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45章 人民卫士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人民卫士

十分钟后,雷同重新回到了押运车队,然而仅仅过了才不到一个小时,他的身份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心境也有了微妙的改变。

“报告,队长,雷同带到。”张海明向站在前面不苟言笑的许洛秋打个军礼。

“不是让你们下了他的枪吗?”许洛秋声色俱厉的瞪着张海明,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报告队长,这个我们做不到,请求处分。”张海明不卑不亢的回道:“但是作为代替,我们把弹匣拿下来了。”

张海明说着又把弹匣递给许洛秋,然后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队长,差不多行了,以后还得见面呢,反正只是走个形式而已。”

许洛秋心里暗自发笑,这个张海明胆子不小,当着那么多人面咬耳朵。只见许洛秋向后退一步,狠狠的瞪了张海明一眼:“好吧,武器我就不收了,但是雷同,现在你的情况已经不适合继续参加押运任务了,等会走的时候跟我上指挥车,明白吗?”

“是!”雷同脸上无悲无喜,似乎并不在意。

……

新疆东突军事基地!

此时,方雅萱心里异常不平静,当然不平静中还带着无尽的愤怒,恐惧,以及无奈。

而最让她痛恨的是,这些情绪她还不能表现出来,反而要装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

此时此刻,在方雅萱面前站着三个穿着警服的中国人,两男一女。

据方雅萱所知,这三名警察是在执行任务时被恐怖分子袭击打昏,然后秘密带回军事基地的。本来赤尔西想从他们身上得到点有用的情报,奈何三人也有骨气,宁死不屈,数日之内滴水未进,只求一死。

赤尔西这个人性格古怪,行为怪异,抓来这三个警察他并没有用血腥的暴力解决问题,若按买买提·巴特的性格,早就动极刑了。

今天是赤尔西给三个人下通牒的最后一天,如果今天三人再不说出他们知道的情报,那么难逃一死。

“我最后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谁说出来就可以不死。”赤尔西操着并不是很标准的汉语说道:“想想你们的家人,孩子,他们需要你,难道你们就忍心抛下他们?醒醒吧,你们已经证明了你对国家的忠诚,没有人会说你们这是在背叛祖国。”

方雅萱特别紧张,手心都攥出了虚汗,事实上她不希望三人说出任何赤尔西想得到的情报,但同时她又担心如果三人不说出来赤尔西不会放过他们。

死,是他们不可更改的宿命!

方雅萱的心理很是矛盾,但如果非要在这之间选择一个,她宁愿牺牲三人,也不能泄漏情报。

“死心吧,你们这群丧心病狂的恐怖分子,早晚你们要受到人民的审判,法律的制裁。”一个稍微年轻点的警察低沉的说道。他已经三天没吃饭了,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仅凭意志支撑着身体。

“年轻人火气太大,你看他就比你聪明,那个女人也比你聪明不是吗?”赤尔西一点都不生气。他说的另两个警察,一个是男的,年龄要大一点,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女警察很年轻二十露头,长的也不错,清秀俊俏的脸庞在这里算得上美女了。

“收起你的虚伪吧,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不要白费力气了。”年龄稍大的警察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们就那么想死?”赤尔西好奇的问道:“你们真的没有感情,不在乎年迈的父母,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你们不在乎结发的妻子,让她们独守空房?你们不在乎嗷嗷待哺的孩子,让他们成了孤儿?”

呵呵!

年龄稍大的警察笑了笑:“正因为在乎,所以我们更不能出卖自己的尊严,背叛自己的誓言,苟活于世间,今天我们不说是为了千千万万个美满的家庭,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

“是吗?”赤尔西摇了摇头:“我真的很佩服你们的勇气,也很敬仰你们的精神,如果我们不是敌人我很乐意和你们交个朋友。”

“哦?和我们交朋友?”年龄稍大的警察接过话茬:“你配吗?”

显然,他们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了,所以什么话都敢说,并不畏惧什么。

以死明志,鞠躬为国,虽死犹荣,英魂永存,信仰长铸,誓言不悔,三人对得起身上的警服,担得起人民卫士这四个字。

赤尔西听了老警察的话脸色微变,只见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怕死,但是没关系,有时候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的过程。”

“什么意思?”那个一直沉默不语的女警察下意识的问道。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一个美丽的女人流落到了一群没有人性的男人窝,那后果可想而知。

她将面对的是非人的凌辱,野蛮的掠夺,无尽的精神摧残。

赤尔西微微一笑,阴森的说道:“这位美丽的女士,我的意思是让你们慢慢品味死亡的乐趣,感受压抑的死亡气息,当然了,像您这么美丽的女士,我不会浪费的,欲仙欲死的快活而死似乎更适合您,不是吗?”

“卑鄙无耻,禽兽,你们就是一群没有人性的禽兽。”女警察眼神里流露着深深的恐惧,死她不怕,但是让这些畜生糟蹋她纯洁的身体,是她不能忍受的。

同时,站在旁边的方雅萱也差点暴走,无尽的怒火和愤恨她却无处发泄,作为一个女人,她比谁都清楚那种痛苦,简直比杀了她还残忍。

可是她能做什么?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悲剧发生而无力阻止,再退一万步讲,就算她能阻止,也不会出手,因为她身上肩负着更重要的责任,绝不能盲目冲动,因为一旦她露出破绽,那之前的努力全白费了,而且她真实的身份暴露出来后,下场绝不会比这个女警察好,甚至更糟。

其实,方雅萱隐隐觉得赤尔西这样做的目的似乎更是想激怒她,让她失去理智,又或者亲口承认他认为的那个身份。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赤尔西的心计城府就太可怕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表现出残忍的行为无非就是想通过这样的方法不断的向方雅萱施压,迫使她就范。

大风大浪都过去了,千万不能在阴沟里翻了船。

方雅萱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别怪我,这是你们自己选择的道路,好好享受吧。”赤尔西阴鹫的笑了:“来吧,开始我们的游戏吧,我期待你们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