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64章 弄巧成拙

第164章 弄巧成拙

一场惊心动魄的比斗结束了,至此赤尔西的‘阴’谋宣告破产,李颖的噩梦终于结束,方雅萱的心血换来了最好的结果。

完颜铁布死,卡‘门’尔残,拉尔瓦多妥协,这一系列的事情说明了当初赤尔西的决定是多么愚蠢,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会‘弄’巧成拙把大好的局面变成这样。

方雅萱暗中获得的利益是最大的,而李颖是直接受益者,郭叔和吴天则是附带的牺牲品,完颜铁布和卡‘门’尔是悲哀的陪葬者,拉尔瓦多一个幸运的出头鸟。

或许每个人都有他既定的宿命,谁也摆脱不了,奋力的挣扎只不过徒增悲伤。

“尊敬的赤尔西大人,比斗已经结束了,那我要回去了。”方雅萱恭敬的对赤尔西说道:“这个‘女’人我要先带走调·教一番,免得她做出亵渎真神的事情。”

赤尔西微笑着点了点头:“思樱,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我等你好消息。”

方雅萱嗯了一声,随即又对李颖说道:“你跟我走吧。”

李颖不敢有丝毫反抗,低着头畏畏缩缩的跟上了方雅萱的步伐。

赤尔西笑看着方雅萱带着李颖离开的背影,原来亲切的目光逐渐变冷,笑容也不是那么自然了。

……

约莫十几分钟后,方雅萱领着李颖来到了她的小屋,小屋四周是泥土砌成的墙体,由于长期的风吹日晒,墙体都出现了不少裂痕,不过离倒塌还早着呢。

“关上‘门’。”方雅萱背对着李颖命令道。

没错,就是命令!

李颖依言进屋后轻轻的把‘门’关上,刹那间光线受阻,屋子瞬间暗了下来。这间屋子不大,就一张简易的木‘床’,很古老的那种,一个梳妆台,不大的镜子都有些破损了,剩下的就是两把板凳和一张八仙桌。

在现代这个经济高度发展的时候,这已经不能说是简朴了,而是真正的贫穷,或许用穷困潦倒这个词语形容更合适。

事实上,整个东突基地也就那几个地位超然的核心领导人家里拥有一台黑白电视,而在他们所谓的会议室里面有一个对外联系的电话。

“坐吧。”方雅萱没有看李颖,而是走到桌子前给她倒了一杯开水。

李颖心中满腹疑问,但还是忍着没问。她知道如果方雅萱想说的话,会主动说的,如果她不想说那么问了也是徒劳,而且还有可能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是不是很好奇我的身份?”方雅萱把热水放到李颖手里,让她喝杯热水压压惊,驱驱寒。

李颖使劲的点了点头。

呵呵!

“我想你心中应该有答案了吧?”方雅萱微微一笑,不答反问。

“我……我不知道。”李颖瑟瑟发抖的身体警惕的看着方雅萱,显然她并不相信方雅萱,虽然她救了她。

“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昨天晚上的事都是我做的。”方雅萱没有隐瞒,这倒不是说她做事莽撞,而是她对自己有信心:“我的代号是血灵狐,或许你可能听过,唔,我想你应该听过,否则昨天晚上你不会按我说的去做。”

“你真的是血灵狐?”李颖听到方雅萱亲口承认这个身份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是的,这一点你不用怀疑。”方雅萱用一种不可违抗的语气说道。她说完又从旁边搬过来一个板凳,坐下:“你叫李颖是吧,说说怎么被抓到这里了?”

“我……”李颖‘欲’言又止,说到底她还是对方雅萱不信任。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在这里,以你这种尴尬的处境,你只有相信我,不是吗?”方雅萱淡淡的说道。

我——

李颖紧张的喝了口热水,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确实叫李颖,我是塔图市一名普通的巡警,几天前,我和吴天,郭叔三个人正在大街上巡逻,然后就看到几个行为怪异的人,然而等我们跟上去准备询问他们的时候,又不知从哪出来几个人用棍在后面把我们打昏了,之后醒来的时候,我们就在这里了。”

“哦?你的意思是他们是有意为之?目的可能就是抓你们?”方雅萱问道。

“应该是吧。”李颖不确定:“要不然,怎么我们一走过去,就中了圈套?”

方雅萱秀眉蹙了蹙,果然,赤尔西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抓李颖等人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情报,而是试探她,或者说‘逼’迫她‘露’出马脚,真是‘阴’险呀。

方雅萱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意气用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唉,这个赤尔西简直太狡诈了,不按规则出牌,他已经连续两次用古怪的招式试探于她了,不知道下次又会玩什么‘花’样。

“李颖,现在你的同事都牺牲了,那么我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方雅萱说着顿了顿:“因为你将会一直被困在这里,直到有一天我任务完成离开,而在这期间你随时有可能被赤尔西识破,所以今后你要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明白吗?”

可是——

方雅萱打断李颖:“你别无选择!”

李颖低头想了想,最终点头:“好的,以后我会无条件服从你的命令。”

“嗯,很好。”方雅萱嘴角上扬,勾起一丝‘迷’人的笑容:“放心吧,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若是完了,我也好不到哪去。”

李颖笑了笑,尽管很苦涩。

方雅萱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李颖下面我说的话,你要记住,否则你不仅把你自己害了,甚至连我也会牵扯进去,到时候组织‘交’代的任务没法完成,我们就是罪人。”

啊——

骤然间,李颖觉得压力大增,她怎么突然和血灵狐的任务扯到一起啦?方雅萱说的没错,血灵狐在执行一项特别重要的任务,万一真因为她失败了,那……

李颖不敢再想下去,现在她只能尽力配合血灵狐,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任务。

“你说吧,血……”李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称呼不对,赶紧捂上了嘴。

方雅萱点了点头,这个李颖的应急反应真不慢,她知道李颖是想叫自己血灵狐,但是又觉得不合适。只见方雅萱笑了笑:“李颖,以后你要叫我萱姐,这是我要嘱咐你的第一条,千万不要叫我的名字,更不能叫我的代号,只能叫萱姐。”

“为什么?”李颖困‘惑’不解,不能叫代号她能理解,可是连名字都不能称呼,这是不是有点苛刻了?

“因为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我的‘女’仆,‘女’仆懂吗?”方雅萱面‘色’严肃的看着李颖:“在这里,‘女’仆是绝对不可以冒犯主人的,否则将会处以极刑。”

哦!

李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