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46章 夺命赌博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夺命赌博

俄罗斯转盘赌是一种残忍的赌博游戏,游戏参与者往往有六个弹孔的左轮手枪的弹夹里放一颗子弹,然后将弹夹随机旋转,游戏者自行拿起手枪,对自己的太阳穴开一枪。如果子弹没有射出,那恭喜你暂时安全了,如果子弹射出,那你将一命呜呼。

据说,这种赌博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的沙俄士兵在军营里借酒浇愁,用这种游戏助兴。于是这种赌博方式,就被称为“俄罗斯轮盘赌”。

1978年,美国芝加哥摇滚乐队的首席歌手特里·卡什表演这种游戏时成了枪下冤魂,临死之前口里还不停地念叨“没事,这一发没装子弹。”

俄罗斯轮盘赌在很多影视及游戏作品中也有出现,最为著名的是美国反越战电影《猎鹿人》。在该片中,导演隐喻民众参加越战就是参加俄罗斯轮盘赌,并用俄罗斯轮盘赌的残酷,淋漓尽致的揭示了越战的荒谬和残酷。

今天,在东突军事基地的广场上,头上裹着白布的赤尔西正笑眯眯看着那两个刚才还镇静自若,现在却神情恐惧的警察。

没错,赤尔西所说的享受死亡的乐趣竟然是要人玩著名的俄罗斯轮盘赌,两个胆子还算大的警察听说要玩这个东西,当时脸色就变了。

诚然,他们不怕死,因为那只是一瞬间的痛苦,然后就可以永远的安息了。但是玩俄罗斯轮盘赌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它产生的心理压力足以让人崩溃。此时此刻,死亡的阴霾就笼罩在他们的心头,压抑如死寂的气氛令人窒息难耐。

恐惧在他们心中不断的滋长,他们的身子在颤抖,嘴唇发紫,脸色惨白无比,瞳孔渐渐发散,呼吸急促,就像一个快要死的人一样。

“好了,两位先生,游戏规则你们已经知道了,现在你们两个只有一个能从赌桌上活下来,做好准备,我们开始吧。”赤尔西脸上洋溢着不可抑制的兴奋,同样在下面观看的众多恐怖分子也热血沸腾,迫不及待的要冲上去了。

“不,不,我们不玩这个鬼东西,你……你还是杀了我们吧。”那个稍微年轻点的警察神经高度紧张,惊俱的眼神显示他内心有多么害怕。

“哦?不玩?”赤尔西脸色一沉,皱着眉头说道:“好吧,如果你们不玩,那这个女警察就惨喽。”赤尔西**笑一声,指着不远处被捆绑起来的那个女警察:“她马上就会被我们的勇士疯狂的占有,直到被凌辱至死。”

“你们这群没有人性的畜生,畜生。”年龄稍大的警察愤怒的咆哮道。

怎么办?

不玩?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这群畜生在他们面前糟蹋他们的同事?

玩?可是他们真的承受不了那么大的心理压力呀,真的承受不了。

“呵呵。”赤尔西大笑不已,显然对于老警察的怒骂,他一点都不生气,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乎:“不要试图激怒我,说吧,到底玩还是不玩,一句话,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们浪费。”

赤尔西话音落完,现场一阵沉默,四周静的吓人,除了呼啸的风声,什么也听不到。

此时此刻,最紧张的当属那个面容娇好的女警察了,只见她浑身颤栗,红润的嘴唇带着猩红的牙齿印,她害怕,怕自己的那两个同事说不愿意,那她就彻底完了。而一旦到了那个境地,与其被这群没有人性的畜生恣意凌辱,还不如自杀了好。

她不能容忍自己清白的身子被他们玷污,那样比杀了她还残忍。

这就是一个女人的悲哀,永远无法避免,敌人不会心慈手软,更不会有任何怜悯,他们只会用你想象不到的泯灭人性的方法折磨你,特别是一个被俘的女人。

当然了,除了那个女警察,方雅萱也紧张无比。尽管她知道赤尔西很嗜血残酷,但她却也万万没想到赤尔西会用这种办法来对付他们,如此作为,与禽兽何异?

有那么多个瞬间,她心里有种冲动打算干掉赤尔西,出手救他们,可是她一个人身单力薄,又没有武器,甚至连把锋利的匕首都没有,这让她怎么救?

有心无力!

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沉默了不知有多久,那个年龄稍大的警察终于开口说话了:“好,我们答应你,玩就是了。”

玩吧,一条贱命而已,纵死无悔!

老警察说着,又看了看年轻的警察:“小吴,怕吗?”

“不怕。”年轻一点的警察摇了摇头,视死如归的神色让他那并不高大的身子在这一刻显得那么伟岸:“自从穿上这身警服开始,我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包括死,而今天我能死在这里,虽死犹荣,无怨无悔。”

“好样的,小吴。”老警察激动的说道:“你没有负了你父亲的名头,相信他在天上看见你今天的表现,应该能欣慰的笑了。”

“呵呵,郭叔,我知道父亲把毕生的青春都献给了祖国,那么作为他唯一的儿子,我只能比他做的更好,让他为有我这个儿子而骄傲。”小吴自豪的说道。

“我很佩服你们的大义,但是现在请你们中的一个先拿起桌子上的左轮手枪,指着自己的太阳穴,感受死神的召唤吧。”赤尔西无情的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同时给他们激昂的情绪浇了一盆冷水。

“小吴,你还小,还是让郭叔先来吧。”老警察说完弯腰拿起桌子上的左轮手枪。

一个小小的手枪,在这一刻是那么的沉重。

郭叔的手上有很多老茧,其中不少是握枪磨出来的。

慢慢的拿起左轮手枪,郭叔那青筋**的手臂还是禁不住发抖,恐惧是每个人的天性,害怕也是无可厚非。面对死亡,我们都会有恐惧,忘记恐惧是不现实的,避免恐惧的唯一办法是战胜恐惧。

“游戏开始吧。”赤尔西不合时宜的提醒道。

这一刻,赤尔西的话就像催命符一样,瞬间击穿了郭叔的心理防线,差点让他崩溃,但是多年的工作经验,还是让他在刹那间冷静下来。

只见郭叔深吸了一口气,把左轮手枪的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静,现场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每个人的心脏都在加速跳动,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郭叔,看着他手里的那把左轮手枪。

到底这一枪,有没有子弹?

郭叔是死,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