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36章 苦涩失落

第一百三十六章 苦涩失落

结婚了吗?

荣雨下意识的问了出来,事实上虽然她对林涵溪很满意,但多少还是有点抵触情绪,因为荣雨曾一度认为方雅萱就是她嫂子,这一点已然在她脑海里扎根,现在突然换了一个人她还是觉得不太舒服,或者说不太适应吧。

林涵溪心里也不高兴了,本来兴高采烈的陪雷同来玩,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她也不会逃避,以她的性格就是迎难而上,绝不言败,特别是和雷同经历过那么多的误解之后,林涵溪更加珍惜这段感情。

“你是雷同的妹妹,荣雨吧?”林涵溪主动和荣雨打招呼:“呵呵,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经常提起你,说你多么漂亮,今天一见果然如此。”

“谢谢。”荣雨礼貌性的回了一句:“你也很漂亮。”

荣雨说着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一把拉过正在后面伤心的何昕:“对了,这位是我的好姐妹,好朋友,她叫何昕。”

“你……你好。”何昕不自然的给林涵溪打招呼,虽然脸上挂着明艳的笑容,但那笑究竟有多苦涩只有她自己知道。

何昕本来兴高采烈的找雷同来玩,可是费了那么大的劲找来了,却不成想是这个样子。这就像一个女人在家苦苦等了丈夫一夜,而等来的却是离婚通知书。又像是病患家属在手术室苦的盼望,而出来的却是白布蒙头的亲人。

此刻,何昕就是这种感觉,尽管还算不上撕心裂肺,但也是痛不欲生。就跟一腔热血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从天堂掉进了地狱,还是不能翻身的那种。

“你好,何昕,我叫林涵溪,很高兴认识你。”林涵溪笑靥如花,清秀的面庞令人痴醉。

就这样简单的介绍过后,气氛骤然冷了下来,这种冷比周围刺骨的寒风还要冷,它可以直透人心,让你无法抵御。

雷同不是傻子,很快便感觉出了空气中压抑的气氛,为了避免冷场,他只能强作笑容:“那个雨儿,你不是说找哥出来玩吗?说吧,你要去哪玩,哥都陪你。”

“好啊。”荣雨开心的说道,显然林涵溪的强势杀入成为雷同的“老婆”没有影响荣雨的心情,她最多就是惊异,惊异过后就什么感觉也没了。因为荣雨和林涵溪并没有利益冲突,从某个方面来说她们还是亲戚,不是吗?

但是何昕就不行了,林涵溪的出现直接扼杀了她那还没有萌发的幻想,给了她以沉重的打击,让她本来还懵懂的感情夭折了,她要是还能笑得出来才怪呢。

用句挺夸张的话,何昕现在杀了林涵溪的心都有了,但人毕竟都是理性的,不能只凭个人喜好看问题,做事情。所以看一个人是不是成熟稳重,主要是看他能不能从大局考虑问题,有长远的眼光,不在乎眼前的得失。

“走吧,雨儿,别磨蹭了,再磨蹭天就要黑了。”雷同含笑看着荣雨,估计在场的只有他们两个觉得没事,林涵溪和何昕正在暗中较量,干燥寒冷的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火药味。

……

“何昕,你怎么不高兴呀?”荣雨一边玩着身下的碰碰车,一边看着身边的何昕。

“呵呵,没有啊,没有。”何昕心不在焉的笑道,与此同时,她的目光却在雷同和林涵溪那边来回徘徊。

望着林涵溪和雷同那幸福,真挚的笑容,何昕发自内心的羡慕,甚至有点嫉妒。自小出生在有钱人的家庭,或许何昕得到了别人永远也得不到的光环,财富,但这却是一种悲哀,金钱照耀下的亲情是那么的暗淡苍白,她似乎从来都不知道亲情是什么。

何昕叹惋伤感,财富不仅没有给她带来丁点的快乐,反而扼杀了她所有的幸福。别的孩子,不管是不是有钱抑或是没钱,但他们总有一个美满可以回忆的童年。

可是她呢?

除了父亲那无休止的金钱,金钱,她好像并没有从父亲那里再得到别的什么。如果只是这样就罢了,她的母亲也是如此,在这个家庭似乎除了工作,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值得称道的了。

还好她有个哥哥,最起码在她无助孤单的时候还能给她安慰,鼓励,给她擦干滚烫的泪水,替她理理凌乱的头发。

“何昕,何昕,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不是你非要嚷着出来玩的吗,怎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荣雨的叫声打断了何昕的思绪,把她从沉痛中拉了出来。

“小雨,我真的没事,来,我们继续玩这个。”何昕压下心中的悲痛,强作欢颜的说道。

“你真没事?”荣雨显然不信,她能从何昕眼神中看到丝丝哀伤和心痛。不过既然何昕不想说,肯定有她的道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即便是再好的朋友也会有,所以何昕不想说,荣雨自然不会强迫她。

“哎呀,我真没事,小雨。”何昕笑了笑。

……

“老公,我看你魅力不小啊。”林涵溪半躺在雷同怀里,悠悠的说道。

“什么意思?我哪有魅力啊。”雷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自嘲般的笑了笑:“估计也只有你不嫌咱是个穷当兵的,除了你没有那么傻的女孩喽。”

“哼嗯,你的意思是说我傻喽?”林涵溪凶巴巴的瞪着雷同。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

雷同话未说完就被林涵溪摆手打断:“行了,别转移话题,那个何昕跟你的关系不一般呀。”

“啊?我和何昕?”雷同愕然一愣:“我和她今天才第二次见面而已,关系能有什么不一般?”

雷同转而又说道:“行了,老婆,你不要草木皆兵好不好,这样会让你神经敏感的。”

林涵溪美目圆睁,气呼呼的说道:“我草木皆兵,刚才她那**裸带有敌意的目光你没看见呀,还不知她心里怎么诅咒我的呢。”林涵溪说着瞥了不远处正和荣雨打成一片的何昕。

“行啦,老婆,我和她真没什么,你想多了。”雷同说完,一把抱过林涵溪,轻轻的理着她柔顺的短发。

“嗯,老公,我相信你。”林涵溪温柔的卧在雷同的怀里:“就算她再怎么勾引你,也无法从我身边把你抢走。”

“哎呀——”雷同害怕林涵溪傻头傻脑的再胡说八道,让人家何昕听见了,那岂不是要闹误会?所以为了大家,雷同果断的吻住了林涵溪娇艳的红唇。

唔唔——

林涵溪挣扎几次无果后,就慢慢放弃了抵抗,几分钟后便开始有意无意的回应雷同的湿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