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65章 回家过年

第一百六十五章 回家过年

春节渐渐临近,冬季的寒冷抵不过人们回家的热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节日的气息越来越浓。电视上,报纸上,网络上,到处都充斥着过年的气氛,周遭环境张灯结彩洋溢着喜庆祥和,庆祝合家团圆。

归途中随处可见无数客居他乡的游子迫不及待的赶回家,一年365个日日夜夜的思念就为了这么一天。

事实上今天已经是腊八了。

中国有句俗语叫:“小孩,小孩,你别谗,过了腊八就是年”,没错,万家团聚的日子快到了。

一年过去了,无论顺利也好,不如意也罢,挣钱多也好,挣钱少也罢,总要回家看看。

看看童稚未脱的孩子,看看白发渐多的父母。

钱,有很多时间可以去挣,然而和亲人团聚一桌吃顿年夜饭的机会却不多。今天不珍惜,或许明天就会后悔。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相信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或许有人说,我挣得钱不多,没脸回去,但是远在天边的父母却不这么想,望眼欲穿得孩子也不这么认为,他们盼着你回去,而不是盼着钱回去。

挣钱容易,回家不易,且回且珍惜!

腊八的一大早上,雷同和林涵溪就带着行李走出了158中队,在他们后面是张海明,皇甫卓鸿他们。

“雷同,这次回去好好玩两天,估计回来又得有大任务了。”张海明上去抱住雷同,使劲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哎呀,行了,你要拍死我呀。”雷同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还是紧紧的抱着张海明说道:“好兄弟,明年再见。”

就这样两个大男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熊抱了半天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搞·基呢。

紧接着便是皇甫卓鸿,扎西,最后是陆啸天,彼此说了不少煽情的话,弄得几个大男人都有点落泪的冲动了。

“雷同,振作起来,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明年又是一个新的起点,挺住!”几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行了,我知道,为了小荣,为了薛哥,我不会倒下的。”雷同斩钉截铁的说道。

与此同时,远远的站在高处的邱一民,周吉森和徐克俊他们看着雷同,古井无波的表情也有点动容。

“老周,你看,他们多像当年我们年轻的时候啊,可惜……”邱一民摇了摇头,语气中尽是沧桑,似乎有说不尽的哀伤。

“是啊,确实很像我们当年,但是以前的那些兄弟现在就剩我们三个了。”周吉森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徐克俊静静的站在两人旁边,望着雷同那个方向,神色忧伤,眼神流露着隐隐的叹惋。唉,他们真的再也回不到那些日子了。

“呵呵,老周,你看他们多幸福啊,这是一个充满朝气,充满希望,充满情谊,充满动力,充满凝聚力的集体,有了他们我们就有盼头,不是吗?”邱一民欣慰的笑了笑。

“没错,我相信未来他们会超越我们的,一定,到那个时候秉峰就可以含笑九泉了。”周吉森骄傲的说道。

“老邱,老周,你们想队长吗?”徐克俊突然收回远方的目光,怔怔的说道。

队长?

邱一民久久不语,似乎在怀念什么,脑海里那个模糊的背影坚挺却落寞,悲凉中透着豁然,老队长临走时的表情深深的烙在了他们心里。至今为止,他们再想起当年的那一幕,还犹如昨天刚发生的一样。

队长你还好吗?

“老邱,你不觉得现在的雷同和老队长犯了同一个错误吗?”周吉森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

“是啊,一样的错误。”邱一民嘀咕了一句:“希望雷同不要重走队长的老路,要不然他一定会后悔的。”

……

“哎呀,老婆,你不要拽我呀,我这不是在走嘛。”雷同一步三回头的说道。

林涵溪抛给雷同一个娇媚的白眼:“我要不拉着你,你还能走动路呀。不是,我说你们几个男人怎么回事,就是放个假而已,至于那样吗,搞得跟生离死别似得。”

呃……

雷同无言以对。

“哎呀,快点啦,快点。”林涵溪不断的催促着雷同:“哼,都怪你,我要是赶不上车,我就,我就……”

“你就什么呀?”雷同笑着问道。

“我就咬你。”林涵溪说着毫不犹豫的在雷同胳膊上咬了一口,但是冬天衣服太厚,她都咬不到肉。

十分钟后,两人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雷同把行李放在后备箱,随即和林涵溪一起上了出租车。

雷同上车前看了一下,这个出租车司机大约有四十多岁了,年龄并不算大,可是鬓角的白发却不少,应该是操劳过度所致。

司机看起来很纯朴,很老实,雷同和林涵溪刚上车他就笑着问道:“小伙子,去哪呀?”

“师傅,去长途汽车站。”雷同笑嘻嘻的说道。

“呵呵,小伙子,我听你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吧?”出租车缓缓开动后,司机主动和雷同聊了起来。

“不是,我今年刚来京北,算个外乡人吧。”雷同有些感慨的说道。

听了雷同的话,司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小伙子,看你的样子这么急,赶着带媳妇回家过年呀?”

林涵溪闻言俏脸微红,却没有说话,反而觉得心里甜滋滋的。

同样,雷同也没有开口反驳。

司机见两人不说话,还以为他们默认了呢,于是接着说道:“呵呵,小伙子,你真是好福气呀,能找到这么好的一个老婆。”

“嗯?师傅,你为什么说我好福气呢?难道就因为我找了一个漂亮点的老婆?”雷同很是不解,找的老婆漂亮难道就是好福气吗?

司机透过反光镜看了雷同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老婆漂不漂亮倒是其次,主要还得看人品,我觉得你老婆是个很正经的女孩子。”

“哦?何以见得?”雷同来了兴趣。

“人常说相由心生,一个人的相貌跟他的性格还是有关系的。”司机顿了顿接着说道:“刚才我观她相貌红润,承天运,接地气,绝对是将相后代,况且她身上有股说不出来的气质,绝非大街上那些浓妆艳抹的女孩可比。”

“还有,我看其行为举止,落落大方,毫无忸怩作态,说明她性格活泼,不拘泥形式,就拿现在来说吧,虽然她一直拉着你的手,显得很亲密,却不带半点暧昧做作。”

“总而言之,她是个好女孩,而且是真心喜欢你,好好珍惜吧。”司机羡慕的看着雷同,丝毫不吝惜对林涵溪的赞赏。不得不承认,司机确实是见过世面的老江湖了,眼光独到,洞察人的心思,只需一眼就能把人猜的**不离十,这个本事非一朝一夕可成。“师傅,我看您应该也是有故事的人吧?说给晚辈听听呗。”雷同突然觉得这个司机不一般,肯定有一个异于常人的经历,只有这样他才可能把事情看得那么透彻,分析的那么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