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58章 技高一筹

第一百五十八章 技高一筹

高台之上,完颜铁布看着迎面而来的扫堂腿,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这个笑使吴天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

上当了!

一个可怕的念头从吴天脑海里飞速划过。

果然,还不待吴天反应过来,完颜铁布就亮出了他可怕的獠牙。

本来完颜铁布是准备后撤的,毕竟他一击未中,后力不足,再若攻击也讨不到什么好处,所以只能无奈退回,重新寻找机会。

然而令完颜铁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吴天居然会选择用腿攻击他的下盘,完颜铁布惊喜之余便将计就计,装出一副恐惧惊慌的样子,果然吴天不疑有他,信以为真了,而等到他的扫堂腿快要到身边时,完颜铁布才阴险的笑了。

不过这时候才知道上当的吴天为时已晚!

只见完颜铁布敏捷的蹲下身子,然后粗壮有力的长腿以相反的方向朝吴天扫了过来。

咔嚓!

一声细微的骨碎声传来,吴天的小腿差点叫完颜铁布撞折,不过即便是没断,那也不好受,吴天摇晃了几下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了。

然而反观完颜铁布,就像没事人一样,高傲的立在那里,以一种俯视众生的眼神看着吴天:“我说过了,你很强,但是和我比还差远了。”

“插你老母,擦——”吴天疼得呲牙咧嘴,破口大骂。

“小子,既然你想早点去死,那我就成全你。”完颜铁布说着,身子倏地朝前一拉,凌乱的身形让人眼花缭乱,点点残影让人跟不上他移动的节奏。

不过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完颜铁布一个绚丽的飞身踢就要踢到吴天胸前的时候,他竟然依旧无动于衷,就好像被吓傻了一般。

完颜铁布显然也很是不理解,按照吴天的性格,他并非那种懦弱之人呀,怎么突然之间就变了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是人际交往中一条铁的定律。

但是,完颜铁布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近的攻击距离连他都无法躲开,更别说吴天了。

他到底想做什么?

自杀吗?

正在完颜铁布满腹疑惑的时候,吴天突然动了,可令人费解的是他不但不闪身躲开完颜铁布的攻击,反而以一种大无畏的神色迎了上去。

这一刻,所有人都觉得吴天可能是绝望了,一心要寻死,否则就很难解释他的这个古怪的行为。

但是——

然而,就在大家以为好戏马上就要落幕的时候,那边的形势却又发生了惊天大逆转。

只见完颜铁布那聚集了全力的一脚狠狠地蹬在了吴天的肚子上。可是,与此同时,吴天却蓦然露出一丝疯狂的笑容。

而就在吴天阴笑的同时,完颜铁布整个人骤然僵了一下,一股从来未有过的危机感在他脑海瞬间掠过。

下一秒,完颜铁布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看一枚锃亮的大铁钉深深的没入了自己的身体,完颜铁布就觉得胸口一阵刺痛,然后一股温热的**就流了出来。

“你……居然……”完颜铁布手指着吴天一句话没说完就昏了过去。

同刻,中了完颜铁布一脚的吴天也被踢飞出去,他整个人在空中划出一道凄美的弧线,然后便重重的落在了高台之上。

咳咳!

不知过了多久,吴天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剧烈的咳嗽了几下。他忍不住一口殷红的鲜血吐了出来。

此刻,吴天的样子极为狼狈,他脸色惨白如死人,眼中血丝满布,嘴角更是渗出了点点血迹。吴天双手护着肚子,表情煞是狰狞,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怎么如此?

现场一片混乱,他们崇拜的完颜铁布竟然输了,而且输的一塌糊涂,有可能已经死了。

事实上,一直淡定从容的赤尔西也坐不住了,完颜铁布是他们的核心成员,他们培养出一个这样的人需要花费很多财力,物力,精力,这一下让吴天给打的死活不知,赤尔西面子挂不住了。

不过,赤尔西是个人精,见过世面,虽然心急如焚却也处惊不变,只见他大声的说道:“安静,所有人安静,赶紧上去看看完颜铁布怎么样了。”

嘈杂的喧闹声戛然而止,赤尔西的权威绝对不是盖的,他话音未落,马上就有两人急忙跑上去察看是怎么回事。

约莫一分钟后,两人中的一个从高台上下来跑到赤尔西面前汇报情况:“尊敬的赤尔西大人,完颜铁布大人还没断气,但气若游丝,随时可能死掉。”

“到底怎么回事?完颜铁布怎么会突然这样了?”赤尔西震惊的问道。

只见这人把刚从完颜铁布身上拔下来的那枚乌黑锃亮的铁钉递给赤尔西,道:“赤尔西大人,是这个铁钉害了完颜铁布大人,他可能在比斗的过程中遭到暗算了。”

这——

赤尔西接过铁钉看了几眼,不知如何是好,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可恶!可恶!

赤尔西两个可恶一个是骂吴天卑鄙,居然用这种下流的手段,第二个可恶是骂眼前这个蠢货,这枚铁钉不能拔呀,或许完颜铁布还有那么一丝活下来的希望,可是这个不起眼的铁钉一拔出来,那基本就算宣告了他的死亡。

还是那句话,没文化真可怕!

本来这枚铁钉插进完颜铁布的身体里,虽然刺破了他的大动脉,可是同样它也把伤口堵住了,现在可好,铁钉一拔,那血还不得潺潺朝外流啊。

其实呢,完颜铁布受伤虽重却没有伤到心脏,如果急救绝对可以救活,问题是这是西部,交通不便,卫生医疗水平落后,所以完颜铁布只能遗憾的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而他伟大的梦想也只能去他信奉的真神那里去实现了。

回头再说赤尔西,现在像是吃了苍蝇一般难受,终于他爆发了。

只见赤尔西愤怒的看着还在护肚子的吴天,声色俱厉的质问道:“勇士,你为什么要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害死完颜铁布?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比斗而已,你缘何要置人于死地?而且还用暗器?”

尽管赤尔西很想现在就虐杀了吴天,但众目睽睽之下,他必须要找到合适的理由,虽然他也可以不顾一切的下命令,但是这肯定会影响他在这些人心目中的威望。

为杀吴天,不值得!

再说这边,吴天听了赤尔西正气凛然的话语不由地笑了笑:“比斗之前谁说不许杀人,不许用暗器了?”

这——

赤尔西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