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59章 色欲熏心

第一百五十九章 色欲熏心

赤尔西嘴角剧烈抽搐,喷火的目光冷冷的盯着吴天。没错,比斗之前他确实没有规定不可以杀人,不可以使用暗器,但是,但是这还用说吗?

赤尔西觉得稍微有点原则的人在比斗中都不会使用暗器,因为用暗器即便是胜了,那也叫胜之不武。然而,吴天不怕,他连命都不要了,还要脸,还要面子干什么,能弄死对手才是实的,其他都是虚的。

事实上,比斗不许使用暗器的规则根本就不用说了,因为大家潜意识里都明白比斗中是不允许使用暗器的,这就好像我们考试一样,不允许作弊,难道这个规则还需要监考老师再强调吗?

“好,好,好——”赤尔西连说三个好字,但语气中却一点夸奖的意思都没有,而是满满的怒火,可以说他现在已经怒不可遏了:“勇士,那么接下来继续拿出你的勇气吧,因为还有很多挑战在等着你呢。”

“不用你提醒,我知道。”吴天平淡的说道。可就是这种不温不火的语气差点令赤尔西暴走。

勉强压住心头的怒气,赤尔西如火的目光一一扫过底下众人:“神的勇士,谁去打败那个玷污了真神的魔鬼?打败他你就可以向真神证明你的忠诚和勇敢,你就可以好好的**那个女警察,让她成为你的女·奴。”

静,死一般的寂静!

如果这句话放在完颜铁布死之前,那么现在肯定会有很多人争先恐后的想上台打败吴天,可是见识了吴天的厉害和残忍后,他们不得不在心里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比完颜铁布强吗?

“吉斯,你昨晚不说要打败他的吗,去呀。”人群中一个裹着黑色棉袄的男人轻声对身边的一个家伙说道。

“嘿嘿,我看我还是别去了,我的功夫比完颜铁布大人可假远了,上去也是个死。”吉斯讪笑着摇了摇头。

“耶尔洪基,你去不去?”又是两个人在底下嘀咕。

“我可不想去触那个霉头,跟一个不要命的人比武这不是找着不自在吗?”耶尔洪基一副高深的样子。

“可是,你看他连站都站不稳了,或许已经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了呢,如果你现在上去不就可以轻松的抱得美人归?”

“要去你去,我对那个女人没兴趣。”耶尔洪基一口回绝了。

“呃,那算了吧。”这人识趣的不再言语。

而像这样的对话多如牛毛,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的讨论,或是鼓动身边的人上去挑战吴天,至于他们安的什么心,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终于,在沉寂的约莫几分钟后,一个长相剽悍,身材魁梧的小伙子走了出来。为什么要说他是小伙子呢,因为这人看起来非常年轻,最多不过二十岁。整个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傲慢,似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这就是典型的年轻气盛,不经过社会残忍现实的洗礼,他总以为自己与众不同,别人做不成的事,他可以成功。

“咦,那不是卡门尔吗?你过去干什么?”一个人诧异的说道。

“可能是想捡漏呗,年轻人做事太浮躁了。”

只见卡门尔从人群中缓缓走到赤尔西的面前:“尊敬的赤尔西大人,属下能不能上台打败那个亵渎真神的家伙?”

这——

赤尔西眉头一皱,没想到底下这么多凶悍的勇士,居然来一个没能耐的花架子,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都怕了?

其实,对于这个卡门尔,赤尔西多少知道点,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混蛋,平时训练也偷奸耍滑,用农村的话来说就是不务正业。

有心不让他上台吧,但是又没人敢出来接替他挑战吴天,有心让他上台……

罢了!

赤尔西暗暗叹了口气:“卡门尔,神的勇士,去吧,我在这祝福你凯旋归来。”

“多谢,赤尔西大人。”卡门尔兴奋的说道。此时,卡门尔激动不已,站在高台上的这个男人显然已是油尽灯枯了,或许现在只需一根稻草就能把他击垮,这不是天赐良机吗?

卡门尔知道那些人不上是怕吴天临死反扑,甚至有可能他是故意装出一副虚弱不堪的样子,等着给上台挑战的人以致命一击。

不过,在卡门尔看来这就是一个笑话!

哼,一群畏畏缩缩的家伙,机会都是在他们踌躇不定的时候溜走了。卡门尔觉得,吴天受伤就是一个摆在他眼前的好机会,如果他再犹豫害怕不抓住的话,很可能就会错失良机。

所以,在所有人都不敢掠其锋芒的时候,卡门尔毅然站了出来。

事实上,卡门尔想打败吴天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得到赤尔西的夸奖或赏识,他最终的目的是为了那个漂亮的女警察。

从第一眼见到那个女警察开始,卡门尔就冒出一个念头,占有她,一定要占有她。这个女人太美了,美得令人窒息,卡门尔已经失去了理智,欲望让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如果说李颖的美在卡门尔眼里还可以染指,那方雅萱的美就是他不能亵渎的了,在方雅萱面前,他有种自惭形秽的卑微,方雅萱就是他心中的女神,或许只有真神才配拥有她的身体。

“你上来送死吗?”吴天看着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的卡门尔冷冷的问道。吴天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人的武功比完颜铁布可差远了,看他脚步虚浮,气息杂乱,绝对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

“你……临死了嘴还这么硬。”卡门尔被吴天戳到了痛处,不由地怒骂吴天。

“是吗?谁先死还不一定呢。”吴天嘴角勾起一弯嗜血的弧度。

“那就来吧。”卡门尔看不得一个要死的人还在他面前那么嚣张。

“不自量力。”吴天冷眼看着向自己冲来的卡门尔暗自嘀咕了一句。那一刻,他佝偻的身子,突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只是一个简单的抬腿,卡门尔便被踹飞数米之远。

然而,这一脚虽然踢中了卡门尔,但吴天却一点也笑不出来,非但笑不出来,他还想哭。

吴天脑海里划过一个悲剧的念头,他整天打鸟,却不想今天被鸟啄了眼。

真是罪有应得呀!

此时此刻,吴天叫苦不迭,他整条腿疼的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就像废了一样。

而反观卡门尔,本来他被吴天一脚踹飞出去的时候大家就觉得凶多吉少了,可是,可是事情似乎并不像他们预料中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