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40章 全军覆没

第一百四十章 全军覆没

此人看到这点残留的脚印,脸色大变,大叫道:“快隐蔽,有埋伏。”

然而这人的叫声带来的不是慌乱而是有组织、有纪律的隐蔽,相互协作,交替掩护,寻找安全位置。

与此同时,雷同和他的小队发动了攻击。密集的攒射倾泄而下,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狙击枪才是最有效的攻击手段。

“五点钟方向,距离一百五十三米。”在狙击手旁边拿着望远镜的副手准确的报出敌人的位置。

啪!

枪一响就会有人倒下!

“十一点钟方向,距离一百三十八米。”

一声钢盔被击穿的闷响,目标应声倒地。

“注意,一点钟方向狙击,机枪手掩护。”对方的指挥官果断下令,做出最佳的防御把伤亡降到最低。

“九点钟方向狙击。”对方的指挥官再次说道。

只是片刻的功夫便把队伍从狙击手的枪口下救了出来,并准确锁定狙击手位置,此人绝对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和老练的眼光。

至此,双方展开了拉锯战,这种战斗比的就是枪法和心里素质,更重要的一点是比人数。

啪!啪!

狙击手的存在给人造成了一种巨大的心理压力。他们每按动一次扳机就会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

嘟嘟!

机枪喷吐着火舌,地上撒落一堆打完却还发热的空弹壳。

“……”

激烈的枪战依旧在持续!

如果再这样下去对雷同及其小队没有任何好处,甚至会被全歼于此。

砰!

敌人的狙击手已经展开了还击,雷同的小队中不断有人牺牲。这一幕深深刺痛了他的神经,他的心在流血。这些可都是他多年的战友,是值得把后背交给他们的战友,是祖国的栋梁……

“雷同,小心!”

咻!

刺耳的枪声把雷同从悲愤中拉回到现实,就在他前面,一个人应声倒地。

他是为了雷同而牺牲的!

“小荣!”

雷同红着眼睛叫道,撕心裂肺,指甲深**进了掌心。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叫出了真名,不是代号。没错,雷同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几乎失去了理智。

小荣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他兄弟现在却满脸是血的倒在了他面前,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雷同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连呼吸都很痛!

但是,雷同来不及悲伤!

看着不远处的战友,刚才还生龙活虎,下一刻头部就出现一个血洞。胸口、眉心、太阳穴,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弹孔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双方不断有人倒下,却没有一个人退出战斗,更没有没有受伤,只有死亡。

一个多小时的焦灼,战斗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整个密林到处都是枪声。此时,雷同及其小队的弹药马上快要耗尽了。

弹尽粮绝,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步。

“八点钟方向,距离一百一十五米,向下十五度角!”

敌方的指挥官突然大叫一声,像死亡的号角回荡在人的耳边。

“小心,是火箭筒。”

这下大家终于明白了,敌方指挥官为什么要冒死暴露自己的位置,原来是给火箭手发射火箭一个定位坐标。

轰!

大范围杀伤武器把狙击点轰出一个深坑。满目疮痍的地面,三三两两的火光,燃烧,枯叶化作灰烬。

“下一个,一点钟方向,距离一百三十一米。”

火箭筒再次发射,同时狙击枪的准星也瞄上了射手。

轰!

啪!

一声是火箭弹发射出去的闷响,一声是子弹出膛的清脆。两种不同的声音同时奏响。意味着两个陆军精英生命的结束。

“二号狙击手干掉,迂回包抄,防止有漏网。”对方的指挥官一个合拢的手势。

顿时,原本激战的小队分成三组,一组原地战斗,二组、三组,左右包抄。

现在是18:20,下午六点二十分!

