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72章 平安回家

第172章 平安回家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刺骨的寒风依旧是不知疲倦的厮杀一切生机,它似乎要冰封大地,统治世界。

“老公,这都几个小时了,怎么还不好?”林涵溪心不在焉的看着前面的车载电视。

“应该快了吧,别着急,再等等。”雷同的表情很平静,反正在他脸上找不到一点着急的样子。

“唉,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呀。”林涵溪靠在雷同的肩膀上悠悠的叹了口气:“爸妈,在家一定急死了。”

“老婆,别烦心,把事看淡一点,心自然就静下来了,心如止水,时间就过得快。”雷同轻轻的搂着林涵溪富有弹性的腰肢。

“可是,我真的静不下来,心烦意乱,心情特别不好。”林涵溪无奈的说道。

“那老婆,你就睡觉吧,一觉醒来,我们就到了。”雷同给了林涵溪一个不错的建议。

林涵溪郁闷的点了点头:“好吧,老公,我听你的,希望我一觉醒来,已经不是在这个破地方了。”

雷同微微一笑,单手拍着她柔软的身体,哄她睡觉。

夜,深了!

霜重!

雷同后面那对不知好歹的“父女”停止了折腾,估计是浪荡了一天,累了,不知不觉就相互拥抱着睡了。

整个车厢静悄悄的,只有微弱的呼吸声,所有人都睡了。

都睡了!

只有雷同睡不着,只见他一脸忧郁的望着窗外灯光闪耀的朦胧景色,眼神哀伤,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

……

翌日,明媚的阳光再次洒在林涵溪洁白的俏脸上,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趴在一个人的背上缓缓移动。

林涵溪大惊,但下一秒她便放松下来,因为她从这人身上嗅到了雷同的味道。

只有雷同身上的味道才让她如此留恋。

“老公,我们这是在哪呀,你干嘛背着我?”林涵溪嘴里说着,双手却紧紧抱着雷同的脖子,不肯松开。

“老婆,我们到海音了啊,可是我看你睡这么香,就没忍心叫你。”雷同背了林涵溪一个多小时了,脸不红,心不跳。

“啊?到海音啦?老公啊老公,你好傻哦,难道我不醒你就一直这样背着我呀?”林涵溪挥动粉拳捶了雷同几下。

“也不是呀,你要是能睡到晚上,我就在附近开一间房,嘿嘿。”雷同坏坏的笑了。

“哼,老公就知道欺负我,我不理你了。”说是不理,可林涵溪抱着雷同的胳膊却没有一点松开的意思。

过了一会,林涵溪似乎已经享受够了这种被雷同背着的感觉了,她让雷同把她放下来。

“老公,现在我们打车回家吧,爸妈肯定急坏了。”林涵溪说完拉着雷同的大手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东明区新庄村。”林涵溪上车后马上对司机说道。

这个司机显然没上次雷同他们碰到的那个老司机健谈,一路上也没说几句话,就是闷头开车。

东明区在海音市西南方向,地处城市和农村结合部,经济并不发达,反而比周边的城镇要落后一些。

不过这里唯一的优势就是环境好,基本上没有多少污染,还算是青山绿水。可以想象,以后可能会有一些高科技产业落户这里,一旦如此,东明区必将迎来发展的高速时期,到时候经济绝对可以超越周边的地区。甚至成为新城区,或高科技集中示范园。

当然了,东明区要想快速发展还缺不了政府的合理引导,以及一些政策上的支持。不过,要想真正的把东明区打造成为海音市的高科技领头示范区,还需要做很多努力。

车外的风景不停的变换,原来的摩天大楼,繁华的商店,车水马龙的人流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低矮的民房,以及并不拥挤的乡村道路。

没有了城市的喧嚣,烦乱的心自然平静了下来,呼吸着冰冷清新的空气,人的毛孔一阵舒张,身体上的劳累似乎都在这一刻被驱散了,人感觉特别轻松,精神抖擞。

大约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出租车缓缓的开进了一个比较落后的村子,想必这应该就是林涵溪的老家,新庄村了吧。

下了车,付钱的时候把雷同心疼的不得了,好几百块钱呀,让雷同再一次意识到了钱的重要性。

“哈哈,快走吧,老公,我家就在前面。”林涵溪一下车救迫不及待的拽着雷同朝村子里而去。

“哎呀,老婆,我们是不是应该买点东西回家呀?”原来做事不拘一格的雷同在这一刻也拘谨了起来。

“呵呵,老公,买什么东西呀,我觉得该买的年货妈都买完了。”林涵溪不由分说,再次拉着雷同朝里走。

雷同无奈,深吸了一口气,心想死就死吧,丑媳妇早晚都得见婆婆,逃避不是办法呀。

新庄村并不大,看样子也就几百户人家,房子多数是平房,还有几家是二层小楼。村子里的公共设施也不齐全,道路还是以素有,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坑坑洼洼的土路为主。

林涵溪和雷同进村里的时候,正值中午,不少孩子都在外面玩耍,一看见村里来了他们不认识的大哥哥,大姐姐,他们马上兴奋了起来。

“哇,那个姐姐长得好漂亮哦,比电视里的人都漂亮。”

“是呀,将来我要是能长姐姐那么漂亮就好了。”

“哼,黑丫头,你看你那么丑,怎么可能跟那个姐姐长的一样美,我才差不多。”

对于这些孩子们的羡慕,林涵溪笑了笑,没放在心上,别人夸她漂亮,她可能只会觉得高兴,而若是雷同夸她漂亮,那她就会觉得自豪还有满满的甜蜜幸福。

随后,林涵溪带着雷同东拐西转,走了好几个小巷子才到家。

雷同大致的看了一下,林涵溪的家境不是非常好,在这个村子里只能算中等。入眼,一对木质的大红门半开半掩,门旁放着一个大石碑。

“泰山石敢当!”

五个大字苍劲有力,入木三分。

“妈,妈,我回来了。”林涵溪清脆如黄鹂般的叫声令人心神一震。

过了没几秒,只见一个穿着普通的中年妇女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我的溪儿,你终于回来了,担心死妈了。”

中年妇女上下打量着林涵溪,似乎在看她有什么变化没有,过了半天她才说道:“女儿啊,你瘦了,在外面当兵受了不少苦吧?”