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66章 何为爱情

第一百六十六章 何为爱情

京北长途汽车站南门一隅,雷同和林涵溪两人依偎在一起远远的看着那辆出租车消失在视线的尽头。那个饱经风霜,眼神流露着沧桑无奈的司机深深的印在了他们脑海里。

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男人!

司机告诉雷同,他今年四十六岁了,跑出租十余年,逛遍了京北市的大街小巷,可以说他闭着眼都能开到想去的地方。

而在这十年之前,老司机做过小生意,开过店,什么脏活,重活,累活,他都干过。没办法,被生活所迫,不得不如此。辛辛苦苦的干了一个月不就为了那几千块钱的工资嘛,养家糊口。

司机有一双儿女,可能是家门不幸吧,儿子几年前在建筑工地干活出了事,经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了。而工地负责人什么也没说,就赔给他们三万块钱,说爱要不要,如果不满意可以去告他们,到时候一分钱都别想要。

然而,屋漏偏逢连阴雨,儿子出事后他和妻子身心交瘁,整日以泪洗面,可夫妻俩万万没有想到几天后噩耗传来,他们的女儿因为感情问题和男朋友分手跳河自杀了。几日之内,痛失一双儿女,司机的妻子再也承受不了那么大的打击,当时就疯了。

老司机也一夜之间满头白发!

而这一晃就是几年过去了。

现在,老司机每天要四点多就起来给妻子弄饭,然后锁上门再出去跑客,晚上十二点左右才回去,照顾妻子睡觉。

为了给妻子治病他几乎想尽了办法,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钱砸进去了不少,病却依旧没有好转,甚至还加重了。

老司机是个坚强值得人敬佩的人,他把所有的苦痛都憋在心里,努力工作赚钱维持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

老司机说,其实有时候看着疯疯傻傻的妻子他真想一走了之,可是他走了妻子怎么办?当年年轻貌美的妻子嫁给他什么也不图,就是爱他,如果他现在抛弃了她,那不是辜负了人家的一片真心?

司机说他会一直坚持下去,守着妻子过一辈子,他觉得妻子会有好的那一天,所以为了那一天,他一直都在努力,告诉自己不要放弃,前面还有希望。

不抛弃,不放弃,前面会有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老司机开朗的说道。

“老公,司机师傅真是一个好男人。”林涵溪眼圈有点红。

是啊,在这个自私自利,物欲横流的社会,能做到老司机这一点的人,屈指可数。而他的妻子也应该庆幸当年没有看错人。

俗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患难见真情,老司机对妻子的爱经住了时间的考验,苦难的折磨,或许他们会携手一直走下去,不离不弃。

雷同轻轻搂住林涵溪柔软纤细的腰肢,宠爱的说道:“老婆,如果我不死,也会一直守护你的,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真的吗?”林涵溪眨着水汪汪的眼睛。

雷同郑重的点了点头:“真的。”

“太好了,老公,我爱你。”林涵溪高兴的抱着雷同的脖子,亲昵的趴在他耳边说道:“老公,我会守着你一辈子,如果你忍心看我一个人孤老终生,那么你可以死。”

“我舍不得。”雷同脱口而出。

“哼嗯,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身边看着我这么一个大美女,你要舍得离开才怪呢。”林涵溪抱着雷同,生怕下一秒就会失去他。

得到的弥足珍贵,失去了才知珍惜。

林涵溪总是觉得心里不踏实,她好怕好怕,失去雷同,那样她真的会活不下去的。

“老婆,赶紧进站吧,要不然,赶不上车喽。”雷同见来来往往的人,都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他们,一时竟觉得不太好意思。

“嗯,老公,走吧。”林涵溪恋恋不舍的离开雷同的怀抱,转而挽住他的胳膊。

由于两人前几天就订好了车票,所以下面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从大厅滚动荧幕的发车时间上来看,京北——海音的发车时间还有十分钟。

林涵溪抱怨一声,马上拉着雷同去了检票口,然后在发车前五分钟上了车。

京北市在北方,海音在南方,两地相距数千公里,正常情况下大约要一天多才能到,这样一来雷同和林涵溪就得在车上度过一夜了。这也是没办法,本来想买火车票的,但是已经没票了,唉,春运压力太大了。

不过幸好,车上的硬件设施还不错,空调,卫星电视应有尽有。这就给旅客减少了很多痛苦,如果车上没有空调,那晚上在车上过夜,明天肯定得变成冰棍。

“老公,你现在什么心情啊?”林涵溪坐在雷同旁边枕着他的肩膀,好奇的问道。

“什么心情?”雷同想了想,笑了:“我也不知道,说不出来的滋味,有激动,有紧张,还有点害怕。”

百感交集!

这就是雷同现在的感受。

“你呢,老婆?”雷同用手理了理林涵溪额前凌乱的头发。

林涵溪似乎很享受这种被雷同呵护的感觉,非常温顺的配合着他的动作,而同时又回道:“老公,我现在也很紧张,不过更多的是高兴。”

“嘿嘿,老公啊,你终究还是没能逃出我的手掌心。”林涵溪自豪的看着雷同。

“呵呵,是啊。”雷同的思绪又飞到了两年前他第一次邂逅林涵溪的时候:“老婆,我记得第一次碰到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样子,凶巴巴的像个母老虎。”

“啊?你说谁是母老虎?”林涵溪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放在了雷同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哎呦,老婆,你咋那么狠,好痛啊。”雷同摩挲着被林涵溪掐的地方,一脸苦瓜相。

“哼嗯,谁让你说我母老虎啦,活该。”林涵溪说着顿了顿,又一副心疼的样子:“老公,是不是很痛啊?”

“是啊。”雷同点了点头。

“那怎么办?”林涵溪着急了:“要不我给你揉揉吧。”

“算了,没事,老婆。”雷同抱着林涵溪笑着说道。

“真的没事?”林涵溪半信半疑。“真没事,我这个身子受的伤多了,你这掐一下,和挠痒痒没什么区别。”雷同风轻云淡的说道。可是,这话听在林涵溪耳里却让她一阵心疼,雷同以前得受过多少苦呀,以后绝对不能让他再受委屈了,她要当一个最称职的老婆,成为他生活中的伴侣,事业上的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