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67章 难舍难分

第一百六十七章 难舍难分

下午五点左右,天已经擦黑,晚上的气温相比于白天的时候骤降了许多。

此时,闹腾了一天的林涵溪躺在雷同怀里安静的睡着,而雷同却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感慨万千,他在车里大致看了一下,车上的乘客基本上都是返乡的务工人员,而且男的居多,女的就少了一些。

和雷同一样,许多人都睡不着,有的脸上洋溢着喜悦,有的脸上挂着淡淡的愁容,有的则是惭愧伤心。

这一切的一切,都为一个字,钱!

以前雷同作为一名特战队员,经常穿梭于无人的沼泽,丛林,与大都市接触的机会很少,所以他对钱没什么概念。

曾经,他也觉得钱没有那么重要!

但是,自从来到了158中队当兵,与现在社会接触多了,见的多了,他的思想也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有时候,雷同也突然觉得钱对一个人很重要。

现在,他终于慢慢明白了什么叫有钱能使鬼推磨,唔,不对,是磨推鬼。

这就是钱,它甚至可以改变规则。

为了钱,堕落!为了钱,迷失!为了钱,出卖**灵魂。

有的是无奈,有的是甘愿,有的是被迫,他们做这一切只为三个字,活下去。

没错,活下去,说的容易,真正去做的时候你才会发现那有多么困难,它就像一座难以岐及的大山压得你喘不过气。

社会的残酷远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它会把你进取的锐志磨光,会把你的希望磨灭,会把你对未来的憧憬磨平,那时候你会说这是一个吃人的社会。

你会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有的人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子?而你却要为生活不断的付出,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

“老公,老公,我好冷啊。”林涵溪蜷缩在雷同的怀里,慢慢睁开惺忪的双眼。

雷同听林涵溪说冷,连忙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盖在她身上:“老婆,朝我怀里靠靠,就暖和了。”

“嗯,知道啦,老公。”林涵溪依言又朝雷同的怀里靠近了一些。

“好点了吗,老婆。”雷同开口问道。

“嘿嘿,暖和多了。”林涵溪笑着说道,随即她眉头一皱:“可是,老公,你把衣服给我,你不冷吗?”

“我呀?我感觉不到冷,习惯了。”雷同淡淡的说道。想想他们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零下几十度的大冬天,穿着并不保暖的军服,手脚冻得都麻木了,皮肤寸寸皲裂,脓水都流了出来。

甚至,有时候他们都会冻得休克,那种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这边林涵溪听了雷同的话又是一阵心酸,同时她也庆幸自己找了这么好的一个老公,好幸福呀。

阵阵倦意袭上心头,林涵溪打了个哈欠,轻轻的说道:“老公,我好困,我要睡觉了。”

“嗯,好的,老婆,你安心的睡吧。”雷同说着抱紧了林涵溪。

五分钟后——

看着嘴角挂着微笑,睡在自己怀里的林涵溪,雷同感觉似乎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能找到这样一个温柔体贴的女孩当老婆。

想着想着,雷同不禁低头仔细的打量着林涵溪,事实上,一直以来他还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林涵溪的样子呢。

现在,透着朦胧的灯光,雷同忘情的看着林涵溪。

好美!

柔和的灯光映照在她绝美的容颜上,丝丝缕缕,给人一种飘逸的安详,那忽闪忽闪的睫毛,灵动可爱,惹人怜惜。

“还是双眼皮呢?”

雷同笑了笑,林涵溪的皮肤很细滑,似乎能掐出水来,两腮带着淡淡的红晕,一张性感红润的樱桃小嘴,令人忍不住在上面啄上一口。

轻轻的给林涵溪盖好衣服,雷同又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晚安,宝贝。”

……

翌日,微弱的太阳光照射在林涵溪的脸上,她醒了。

还是在车上,但是车上却一个人都没有,林涵溪感觉心里有种莫名的恐惧,她明明记得昨天雷同和她一起来的呀?

难道这一切都是在做梦?还是说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现在梦醒了,所有美好的幻想都结束了?

她还是她,雷同还是雷同,他们只是两个互不认识的陌生人。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太可怕了。

她宁愿沉浸在梦里,永远不醒!

“老公,老公,你在哪呀?”林涵溪急切的呼喊道:“老公,你不要丢下我啊,老公,你在哪?”

林涵溪把身上的衣服扔在一边,就要下车找雷同。

这一刻,她心里有股从未有过的恐惧和惊慌。

“咦,老婆,你醒啦?”正在林涵溪胡思乱想的时候,雷同提着早饭上了车。

“啊,老公!”林涵溪不顾一切的扑进了雷同的怀里,她双手紧紧的搂着雷同,喃喃道:“太好了,老公,刚才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林涵溪久久不愿松开雷同,刚才她看见雷同重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刻,瞬间一股巨大的喜悦将她包围。那种喜悦无法用言语表达,它融进了血液,沁入了骨髓。喜悦从心灵的最深处,延伸到整个身体。

“老婆,你怎么了?”雷同不解的问道。刚才,汽车到了服务站,司机提醒大家吃早饭,他见林涵溪睡的正香就没忍心叫醒她,谁知等他一回来就看见林涵溪变成了这个样子,似乎是受什么刺激了。

“老公,我醒来的时候看不见你,我……我还以为你走了呢。”林涵溪毫不掩饰对雷同的依赖,没错,现在的她确实离不开雷同了。

“傻丫头,怎么会呢,我不会离开你的。”雷同笑了笑,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好好对待这个惹人怜爱的女孩,不能辜负她的一片真情。

“真的吗?”林涵溪抬头泪眼婆娑的双眼。

“真的。”雷同搂着林涵溪回到座位,继续说道:“老婆,你想多啦,现在饿了吧?”

“嗯,有点。”经雷同一提醒,林涵溪这才觉得肚子里空空如也,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之前感觉不到饿,是太紧张,太害怕,所以一时就忘记了饥饿,现在没有了外在的感情因素影响,林涵溪自然就饿了。

“嘿嘿,就知道你饿了,来,看看老公给你买的什么了。”雷同扬起手中物什:“包子,肉包子。”

“太好了,老公,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肉包子?”林涵溪一把抢过雷同手中的包子,然后随意的问道。

这个——

雷同总不能说,他昨天晚上偷看了她的日记吧,估计林涵溪要是知道了,得活剥了他。

噫,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那个,不是你那天逛街的时候,告诉我的吗?”雷同胡诌了一个理由。

“是吗?”林涵溪一脸茫然:“我怎么不记得了?”

“可能你忘了吧。”雷同赶忙错开话题:“行啦,赶紧趁热吃吧,凉了就不好了。”“好吧。”林涵溪没有再追究,而是乖巧的吃包子。“好险。”雷同暗暗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