天色渐黑,差十分钟完全天黑。只有夜视仪能在完全天黑的情况下继续战斗,要不然真就是盲射,传说中的听声辨位。

雷同知道对方火力太猛,硬拼只有全军覆没,趁夜周旋是最明智的选择。

“掩护撤退。”雷同一个手势提醒仅存的几人。

“想走?”对方冷笑道:“哪有这么容易。”

“都给我追。”

于是,一场丛林追逐战又拉开序幕,夜色中隐约可以看见飞驰而来的子弹,弹道清晰,划出一道道耀眼的弧线。

子弹不长眼睛,谁也不知道那颗会选中自己。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可幸运不会眷顾任何人。

雷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远,只知道耳边呼啸而过的子弹越来越密集,自己身边的战友却越来越少。直到现在只剩下他自己。

雷同还不想死,这不是说他怕死。而是要搞明白到底是谁把他们的行踪泄露出去,他发誓要揪出那个人碎尸万段。

“我好恨,我不甘心。”

终于,在经过一块荒草地的时候,雷同脱身的机会来了。数米高的荒草把他死死地遮掩,夜视仪在这里失去了作用。

雷同不甘心,心里憋屈、不服。就这么回去了?一个疯狂的念头骤然在他的脑子出现。

一个人干掉所有人,为战友、为自己、为祖国雪耻的时候到了。

没有枪,没有军刀,只有一把闪着寒光的野战匕首。雷同就要用这把匕首抹掉所有人的脖子。

小心翼翼,神出鬼没,过硬的军事技能,高超的格斗技巧。

捂嘴、手起、刀落、殷红的血流从脖子上细小的划痕渗出。

敌人就在这无声中倒下。

一个,二个,三个……十一个……雷同的匕首像死神的镰刀带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没有丝毫的怜悯。

“所有人迅速靠拢,他在搞暗杀,不要单独行动,所有人必须在其他人视野范围内!”

对方的指挥官显然是意识到了雷同的险恶用心。

“呜……”

又是一个人被雷同擒住,可他并没有马上杀掉。

这人身份肯定不一般,一直以来雷同就看见他就跟在敌方指挥官的左右,想来这次单独行动是立功心切。

“回答我一个问题。”雷同把明晃晃的匕首架在他的喉咙前。

“不可能,难道你不知道从一个雇佣兵的嘴里问出点什么是不可能的事吗?”

“我知道,可我还是抱一丝幻想。”雷同说道。

此人默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们不是武装进犯我国边境吗,怎么改变了?”雷同一脸不善的问道。

“这个……这个我可以告诉你,就算你知道也晚了。”他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讥讽:“是组织上突然接到线人报告说有一支特种部队即将到达云南,目标可能就是我们。于是组织立马改变计划,反过来消灭你们。”

“情报是谁给你们的?男的?还是女的?”雷同似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真相却抓不住。

“这个我不清楚,不过……”

“不过什么?”雷同知道自己马上找出答案了,只差一步。

“不过我听老大说是个女人提供的情报。”他想了想说道。

“我知道了。”雷同手腕微动一条生命就此消逝。

“原来是你。”雷同默默地念道:“为什么,为什么?我早该想到的。”

原来就在雷同和他小队出发前十分钟,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接了他女友方雅萱的电话……

对话的内容雷同还记得那么清楚,一点点浮现在他眼前。

“雷同,今天能陪我出去逛街吗?”电话那头一个撒娇的声音说道。

“雅萱对不起,我马上要出去执行任务,所以……”雷同有些歉意的说道。

“没关系,你去吧。”方雅萱失落地说道:“能告诉我去哪吗?”

“不行,这是军事机密。”雷同一口回绝。

“可我是你的女朋友,难道连你去哪都没资格知道吗,莫不是你以为我要害你?”

“不是,我……”雷同左右为难,最终选择了妥协:”我们去云南。”

“云南啊!”方雅萱嚷道:“那你……你小心点。”

“嗯,我会的。”雷同笑道:“不说了,我马上就要出发。”

“马上就要出发了?”方雅萱好像有什么要说可终究没开口,只是满含不舍地说道:“雷同,再见了。”

“再见!”雷同挂上电话朝基地走去……

“雅萱,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雷同悔恨不已。

就在他失神的时候,敌人朝这边围拢过来。

雷同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心灰意冷,完全没有了生的渴望。就像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是个多余的人。

“注意,他应该就在前面。”对方的指挥官不容置疑的叫道:“火箭炮给我朝那个地方轰。”

命令下达,一个肩扛式的火箭筒出现。

咚!

强大的后坐力震的那人肩膀发麻。

而就在火箭炮发射的那一瞬间,出于本能雷同还是躲了,一个下意识的前扑。后来的事雷同就不知道了,虽然他侥幸没死却也被弹片击伤,昏了过去。

不过等他再次醒来恢复意识的时候却是在医院,重症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