十年,整整十年!

雷同和荣华不离不弃,有过辛酸,有过泪水,有过欢笑。

慢慢地,荣华的父母也渐渐不再反对他们做朋友,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能找到一个知心的朋友堪比中百万大奖。

雷同很庆幸,孤儿院这十年他学会了很多东西,还交到一个像荣华这样的朋友。

十年匆匆而过,十七岁的雷同从陆军学院毕业后去了部队,那是他从小的梦想。

同样,大学还没毕业的荣华也跟着雷同去了部队。当然了,荣华去部队的原因有很多,一来,他退学去了部队能减轻家里的负担,把上学的机会留给妹妹。二来,荣华还想继续跟着雷同,三来,当兵也一直是他的梦想。

就这样,他们胸前带着红花踏上了开往部队的列车,而迎接他们的就是非人的训练,残酷的选拔。

两人一步一步战胜对手,凭借良好的军事素养和强大的格斗能力他们双双进了中国陆军最高的荣誉殿堂,特种部队。

几年的特种兵生涯,磨去了他们稚嫩的脸蛋,让他们变得特别坚韧。

然而,两年前的那次意外,终结了雷同的一切,让他变得一无所有,仅仅留下一身的伤痛,退役回到了起点。

今天突然见到“喋血戎妆”这个网名,雷同一下子就想到了荣华的妹妹,荣雨。没错,雷同记得很清楚荣雨的网名就是叫“喋血戎妆”。

至于为什么要起“喋血戎妆”这个名字,荣雨是这样说的:“哥哥回来的时候,衣服都被血水浸湿了,除了这个她没有太多的记忆,面对哥哥冰冷僵硬的尸体他只记得这些。”

雷同有些恍惚:“真的是荣雨吗?”

……

158中队驻地操场!

“喂,张海明,你到底在搞什么?不是要出去玩吗?”在暗中盯了一个多小时的皇甫卓鸿终于耐不住性子了,他走出来大声的叫住张海明。

“哎呀,鸿鸿,怎么是你呀,你也来散步呀?”张海明佯装惊讶的样子,其实他早就知道皇甫卓鸿在暗中跟踪他了,但是他没有点破,反而将计就计的顺着他的心意去了。

因为皇甫卓鸿的跟踪,本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如若不然雷同哪有机会偷窥他的聊天记录呢?

“张海明你不是说今天指导员出去玩吗?怎么,你在这干嘛呢?还有雷同跑哪去了?”皇甫卓鸿现在才觉得有点不对劲。

“指导员今天不出去玩,我在这散步呢,至于雷同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张海明一一回答皇甫卓鸿的问题。

“什么?不出去玩?你昨天不是说出去吗?”皇甫卓鸿差点让张海明的话给气死。

张海明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皇甫卓鸿,然后认真的说道:“我说你就信啊?”

“你……”皇甫卓鸿突然意识到了不对,这张海明显然就是故意的,于是皇甫卓鸿话锋一转:“张海明,你丫的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跟踪你了?”

“什么,鸿鸿,你居然跟踪我?为什么?”张海明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此时,听张海明的语气再配上他那炉火纯青的演技,不知道的还真能被他骗了。

奥斯卡影帝什么的,都弱爆了,张海明的演技出神入化,连皇甫卓鸿都差点被他蒙混过关。

不过皇甫卓鸿好歹是特种兵出身,一些简单的分析推理还是有的,他在脑子里前前后后把所有的事都联系在一起,很快得出一个他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的结论,自己被张海明耍了。

刹那的失神后,皇甫卓鸿哼了一声:“张海明你别给我装了,我跟踪你,你肯定早就知道了,我看你在这也不是散什么步吧,是想拖延时间?”

张海明闻言咯噔一下,心想皇甫卓鸿猜的还真准呀,不过这种事打死他都不会承认:“鸿鸿,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张海明迷茫又无辜的看着皇甫卓鸿。

“很好,张海明,你不承认没关系,但你最好别让我找到证据,否则有你好看的。”皇甫卓鸿放下一句狠话,急匆匆的走了。

张海明见皇甫卓鸿走了,刚想再拖他一会儿,哪知这时正好看见雷同在远处偷偷的向他招手,张海明暗喜,马上跑了过去。

“怎么样,雷同,有什么发现没有?”张海明跑到雷同身边迫不及待的问道。

雷同点了点头:“有是有,但是这个事情有点复杂了。”

张海明凛然,立即收起了笑容:“怎么,难道那个女孩有问题?”

“不是。”雷同摇头。

呼!

张海明暗暗松了口气,没问题就好。刚才他看雷同一脸凝重的表情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问题呢。

“那是怎么了?”张海明好奇的问道。

雷同沉默了一会:“这个事,我三句两句也说不清楚,等以后我再告诉你,明天我必须得出去一趟。”

“是为了这件事?”张海明感觉雷同的情绪有些不对。

“没错,反正你先别问了,到时候我会一点点告诉你的。”雷同心情很乱,似乎不想多说话。

“好吧。”张海明无奈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