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17章 感情危机

第一百一十七章 感情危机

“张海明,你过来。”158中队驻地的操场上,林涵溪看见就要跑路的张海明大声喊道。

今天,林涵溪心情很不爽,按说吧这几天雷同陪她做了很多以前从未做过的事,她应该高兴才对。事实上,林涵溪这几天确实比较开心,在她记忆里自己似乎很久都没那么开心过了,她甚至幻想,如果她和雷同的关系能一直这样保持下去,也不错啊,虽然不能相拥而睡,但至少他们能天天见面,而这对林涵溪来说就足够了。

可是,从今天早上开始到现在,林涵溪就没见过雷同,问了其他几个人,他们也都说不知道。

雷同这是躲着她吗?

心情郁闷的林涵溪,就来操场跑跑步,消遣内心的苦闷,这不正好遇到了张海明。

“呵呵,指导员,这么巧啊,您也来跑步?”张海明谄笑连连,但仔细观察就能感觉他的笑有多么牵强。

“张海明,你少给我打马虎眼,快告诉我,雷同去哪了?”林涵溪没有理会张海明的奉承,而是迫不及待的问雷同的下落。

“咦?指导员您也没见雷同?”张海明很惊讶:“我今天到现在还没见到他呢,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

“是吗?”林涵溪压根就不信他:“算了,你不知道我就不问了,不过很不幸,身为指导员,我不得不告诉你,以后你倒霉了。”

噶?

张海明听了前半句挺高兴,可再听后半句他就高兴不起来了,指导员这是在暗示他呀。

“那个,指导员,我真不知道。”张海明苦笑不已。心里暗骂皇甫卓鸿那个家伙不厚道,着急忙慌的跑来告诉他指导员要来宿舍找他了,让他来操场避一避。当时,他心虚也就没多想,可没想到正好撞上枪口。

不用说肯定是皇甫卓鸿故意整他。

皇甫卓鸿你妹的,老子要干掉你!

张海明在心中呐喊,可惜没人听得到。

“嗯,我知道你不知道,所以我也没逼让你说呀。”林涵溪一脸无辜。

张海明哭丧着脸,心想你表面上是没逼我,但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威胁呀。

“雷同啊,你别怪兄弟,我也是被逼无奈呀,要找你就找皇甫卓鸿那个家伙吧,是他出卖了你。”张海明默默在心里嘀咕。

“哎,指导员,等一下。”张海明突然开口叫住了欲要离开的林涵溪。

“哦,张海明你还有事吗?”林涵溪满脸疑惑,暗地里却松了口气,她还真怕张海明不吃这套呢,但是林涵溪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张海明其实很怕她。

“嘿嘿。”张海明干笑两声:“指导员我刚才突然想起来组长去哪了。”

“是吗?这么快就想起来啦?”林涵溪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说吧,雷同去哪了?”

“这个,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个大概,所以指导员我下面说的话您可以选择性相信。”张海明怕林涵溪待会可能会发飙,所以先打个预防针,到时候出事了也不怪他。反正他已经提醒过了,选择性相信,就是不能全信,当然,也不能不信。

“行了,赶紧说吧。”林涵溪已经不耐烦了。

“好,那指导员我说了啊。”张海明认真的说道。

“说呀,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那么墨迹。”林涵溪火了。

“指导员,组长,他……他去约会了。”张海明语不惊人死不休。

“什么?你说什么?”林涵溪瞪大了眼睛,失落的神色瞬间布满她的脸上:“你是说雷同去跟人约会了,对吗?”

“嗯,是的。”张海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小一点。

林涵溪愣了一会,那一瞬间她有种抱头痛哭的冲动,但是她是军人,雷同对她说过军人不需要眼泪,所以她忍住了。

“指导员,你没事吧?”张海明见林涵溪的脸色不对,忍不住问道。

“没事,我没事。”林涵溪不停的摇头,怎么看也不像没事的样子:“张海明,你知道跟他约会的人是谁吗?”

林涵溪目不转睛的盯着张海明,其实她还抱着一丝侥幸,尽管那种侥幸根本不存在。

“听他说好像是他的一个妹妹吧,唔,还是大学生。”张海明不敢隐瞒。

“哦,我知道了。”林涵溪机械的说道,虽然她在心里不断安慰自己那只是他的妹妹,那只是他的妹妹,可是她骗不了自己的心。

那一刻,林涵溪似乎被人抽去了所有的力气,窒息般的干涩让她的世界瞬间灰暗无光,她突然意识到其实她喜欢雷同要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深。林涵溪心灰意冷,对这个地方她已不再留恋,她的心在滴血,那泪她忍的好辛苦,可它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只怪自己太自作多情了吧。”林涵溪暗暗嘲笑自己,傻的太天真。

“哎,指导员……指……”张海明看着慢慢远去的林涵溪叫了几声,她也没回头。张海明敏锐的感觉到了林涵溪的不正常,这已经不是生气那么简单了。

张海明能清晰的感觉到林涵溪就像死了一样,浑身的气质大变,有种看透世间的悲凉和孤寂,落寞中带着隐隐作痛的绝望。

“看来这回事情闹大了,奶奶的,都怪皇甫卓鸿那个贱人。”张海明嘀咕两声,赶紧跑回宿舍,必须立刻把雷同找回来,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

大约三分钟后,张海明回到了宿舍!

“哎呀,张海明,咋这么快就回来了?指导员没找你事呀?”皇甫卓鸿坐在电脑前,看见张海明急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后,大声的讽刺道。

“皇甫卓鸿,我没心情陪你玩了,估计一会你也没心情了,这回你闯祸了。”张海明一本正经的看着皇甫卓鸿,脸上的表情无比严肃。

皇甫卓鸿看着张海明脸上凝重的神色,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张海明,你别吓唬我?”

“我哪有心情来吓唬你,指导员知道了雷同的事,然后……反正我一时也给你说不清楚,总之必须要让雷同马上,立刻回来,否则一切就晚了。”

“真假的,张海明,你别开玩笑,我小心脏受不了。”皇甫卓鸿放下手头的事,惊疑不定的问道。

“算了,我不跟你废话了,赶快拿手机给雷同打电话。”张海明着急的说道。

“好,我这就打。”皇甫卓鸿这回信了,他这个玩笑好像真开大了。

皇甫卓鸿手忙脚乱的拨了雷同的电话,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一句清脆甜美的声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我的天呐,他怎么在这个要命的时候关机呢,死了,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