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60章 棋差一着

第一百六十章 棋差一着

只见卡门尔落地后,连续吐了几口清水,对,没错,不是血而是清水。

这一下,所有人都懵了。

这——

难以置信!

然而,下一秒,他们就不得不佩服卡门尔的奸诈了。

原来,卡门尔是故意让吴天踢中自己的腹部,这样他的计划才能成功。

果然,卡门尔真的就成功了。

只见他悠闲自得的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像一个是没事人似得站在那里,然后他掀开身上的衣服,一块厚厚的铁板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铁板很厚,前面是一些分散不均匀的凸起,后面看不到,不过卡门尔却在那里垫了很多棉花,应该是用来减少撞击产生的反震力。

唔,这个东西有点像古时候打仗用的软胃甲

吴天这回算是让卡门尔给阴了。

事实上,谁也没想到卡门尔居然早有准备,能整出这个一个东西,还真是煞费苦心呀。

这边赤尔西微微楞了一下后,随即便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这口恶气他终于出了,看着吴天那痛苦不堪的样子,赤尔西心里那叫一个爽啊。同时,赤尔西再看卡门尔的眼神也变了,心想这个家伙也不是一无是处呀,小人物也能改变历史。

当然了,有人欢喜有人忧,赤尔西高兴,李颖就难过了,只见她一脸担心的看着吴天,不住的摇头叹息。李颖知道吴天是为了她才遭这份罪的,其实她很想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告诉吴天,可是……

回头再说吴天,心中懊恼不已,这个卡门尔也太阴险了吧,亏他能想得出来在腹部放一块铁板,真是为了赢不择手段呀。

感觉着脚底传来的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吴天的脸色更加苍白,他知道自己的脚板可能已经烂了,血水混杂着汗水从鞋底渗了出来。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卡门尔整理好衣服,重新遮盖住那块厚厚的铁板。

“算你狠!”吴天没有骂卡门尔阴险,卑鄙什么的。他知道这就是江湖,看谁更能隐忍,看谁能笑到最后。

哈哈!

卡门尔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我知道,现在你一定很痛苦,那么还是让我来结束你的痛苦吧。”

“如果你有那个能力,我没意见。”吴天冷笑一声。

“是吗,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那个能力。”卡门尔说着再次冲向吴天,他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拖垮吴天,至于怎么防守他不用担心,有铁板在身,没有什么能伤到他。

吴天收起轻视的笑容,脸上的凝重说明了他对卡门尔还是非常忌惮的。

突然,就在吴天束手无策的时候,一道灵光从吴天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有点邪恶,却让他兴奋不已。

卡门尔不知道吴天在想什么,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杀了吴天,得到那个令他神魂颠倒的女人。

吴天脸色阴晴不定,目不转睛的看着气势汹汹而来的卡门尔,他知道卡门尔在这场比斗中占得了先机,几乎立于不败之地,若想打败他唯有找出破绽才行。

咻咻!

卡门尔钢硬的拳头就要砸到吴天的肩膀上,而吴天不闪不避,任由卡门尔攻击。同时,吴天右腿突然摆动起来,一个凌厉的扫堂腿直击卡门尔的底盘。

本来卡门尔的底盘就不稳,如果让吴天攻破,那他就惨了,这点卡门尔比谁都清楚。

所以,就在那一瞬间,卡门尔果断放弃继续攻击吴天,转而连续后退几步,哪知吴天压根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一直追着他攻击。

就这样,两人你追我打,倒也相安无事。然而,下一秒,情况骤然发生了变化,只见吴天倏地停止了凶猛的攻击,这时他身上便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破绽。

好机会

卡门尔一直在寻找反击的时机,现在终于来了。

电光火石之间,卡门尔不退反进,早已蓄力的拳头狠狠地砸向了吴天的太阳穴。

卡门尔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他似乎已经看到吴天中拳时候的样子了,估计不死也爬不起来了。

但是——

但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却残酷无情。

只见吴天虚晃一下,微微偏头,把肩膀留给卡门尔。与此同时,他突然抬起始终未动的左腿,狠狠的踢向了卡门尔的两腿之间。

“不要!”卡门尔在心里呐喊,不过这时候再后悔就晚了。

只见卡门尔躲闪不及,被吴天一记重脚踹中裆部。

咔嚓!

似是蛋碎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广场!

那一刻,所有人都觉得裆部凉风飕飕,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太狠了!”在场的众人心里都冒出了这个念头,吴天这一个撩阴腿直接让卡门尔断子绝孙啊。

与此同时,卡门尔无力的躺在高台上,双手捂着那个地方,来回打滚。他的神色变幻不停,嘴唇已经咬出了血渍。

“啊——”卡门尔痛苦的叫了出来,酱紫色的脸庞狰狞不堪。

不过卡门尔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就没声了,估计是昏了过去。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知道下面该做什么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赤尔西才阴沉着脸说道:“吴天,你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是吗?我没觉得?”吴天和赤尔西针锋相对:“既然是比斗,那么拳脚无情,误伤什么的是在所难免的。”

赤尔西咬牙切齿,无言以对:“来人,把卡门尔抬下去,好好治疗。”

很快,从人群中走出来两个魁梧的大汉,他们迅速的走到已经昏了过去的卡门尔身边,一人抬腿,一人抬头,将卡门尔抬了下去。

“你很好,待会希望你还能笑得出来。”赤尔西感觉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像今天那么丢脸,那么愤怒。

“这个不用你担心,就算死我也是笑着死的,而不是像你们,一个恐惧而亡,一个痛苦而昏。”吴天不放过任何打击赤尔西的机会。

赤尔西怒目而视,没有反驳!

而正在赤尔西下不了台的时候,一个长相精明,身材匀称挺拔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这个人和普通的恐怖分子不太一样,甚至说格格不入,他的打扮不似新疆的装扮,有点汉族的味道,却又不全是。而站在远处一直很淡定的方雅萱看见这个人走出来后,那若有若无的笑容顿时凝固了,这个人她认识,名叫拉尔瓦多,是一个非常残忍的刽子手,可以说杀人无数,手上沾满了鲜血。拉尔瓦多不仅是中国的首要通缉犯,还是国际红色通缉犯,他是所有国家的公敌,被众多国家打入黑名单。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