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42章 就地枪决

第一百四十二章 就地枪决

158中队驻地作战大厅,邱一民看着大幕上那个移动的黑色亮点脸上的神色愈发凝重。同样,站在其身后的周吉森也一脸阴森,眉头紧皱,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老周,快去查一下这个亮点是谁?”邱一民不悲不喜,冷静沉着的说道。

几分钟后,周吉森去而复返,然后满是不可思议的说道:“是雷同。”

“嗯?”邱一民眼神猛烈的收缩了一下:“你确定是雷同?”

“没错,这人定是雷同无疑。”周吉森再次给了邱一民一个坚定的答案。

“不过我很好奇,看他移动的方向好像是去烈士陵园呀?”周吉森说着不着痕迹的看了老神自在的邱一民一眼,似乎意有所指。

“你怀疑他?”邱一民答非所问,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在笑,可是又不像。

“我谁也不相信,只相信事实。”周吉森一字一句的说着,尽管他也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但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你不信。

“那你想怎么处理?”邱一民饶有兴致的看了周吉森一眼,把这个难题抛给了他。

“按照押运规定,擅自离开押运队伍,我们有理由相信他是在给敌人提供情报,应该立即采取强制措施,将其控制。”周吉森铁面无私,语气生冷坚决,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当然了,这也不怪他不讲情面,实在是他不敢心存侥幸,国家的财产利益不能拿来赌一个军人的品质。

“好吧,就按你说的做吧。”邱一民并没有拉下脸为雷同说情,或者他好像并不想阻止周吉森实行强制手段。

“嘿,老邱,你今天不正常啊,雷同可是你最看重的人,我这样做相当于毁了他,你怎么不阻止我?”周吉森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这一点他怎么也想不通,难道邱一民放弃雷同了?

这绝对不可能!

“哦,是吗?我要阻止你就不按规定办事了?”邱一民摇了摇头:“我知道你的脾气,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今天不管我说什么,你都要那样做,不是吗?”

“没错,今天就是说破天我也得对他采取强制措施。”周吉森点点头,没有否认,事实上他也不怕当这个让人痛恨的坏人,为了国家有些牺牲是必要的。

“也好,这个命令还是我来下吧。”邱一民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根本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你……”周吉森不明邱一民这么做是何意。

邱一民笑了笑,拿起对讲机:“洛秋,洛秋,听到请回答,我是邱一民。”

几秒钟后,许洛秋的声音传来:“报告队长,我们这遇到了一点小状况,不过马上就可以解决了。”

邱一民嗯了一声,继续说道:“洛秋,雷同擅自离开押运车队,目前他在你西南方向的烈士陵园内,现在我命令你立即采取强制措施将他控制住,如果反抗可以就地枪决。”

“什么?雷同擅自离位?”许洛秋惊出一身冷汗,这关键时刻一个战斗小组的组长走了,这不是故意给敌人创造抢劫的机会吗?不过短暂的惊讶过后,许洛秋马上平静了下来:“明白,队长,我这就派人将他控制。”

“务必尽快,不要给敌人可趁之机,你们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邱一民认真的说道。

“是,队长。”

许洛秋放下对讲机后,略带怒气的来到了属于雷同他们的警戒范围。

“乖乖,完蛋了。”张海明看着由远及近,而且带着阴郁眼神的许洛秋,苦涩的笑了笑。

“唉,来的也太快了吧,这连五分钟都没有,他不会事先知道吧?”皇甫卓鸿也摇了摇头。

“唔,被发现是必然,要不被发现才有鬼呢,你以为作战厅里的那些仪器是废铁啊。”陆啸天感慨一句,雷同这次行事真心太莽撞了。

“雷同呢,让他出来见我。”许洛秋走到张海明身前,满是愤怒的吼道。看样子,许洛秋这回是真生气了,平时呢,怎么胡闹都行,但这关键时刻还掉链子,就不应该了,他要不生气才怪呢。

“那个,队长,消消火,气大伤身。”张海明嘿嘿一笑。

“别跟我废话,快说雷同呢?”许洛秋冷哼一声,把张海明吓得不轻。

“那个,队长,我说组长去厕所了,您信吗?”张海明嬉皮笑脸的回道,似乎没看到许洛秋那眼中难以抑制的怒火。

“你说我信吗?”许洛秋瞪大了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

“嘿嘿,不信。”张海明摇了摇头。

“行了,别啰嗦了,我知道雷同跑烈士陵园里去了,走吧,你们几个把人给我抓回来。”许洛秋冷然的目光一一扫过几人。

“呃,队长,你都知道了,还问我们?”皇甫卓鸿尴尬的笑了笑,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

“我问你们是想让你们自己说出来,争取宽大处理,现在你们几个居然知情不报,还有意隐瞒,你们这是包庇,懂吗?”许洛秋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说句心里话他还是很喜欢雷同他们几个的,但喜欢归喜欢不能因为喜欢而徇私。

“呃,好吧,队长,别说我们了,雷同该怎么办?难道真把他抓回来,这不太好吧?”张海明显得很为难,红打红,他还是第一次干。更何况那人还是自己的好兄弟,这不是强人所难嘛。

“你说呢,这可是中队长亲自下得命令,要不然我还不知道雷同的胆子这么大,擅自离开押运车队,够他上军事法庭的了。”许洛秋叹了口气,没办法作为一个军人他必须执行命令。

“可是……”张海明苦笑不已:“难道一点情面都不讲?好歹他也是和我们朝夕相处的战友兄弟,不能……”

“哦,我给你们讲情面,可是规则面前谁给你讲情面,既然他做错了事,就应该接受惩罚,因为那是他自己选择的路,再苦再累,他也得自己走完,别人帮不了他。”许洛秋深吸了一口气:“张海明,皇甫卓鸿,现在我命令,你们两个速去烈士陵园将雷同控制,并缴下他的枪,如有反抗,可就地枪决。”

“什么?”张海明惊呼一声:“队长,这个我们做不到。”

“这是命令,你们必须做到。”许洛秋掷地有声:“除非你们现在告诉我你们不是一名军人,要不然你们就必须得服从命令。”

“是……是——”张海明无奈的点了点头,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