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70章 放浪形骸

第一百七十章 放浪形骸

李浩宁心中一阵激荡,狠狠的在赵雨寒的咪咪上抓了一把,触手的柔软让他几乎不能自拔。赵雨寒的yu峰坚挺雄伟,李浩宁一手竟然无法掌握。

“啊——”赵雨寒二十多岁的女人,哪里经得住李浩宁这种情场高手的挑·逗,她一没忍住就叫了出来。

可能是意识到地方不对吧,赵雨寒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但是,李浩宁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手上的动作越来越重。

“嗯……干爹,你看看我有没有当明星的潜质呀?”赵雨寒气喘吁吁的问道。

“有,当然有啦。”李浩宁兴奋的说道。

此时,李浩宁的大手已经扯下了赵雨寒的内·裤,就要继续攻城掠地。然而,赵雨寒却一把摁住了他作怪的大手:“不要,干爹,等下车后,女儿再好好伺候你。”

李浩宁想了想,也对,这车上面那么多人,肯定不能做他想做的事,况且在他旁边还有一个凶神恶煞的雷同虎视眈眈。

与此同时,雷同也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唉,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那么不知道珍惜自己,她就觉得自己那么低贱吗?

其实,从那个赵雨寒主动找李浩宁搭讪开始,雷同就隐约猜到了她的心思,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赵雨寒如此作贱自己,这还没怎么呢,她就放浪形骸了,若是李浩宁稍微给她点好处,那她还不得感恩戴德,任其摆布?

飞上枝头变凤凰,一夜成名,看似光鲜的背后却隐藏着世人不知的罪恶,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藏污纳垢,而这些地方就是邪恶滋生的土壤。可以说,任何回报都是努力的结果,一蹴而就或许也有,但绝不是不长久之计。

想要活得更好,出人头地,就得靠自己,靠自己尽心奋斗,打开成功的大门。

“干爹啊,这是女儿的电话,你要记得找人家哦。”赵雨寒的话酥到了骨子里,让人不忍拒绝。

李浩宁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女儿,干爹有好事一定想着你。”他说着,又在赵雨寒高耸的胸·部揉搓起来,引得赵雨寒一阵颤栗。

“干爹,不要了。”赵雨寒媚眼如丝,好像要把人融化一般。

李浩宁一阵心神荡漾,口干舌燥的说道:“宝贝,你真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等下车后干爹一定要狠狠的疼你。”

“老公,你看这……”林涵溪自然听到了李浩宁和赵雨寒的对话。她觉得很不可思议,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如此放低身段?别说李浩宁是个不靠谱的星探,就算是真正的大导演来了,那也不能这样啊。

以前在电视上,报纸上,甚至网络上也听说过这样的事,不过道听途说和亲眼所见的感受终究是不一样,这中间体会到的东西也差远了。

“老婆,不要想了,一个堕落的女人而已。”雷同知道现在谁劝赵雨寒都没有用,即使她爹妈来了,也挽不回她那颗被金钱名利充斥污染的内心。

唉——

一声深深的叹息,包含了多少辛酸和无奈?

就这样,一个上午匆匆而过,中午的时候车又到了一个服务站,雷同和林涵溪一起下车吃了顿热乎乎的饺子,吃完饺子两人觉得身体暖和的不少。

“哎呀,干爹,不要这样嘛。”赵雨寒娇弱媚人的声音隐隐传到雷同的耳里。

只见李浩宁一边吃着饺子,一边把那只猪手放在赵雨寒裹着黑丝袜的大腿上来回抚摸,慢慢的他撩起赵雨寒的裙摆,一手伸了进去。

“啊,嗯……不要,不要啊,干爹。”赵雨寒娇喘吁吁,双腿下意识并拢,夹紧了李浩宁的大手。

李浩宁可是情场高手,这种事他有着丰富的经验。只见他改变继续深入的大手,一点点在赵雨寒的大腿内侧摸索,挑·逗她身体的欲·望。

赵雨寒脸上一片潮红,眼里春波荡漾,她嘴唇微微张开,似乎很享受李浩宁的照顾。

“啊,不要,干爹……不要喔,千万不要啊。”正在赵雨寒迷醉沉沦的时候,李浩宁趁机进入了那片早已泥泞不堪的丛林。

“干爹,求求你,不要,不要。”赵雨寒苦苦哀求:“干爹,在这里,真的不行,你再忍忍。”

李浩宁欲火难耐,不过还是强行压下了那股冲动,把手从赵雨寒两腿之间拿了出来。赵雨寒暗暗松了口气,同时她又感觉一阵失落和深深的空虚。

“小宝贝,你太迷人了,干爹真想好好疼你。”李浩宁挺着啤酒肚**亵的说道。

“干爹,别说了,你弄的人家好难受啊,我那里都湿了,哼,都怪你。”赵雨寒幽怨的白了李浩宁一眼,差点又把他刚熄灭的欲火引上来。

……

吃完午饭,众人上车,继续赶路。

车上,林涵溪依偎在雷同温暖的怀里,闭着眼睛说道:“老公,我们应该快到了吧?”

雷同点了点头:“是呀,快到了,还有半天的车程,估计晚上就能到站。”

“太好了,一年没见爸妈,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林涵溪是个孝顺的女儿,虽然她嘴上不说,但她心里无时无刻不在牵挂远方的父母。

现在,马上就要到家了,林涵溪除了激动和兴奋,还有点焦虑,担心。

反正心情很急切。

这大概就是人常说的,近乡情更切吧。

然而,就在这时,正在平稳行驶的汽车突然停了下来,众人困惑的看着司机,怎么回事?干嘛停车呀?

所有人心里都吊着一个大大的问号,同时在心里暗暗祈祷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呀。

一年回家一次不容易!

不过,你怕什么就来什么,司机下面的一句话彻底打破了大家的幻想:“前面堵车了,好像是出车祸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放行。”

出车祸了?

这,大过年的怎么碰上这种事?

车厢里顿时吵闹起来,原来还算安静的环境一下子就被破坏了,各种污秽的语言充斥着人的耳朵。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我还赶着回家过年呢。”一个妇女尖酸刻薄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呀,我们可都急着回家啊,唉,碰上这种事,真晦气。”一个穿着普通的中年男人叹了口气。

……

听着各种抱怨的声音,林涵溪也担忧的看着雷同:“老公,怎么办呀?”

雷同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我也没办法,只能期待交警赶紧处理好事故,让车辆放行,不过我觉得他们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解决问题的,毕竟这么多人滞留公路,这个责任他们也担不起。”“那就好,我真怕一堵就堵几天。”林涵溪深深的吐了口气。“没事,别担心,相信有关部门正在采取紧急措施,不会让咱们回不了家的。”雷同轻声的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