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23章 细说缘由

第一百二十三章 细说缘由

“喂,老公,你说队长怎么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的?”林涵溪出了中队长办公室后,一手拉着雷同的胳膊,一手放在还发烧的脸上。

又是老公?

雷同听了这两个字总感觉很变扭,他和林涵溪甚至连恋爱都没谈过,这一转眼就老公老婆的叫着,真是有点说不出来的滋味。有心不让林涵溪这样叫吧,那她指定不乐意。

算了,随她去吧!

雷同抛开心头的杂念,反正从主动抱住林涵溪的那一刻,他就决定要守护她一辈子,而这声老公只是叫早了点而已。

“老公,你想啥呢?怎么又不理我?”林涵溪见雷同半天不说话,忍不住掐了他一下。

“哦,我在想你刚才说的问题呢。”雷同一本正经的说道。

林涵溪不说话,倏地转过脸用两只水汪汪的眸子凝视着雷同,她的目光很温柔,但温柔中又有着淡淡的失落。

看着林涵溪失望的眼神,雷同没由来的一阵心悸,随即便改口道:“老婆,你别生气呀,以后我一定记得说话前先叫老婆,好不好?”

“真的?”林涵溪闻言终于展露出一丝笑容,前后反差之大,令雷同惊愕不已。

“嗯,老婆,你要相信我。”雷同郑重的点了点头,握着林涵溪的手也不觉紧了紧。

“嘻嘻,老公,我当然相信你啦。”林涵溪心思又活泛了起来:“其实,我也知道,突然让你叫我老婆,你肯定不习惯,但是不习惯没关系,你可以慢慢适应,习惯总是养成的嘛。”

“呃,好吧,老婆,我一定会尽快适应这个身份的。”雷同说完话锋一转:“对了老婆,你刚才不是奇怪邱队怎么会那么快就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是啊,老公,你知道啦?”林涵溪稀疏晶莹的眉毛呼哧呼哧的眨着,好不可爱。

“嗯,我知道了,你看看那个。”雷同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电子眼。

“啊,有摄像头啊?”林涵溪瞪着美眸,一脸惊讶:“老公,你的意思是之前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队长的监视下,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他也就一清二楚?”

“应该是这样的。”雷同无奈的点了点头。

林涵溪吐了吐丁香小舌:“队长怎么可以监视我们呢?那我们岂不是没有一点私人空间了?”

“哦,老婆,这个你可以放心,平时队长肯定不会监视任何人,要不是今天你说要离开,队长肯定不会这样做的。”雷同耐心的给林涵溪解释。事实上,158中队很多地方都有摄像头,包括一些暗处的,总之可以全方位对驻地的任何一点进行监控。

当然了,这主要是为了安全着想,绝对不是为了监视内部人员,如果邱一民真的这样做了,那就是不信任他的士兵,而且还有点监守自盗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他们一直在监视我们呢。”林涵溪深深的舒了口气,看的出来她很反感被人偷窥监视。

“行了,这个事到现在终于解决了。”雷同感慨了一句,今天的事可够乱的。

嘿嘿!

林涵溪傻笑两声,没有说话。她知道今天这些事都是因她而起,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皇甫卓鸿,张海明他们其实是喜欢她的,而雷同也是爱她的。

至于,为什么之前他们总是和自己作对,那林涵溪就不得而知了,况且她也不想知道。

虽然心中有愧,但是林涵溪反而不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要不是她这么稀里糊涂的一闹,她和雷同的关系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能挑明呢。

现如今,她和雷同的关系终于明朗了,不再是以前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这样以后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粘着雷同,宣示对他的主权。

其实,林涵溪就是关心则乱,像雷同这种人,一没钱,二没势,三没时间,哪个女孩愿意和他谈恋爱,这不找罪受吗?也就是林涵溪拿他当个宝。

“走吧,老婆,我们回宿舍,找那个乱说话的家伙去。”雷同牵着林涵溪如玉般的小手渐渐远去。

……

“鸿鸿,你快给我们说说什么情况,雷同有没有留住指导员?”张海明急切的看着皇甫卓鸿。其实,张海明是跟着雷同一起来的,不过到了后来雷同却把他赶走了,不让他跟着,这样后来发生的事,张海明是一点都不知道。

反而是这个皇甫卓鸿提前去拦着指导员,误打误撞就看到了雷同跟林涵溪表白的全过程。这不,完事后,雷同和林涵溪去了中队长办公室,他就屁颠屁颠的回到了宿舍,来炫耀他的发现。

事实上,张海明确实挺关心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包括扎西和陆啸天也是如此。扎西当时没在这,基本上都是道听途说,知道的真相最少,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的热情。

还别说,看着扎西挺冷漠的,似乎对什么都不屑一顾,但没想到呀,他也有一颗八卦的心。

此时此刻,皇甫卓鸿异常兴奋,因为他很享受这种被人顶礼膜拜的感觉,哇,好爽啊!

“鸿鸿,你到底说还是不说,给句痛快话。”张海明显然等得不耐烦了。

“你急什么急,我现在正在酝酿情绪,整理思绪,完事再一一道来。”皇甫卓鸿得意的看着张海明,一副我不说你奈我何的样子。

不得不说,皇甫卓鸿现在的样子真的很欠揍,此时,不仅张海明想削他,连一向不怎么喜欢争斗的扎西都想将他暴打一顿,以消心中的愤懑。

“唉,看来不给鸿鸿来点猛料是不行了,想让他把事说出来,必须得出血啊。”张海明心里暗想:“老话说的果然没错,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呀。”

“鸿鸿,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告诉我雷同和指导员最后到底怎么样了,而作为条件我告诉你雷同今天去找谁了。”张海明老神自在的说道:“你先别忙着拒绝,因为那个人和你有莫大的关系,其实整个事情都是因你而起,知道吗?”

“忽悠,继续忽悠。”皇甫卓鸿根本不信张海明的鬼话:“你以为我不知道呀,雷同今天是去找他妹了,跟我有毛线关系?”

“是吗?”张海明阴险的笑了笑:“鸿鸿啊,你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难道你就不好奇雷同为什么会突然去找他妹妹?”

似乎生怕皇甫卓鸿还不信服,张海明继续说道:“鸿鸿,还记得那天我故意让你跟踪,而我却装作不知道的事吗?”

“哈哈,张海明,你终于承认那天你是故意让我跟踪的了?”皇甫卓鸿哈哈大笑。

“行了,我不和你争这个没用的东西,我就问你,你知不知道就在你跟踪我的时候,雷同去哪了?”张海明故作神秘的笑了。

这笑诡异的很,皇甫卓鸿直觉得浑身不舒服,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