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33章 算盘落空

第一百三十三章 算盘落空

沉默了良久后,张海明悻悻的笑了笑:“那个,你们别用这种暧昧的眼神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靠!

众人等了张海明半天,却没想到他会说出这句话,真扫兴啊。

“张海明,你丫的少废话,你刚才什么意思,参谋长留下你和我们有啥关系?”皇甫卓鸿终于耐不住了,直接把话挑明。

“有很大的关系。”张海明唉声叹气:“不过不是好事,所以啊,我心里不好受。”

哦,原来张海明是心情不好呀,怪不得之前说话那么冲,皇甫卓鸿听了这话就原谅了他刚才的冒失。

“废话,有好事参谋长能留给你?说吧,到底是什么事?”雷同瞪了张海明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

张海明尴尬的笑了笑:“参谋长给我们一个可以选择的任务。”

“什么意思?可以选择的任务?”皇甫卓鸿没听过这种说法,上级下的任务,他们必须无条件的执行,哪来的选择?

“没错,参谋长想让我们秘密的训练一批女兵,在短时期内迅速提高她们的军事素质水平,甚至说达到我们这个高度。”随后,张海明就详细的把周吉森给他说的话重复一遍。

“不干,训练啥子女兵,只会添乱,没兴趣。”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就是陆啸天,他好像特别抵触这件事。

“我也觉得这个任务不太合适我们去做,训练女兵,这个……”扎西语气一如既往的冷静。

“雷同,你是怎么想的。”张海明焦灼的看着雷同,他的决定可是关系参谋长是否会追究他擅自借用军官证的问题。

“我不想去,而且我也不赞成用特种部队的训练方式训练女兵,那样根本不科学,事实上,特种训练已经超出了女人的生理,心理承受的极限,弄不好要死人的。”雷同一句话就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也亮出了自己的态度和决定,同时把张海明的希望无情的碾碎了。当然了,雷同的这个决定却是在张海明的意料之中。

“可是,即便我们不去还有别人去啊,那些女兵依旧要经受非人的折磨。”张海明有些不甘,试图动摇雷同的决心。

“那又怎样,眼不见心不烦,我们没看见就当不知道。”皇甫卓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随即他又一脸好奇的问道:“张海明,我听你的意思,怎么你想去?”

“喂,皇甫卓鸿,你不要乱扣屎盆子,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张海明心里一慌,不过表面却不动声色的否定了皇甫卓鸿的猜测。

“哦,明白了。”皇甫卓鸿虽然是在点头,但他眼里却满是质疑。

“行了,这件事就不要提了,既然上级给了我们选择的机会,那我们就要行使这个权利。”雷同目光一一扫过众人:“这个任务,我们不接。”

……

京北市医科大学,女生宿舍部!

“小雨,下午还有课吗?”这个叫小雨的人正是荣雨的好朋友何昕。只见她一边整理被褥,一边歪头看着荣雨说道。

荣雨坐在书桌前认真的复习上午老师刚讲过的知识。其实大学没那么辛苦,一般的只要每个星期去上几节课,然后学业水平测试能及格那就能拿到毕业证。

当然了,这真是对普通人来说,像荣雨这种还想在完成学业继续深造的学生,那肯定就得比别人要努力,花费在学习上的时间也就更多。

却说荣雨听见何昕问话,轻轻的转过头笑道:“我下午没有课了,但是我想去实验室做一些实践课程,你呢?”

“我呀?”何昕吐了吐灵动的舌头,古灵精怪的说道:“我下午也没有课,不过我也没你那么认真,一有时间就朝实验室去,难道你就那么喜欢和尸体打交道?”

“喜欢谈不上,却也不厌恶。”荣雨不以为意,或许是因为见过哥哥尸体的缘故,所以她对尸体并没有天生的恐惧。

“你啊,真不知道你一个女孩家的胆子咋就那么大,唉,以后谁还敢娶你呀。”何昕说着说着开始幻想了:“要是有一天你一时兴起,把睡在身边的老公给肢解了,那……唔,想想就觉得可怕。”

“哼,你才把你老公肢解了呢,算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复习功课。”荣雨白了何昕一眼,继续啃书本。

想到这里,突然想起一句名言:我扑在书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这时候的荣雨显然就达到了这种至高无上的境界。

“哎呀,小雨你不要整天只想着学习,陪我说两句话嘛。”何昕走到荣雨身边拉了拉她的胳膊。

果然,荣雨被何昕这么一闹那还有心思学习啊,只好服软:“好啦,好啦,何昕你说你想干什么,我陪你,这还不行吗。”

“真的?”何昕眼睛发亮,明媚的眸子秋波荡漾,惹人怜爱。

“真的,你还不相信我?”荣雨无奈的点了点粉颈。

听了荣雨的回答,何昕开心的像个得了心爱玩具的小女孩,高兴的活蹦乱跳:“那你能不能陪我去找你哥?”

“我哥?”荣雨愣了愣,不过很快便反映过来:“何昕,你是说你想去找我哥?”荣雨显然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以为出现了幻听呢。

“是呀,怎么了?你不愿意?”何昕顿时蔫了,看起来特别失望。

荣雨看到何昕这副落寞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那个,何昕,你怎么想起来要找我哥?他整天都很忙的,哪有时间陪我们玩呀。”

“这个……我……”何昕吞吞吐吐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想去找雷同,可能是他比较风趣幽默吧,何昕这样安慰自己。

支支吾吾了半天,何昕羞得抬不起头,说不出理由的她干脆耍赖:“怎么,小雨,你不想找你哥呀。”

“想呀。”荣雨脱口而出,确实她很想雷同,自从失去哥哥后,荣雨就经常梦见雷同,梦见他们三个小时候的许多事。

“那不就结了。”何昕暗暗舒了口气,可把荣雨这个丫头忽悠过去了。不过,荣雨下一句话差点没把她噎死:“可是,这跟你想去找我哥,有关系吗?”

“我……这个……”何昕脸色越来越红:“反正我就是想去找你哥玩啦。”

“不对呀何昕,我明明记得你不喜欢和男生玩的,你干嘛非要去找我哥?”荣雨一脸茫然。

何昕羞得咬牙切齿,要不是她特别了解荣雨的性格,知道她对感情这方面是张白纸,还真以为荣雨是故意装不懂,涮她开心的呢。

“那不是因为雷同是你哥嘛,所以我不介意的。”何昕不断的找理由圆自己的谎言。

“哦,这样啊。”荣雨半信半疑的压着腮帮,好像有什么心事:“可是,何昕,哥哥真的没有时间出来玩的。”

“怎么可能?小雨你不要骗我,你哥少校呀,怎么也算是个高官了吧,一个少校难道还不能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何昕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显然她不相信荣雨的鬼话,只是以为她不想去,而找借口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