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15章 冰释前嫌

第一百一十五章 冰释前嫌

“异想天开,你以为你是谁呀,想让我道歉,门都没有。”许楠泼辣的叫着,她怀疑雷同脑子可能有点不正常吧,她都把男朋友是尉官的事实说了出来,雷同居然还不依不饶,让自己道歉,这不有病吗?

事实上,连何昕也觉得雷同脑子不正常,俗话说的好得饶人处且饶人,更何况人家还是少尉呢,怎么着也得给点面子吧。与何昕的反应一样,陈浩文听了雷同的话也怔了一下,眼前这个年轻人是愣头青吗?否则他怎么不知进退,不明取舍?

又或者他的来头更大,是个富二代或是官二代?但是看雷同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怎么看他也不像富家子弟呀。

等等,刚才雷同问什么?

“你是军人吧?”

陈浩文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是军人的?陈浩文可以确定在这之前他从未见过雷同,难道他也是军人?

“兄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也是军人吧?”陈浩文试着问道。

“没错,我和你一样,都是军人。”雷同没有否认。

话音刚落,两个服务员便走过来:“先生,这是您的火锅。”两人说着又娴熟的把火锅什么的架在了桌子上,然后开火,加入一些蔬菜,肉之类的,不一会儿香喷喷的味道就从锅里逸了出来,馋的人直流口水。

食味斋的火锅果然名不虚传呀,这香味,就算随便闻闻也让人胃口大开呀。

“兄弟,聊了半天还不知你尊姓大名,不知你在哪个部队服役?”陈浩文犹豫了良久后还是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我说你还道不道歉,要是再不道歉,一会我改主意,那你就惨了。”雷同答非所问,一脸无所谓的看着许楠。

“兄弟,这事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陈浩文笑嘻嘻的替许楠解围。

“哦,看在你的面子上?”雷同侧头一脸不屑的看着陈浩文:“你的面子很大吗?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

“你……”陈浩文显然没料到雷同会说出这么不近人情的话来,一时间他尴尬的要死。

当然了,尴尬的同时,陈浩文也异常的愤怒,这雷同也太狂妄了点吧,就算你有些本事又怎样?有本事也不能太嚣张吧,要知道中国能人辈出,你牛还有比你更牛的,这样的人根本成不了大器。

“行了,我不想再和你们啰嗦了,道完歉赶紧走吧。”雷同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

“兄弟,那对不起了,你要这样说,浩文不才,今天想向兄弟讨教一下了。”陈浩文自认为修养还行,但还是被雷同气得失去了风度,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不是怕雷同,而是不想事情闹大而已,可是雷同却不知所以,硬要无理取闹,那他也不是软柿子,不会任人揉捏。

“我现在没时间,而且我觉得你还不配做我的对手。”雷同不耐烦的说道。不过雷同说的却是实话,他现在真的没时间和陈浩文瞎闹,等会他还要问一问妹妹荣雨到底是不是在和皇甫卓鸿搞网恋,哪有功夫陪他们扯淡。

不过这句话听在别人耳里就显得有些可笑了,雷同是没时间呢,还是不敢呢?此刻,连坐在雷同旁边的何昕都有些受不了了,雷同的胆子还真大,跟一个陆军少尉说你没资格做我对手,这也太装逼了吧?

“兄弟,有没有资格试了才知道。”陈浩文冷冷的说道。从小到大,他一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即使到了部队他也是当仁不让的标兵,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跟他说——你不配做我的对手。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是对他的侮辱,今天他必须要让雷同付出代价。

“怎么你还想动手?”雷同有恃无恐的说道,其实他现在是真没心情陪陈浩文玩了,只想赶紧把他打发走。

“正有此意。”陈浩文握紧了拳头,随时有动手的意思。

然而,雷同像是没看见他的怒火一样,反而用一种命令的口吻说道:“陈浩文少尉,现在我命令你的女朋友许楠赶紧给我们道歉,然后滚出去。”

“你……”陈浩文怒极反笑:“你凭什么命令我?”

“凭这个够吗?”雷同从身上拿出一个红色的小本。

陈浩文不屑的撒了一眼雷同拿出的东西,随即脸色剧变,他清楚的看到了一个精致的雪花图案,雪花后面跟着一串复杂的数字编号。陈浩文曾经听他的教官说过,拥有数字编号的军人都是非常神秘的,十有八九是特种兵,而且数字越复杂其保密程度越高。

陈浩文没看清雪花后面跟着几个数字,但是绝对比教官对他说过的还要复杂。

那一瞬间,陈浩文的额头就冒出了虚汗:“少……少校?”

这怎么可能,中国怎么可能有那么年轻的少校?

“现在我能命令你了吗?少尉?”雷同冷冷的问道。

“是,首长。”陈浩文挺直了胸膛:“楠楠,赶紧给首长道歉。”

“浩文,我……他……”许楠委屈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其实,她不是委屈给雷同道歉,还是嫉妒荣雨怎么会有一个当少校的哥哥。

为什么?

许楠担心荣雨以后会报复她,将以前她对她的羞辱都还回来。

然而,正在许楠纠结不已的时候,荣雨开口了:“哥,这事算了吧,怎么说我们也是同学,以后还要相处呢,这样把关系搞僵了,恐怕以后我们真就成仇人了。”

雷同抬头看了荣雨,想了想才说道:“那好,雨儿,既然你不想追究了,这是就算过去了。”

“谢谢,首长!”陈浩文在一旁欣喜的说道。

“好了,你赶紧走吧,我没功夫陪你玩。”雷同摇了摇头。

“是,首长,我这就走。”陈浩文说完拉着还在愣神的许楠一溜烟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陈浩文走后,气氛就显得有些压抑了,尤其是何昕,坐立不安,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她刚才居然一直在嘲笑一个少校?

何昕自认为胆子够大了,可现在和一个少校坐在一起还是很不自然。何昕郁闷了荣雨哪来的这么牛叉的哥哥,二十多岁的少校,中国屈指可数啊。

“喂,吃饭啊,愣什么神呀。”雷同边说手里边拿着叉子,搅动火锅,香气扑面入鼻,他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